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Feels are my own. 山西自產煤產自西山 👉https://linktr.ee/maryventura

社區活動|我的第一次「蘭花情謎」

發布於

好喜歡「把生活記事放大」這句話、這個提議😊。其實,生活中的「第一次」比比皆是,但是,放大了看,就好似慢下來,能夠將一件事拿來玩味,標記上意義,哪怕再微不足道,於自己、於當時與現今都可以是一個里程碑,或者能夠也值得紀念的Moment。

常常寫看過的書評或者分享詩歌,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如果深挖,倒似乎有點刻意地推一段距離出來,渴望在書與詩中找到那份安寧;然而,安寧其實在生活中無處不在。看到「生活記事」之「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生活中已經陪伴了幾年,幾乎成為生活一部分的「蘭花」。

學生時代談情說愛,那時候送一小盆植物都是特別可以珍藏的禮物。在很多事情與回憶都能夠用「十年前」來記錄的年紀,我的這盆蘭花倒可以算是年輕了。

剛買回來的蘭花

「當時未來的」先生勤工儉學減省出錢買了這盆蘭花送我。蘭花的花期很長,豐盈的花一朵接一朵綻放,整整一兩個月都可以在狹小的宿舍裡有花看。而且,賣花的店家裡蘭花對於學生而言也不便宜,且難打理,算是嬌貴的。

剛買回來,看著深粉色的蘭花花開不凋,我們都非常高興。這是我第一次護養蘭花,覺得自己很得要領。沒想到,沒過幾個星期,蘭花就乾枯死掉了⋯⋯蘭花似乎有點像菊花,就是「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那種,乾枯的枝幹頂著凋零🥀的粉色花朵,除了葉子是半乾的綠色外,沒有一點生氣⋯⋯

先生說是學生宿舍裡的「黴菌」殺死了粉色的蘭花,一定要我搬離宿舍。當時,我住在城堡🏯邊上一個三四百年前是城堡兵器火藥庫改建的學生公寓樓裡,有一面牆非常潮濕,會發霉。幾經輾轉,終於因發霉的牆壁搬離。搬離的時候,我還是將「死去」的蘭花帶到了我們的新家,畢竟是念想,悄悄在心中期待奇蹟。

沒想到,到了新家,定期澆水,陽光下☀️死去的蘭花竟然開了!從此,蘭花年年都開,伴著我們幾個春秋,算是這個家的「元老」。那時候的納悶之一——起死回生的「蘭花」。蘭花死時,我依舊給她澆水、曬太陽,但是不見起色。我是當「土」搬到新家的,居然能再開花!

今年遇到疫情,很多人開始在自家庭院裡擺弄草植,而我的蘭花也到了「花開時節動京城」的時候😁。我每年都拿著蘭花拍照片,因為這盆蘭花不僅見證了我們的愛情💓,也是我第一次養蘭花,還經歷了起死回生,頗為得意😤。今年三月,又拿出蘭花擺拍。

「起死回生」之後的蘭花

觀賞的時候,從未覺得有任何不妥,只是樂滋滋享受活過來的蘭花。早想將這件生活瑣事放大來寫,於是去找學生時代剛剛「進門」就給蘭花拍下的照片【見圖一】,後來,越看越覺得不對,之後幾年的蘭花怎麼變成白色的了?從前的深粉色在之後開花再未出現過!!拿去當作新鮮事給先生講,我們的蘭花起死回生,卻從此失去了顏色,每年都開白色的小花了,是不是一個謎,或是一個淒美的「蘭花故事」?此謎至今未解。

這是我第一次養蘭花,也是唯一一次,一養就是五年。今年給蘭花換了一個黃色的大花盆,培了土,更有空間。顏色的謎就此留下,誰說「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Matters第二季社區活動提案 - 我的第一次

「用詩歌接住妳情緒」的播客|The SlowDown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