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Feels are my own. 山西自產煤產自西山 👉https://linktr.ee/maryventura @字縛雜誌 主編

書評•評書|裕德齡筆下帶著葫蘆泛舟的慈禧

發布於
有時候歷史就是這樣,說是注定了的,但也是由每一個人的每一天點滴累積。剖開看每一年,也有是為人的糾結與無奈,然而,可能有哪個躲在角落裡的決定就是改變世局、動盪一生的那個。

新年讀完的第一本書本來應該是很愛不釋手的一本詩集,然而架不住中文閱讀速度太快,又好奇得不得了,於是,新年第一本書是裕德齡寫的《我在太后身邊的兩年》中譯本。

Wikimedia [cx413] [cx412] [cx432]

似乎是從高羅佩轉悠到慈禧的,怎麼個路線也不是很明瞭了。裕德齡是中法混血,父親裕庚曾被派至法國做外交工作,母親是法國人。不過他父親並不會說法語,而是以滿族習俗和禮儀教養裕德齡姐妹。這一點在裕德齡進宮參拜慈禧太后的時候讓她一下獲得了慈禧太后的歡心,留她在身邊做女官,除了做大部分女官的工作外,德齡還給慈禧擔任英語、法語翻譯,幫助她處理外交場合、翻譯國外報紙等。

一、愛照相的慈禧

從中譯本來看,裕德齡並不喜歡矯飾的文風,此時,是不是應該用海明威來做比我不知道,只是平鋪直敘的風格看起來痛快,回味卻少之又少。

受到慈禧寵愛的裕德齡進宮伺候在慈禧身邊,寫到了宮中、頤和園裡慈禧平時的生活。著墨稍多一點的是為慈禧畫像、照相以及在與外國公使女士們相見時慈禧對外國凝視的在意。

Wikimedia Commons [cx409]

為慈禧照相的是德齡的哥哥勛齡。慈禧看到照相和洗相片的過程後就要求勛齡為她照很多照片,有朝服照片、頤和園踏雪尋梅照片、泛舟湖上的照片等,就連太監也都出現在照片裡。

德齡總說慈禧慈祥和藹,慈禧自述從前時也談到受寵是因為美貌與智慧,於是,網上流傳出一張似慈禧年輕時的照片,不過感謝@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將此照片澄清,並找到了原始的勛齡為慈禧拍的照片。

credit:台灣事實核查中心

照片中的慈禧穿著朝服,而經過現代技術「回春」的慈禧年輕時照片被證實為不實照片。多虧核查更正不實照片的文章,不然也沒有這麼快就看到德齡回憶錄中所說的慈禧拍的其他照片。【更多照片

Images courtesy of the Freer Gallery of Art and the Arthur M. Sackler Gallery,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這張泛舟湖上的照片我很喜歡,因為在回憶錄中,德齡提到慈禧不喜歡穿朝服,因為黃色的朝服將她的膚色也襯得很黃,慈禧更喜歡穿各種長袍,搭配各種珠寶首飾。另外,德齡特別描述了慈禧的菜園和果園。慈禧不僅喜歡養雞,還喜歡種蔬菜瓜果。照片中的葫蘆就是慈禧特別喜歡、精心種植的。抱著葫蘆的宮女和泛舟的慈禧讓德齡的紀錄一下子活了過來。

慈禧在裕德齡的筆下是情感豐富的。裕德齡記錄了慈禧的幾次哭泣,有關於拳亂玷污自己聲譽的悔過,有對早逝的丈夫咸豐皇帝和兒子同治皇帝的思念,也有跟裕德齡分別時的傷感。這樣,才是一個完整些的人。

二、鬱鬱寡歡的光緒皇帝

光緒的鬱鬱寡歡是眾所周知的,在德齡的筆下,光緒的憂鬱也顯現無疑。他很少在慈禧問他意見的時候表達自己的想法,多是附和。他跟德齡說他知道外面的人都覺得他是個傀儡,掌權者是慈禧。在德齡的平鋪直敘中,光緒的陳述變得沮喪、無望。

其中一個細節非常有意思,依舊是跟照片有關。勛齡給慈禧照了很多照片的事情被光緒知道了,在一次碰到德齡的時候,光緒問她是不是慈禧老佛爺在拍很多照片,而且這些照片裡居然有不少太監也上鏡了。德齡肯定地回答了光緒。從光緒的問題中感覺出他內心的疑問和波動,然而卻不敢說什麼。

不過,另一個驚訝之處是德齡寫到光緒皇帝的語言天賦。光緒皇帝可以說些英語,發音雖然不標準,但是書寫和作文都很漂亮。還記得過年大家都喜慶地慶祝,只有光緒跟德齡用英語淡淡說了句「新年快樂」。落寞。想想光緒的一生,著實讓人憐憫。

光緒在德齡走的時候對於她沒能改變慈禧對革新和外國的看法表示遺憾。德齡也很遺憾。

有時候歷史就是這樣,說是注定了的,但也是由每一個人的每一天點滴累積。剖開看每一年,也有是為人的糾結與無奈,然而,可能有哪個躲在角落裡的決定就是改變世局、動盪一生的那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書評•評書|翟理斯筆下「民主中國」的兩個「喊冤」小案

書評•評書|翟理斯對於殺嬰傳統及「孩兒塔」評價的公允之處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