MaryVentura

Feels are my own. 山西自產煤產自西山 👉https://linktr.ee/maryventura @字縛雜誌 主編

迴文詩|懷緬

發布於
年初為抗爭的緬甸寫下的這首迴文詩年末寄到手中,彷彿是要用開端來總結末尾。突然想起薩特那句「所有的開始都是為了結束」,是這樣說的嗎?好沮喪的句子。有些開始永不結束該多好,有些一開始就結束該多好。Again,這首詩可以正著、反著、一條龍地讀,起點與終點原來可以如此相似。

【寄語】2021年的最後一天,回望,這一年有三個詞陪伴著我——抗爭、無助、成長。這三個詞不僅是對我自身經歷的描述,也是2021年我們在世界範圍內看到的不少事情的總結。2021伊始,我們就見證了緬甸的政變和緬甸人民的抗爭;抗爭持續進行,有時竟成了無助的掙扎,無助又再次激發抗爭,如此往復。同樣,二月底三月初那初春卻凜冽的日子裡,我也在無助與抗爭中徘徊,哪怕至今也依舊會在其二者之間糾纏。個體的痛與集體回憶的傷疤是否真就這樣融合得天衣無縫呢?心懷痛楚的個體在看到群體的抗爭時會不會被鼓舞呢?如果展現出來的是群體性無助,個體的抗爭就顯得「彌足珍貴」,甚至不被理解。

《聲韻詩刊》緬甸專題


很多城市都曾目睹一代又一代人的抗爭,就像我們目睹著香港的抗爭和她陷入的無助一樣,默然紀錄了,承受了;同樣,我們的身體也如同我們所鍾愛的城市一樣給予我們的靈魂以棲身之地。我們、我們、我們⋯抗爭、無助;無助、抗爭⋯

之後才是成長。在哪裡成長呢?似乎只有抗爭才能夠成長吧?無助是怎樣一種絕望,願沒有體會過的人永遠不知道它的感受。抗爭是改變,成長也是。2021的初春就是這樣一個時節,在最痛處睜開眼睛站起來繼續前行的我,獲得了一年的成長。像小baby的成長一樣,任何一種成長都是帶著痛的,脫胎換骨。

年初為抗爭的緬甸寫下的這首迴文詩年末寄到手中,彷彿是要用開端來總結末尾。突然想起薩特那句「所有的開始都是為了結束」,是這樣說的嗎?好沮喪的句子。有些開始永不結束該多好,有些一開始就結束該多好。

Again,這首詩可以正著、反著、一條龍地讀,起點與終點原來可以如此相似。


【這首迴文詩歌發表於《聲韻詩刊》59-60合刊,緬甸專題。 All Rights Reserved. ©】


懷緬


上天在投星火

戰死街上的兒女

人夫與人婦

兄弟與弟兄


戰死街上的兒女

手輓手、肩並肩

兄弟與弟兄

平和說不


手輓手、肩並肩

怕不怕 戰死的人生下場

平和說不

流血汩汩


怕不怕 戰死的人生下場

望仰光金塔尖

流血汩汩

國家代替愛


望仰光金塔尖

士兵私自手握手槍,手抬高

愛替代家國

火星投在天上



聲韻詩刊59-60合刊

版權所有©️如果想將詩歌翻譯後以另一個語言投稿、分享,請與我聯繫。

All rights reserv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This Way 👉詩

MaryVentura

This Way to the Poetry shares my published poems, stories and beyond.

416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Matters 在場】周浩霖 x 陳啟明 x 翁婉瑩:我正在仰光看見的,我曾在緬甸經歷的

消失的緬甸燈籠

為緬甸祈禱也為緬甸行動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