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Feels are my own. 文學、政治/社會學M.A.,筆譯/同傳Veteran, 已刊登的詩、未刊登的書評【English】在👉https://coinywords.com

書評•評書|村上春樹《且聽風吟》之「顛倒🙃️版」

發布於

《且聽風吟》(或譯《聽風唱歌》、Hear the Wind Sing)是村上的第一部小說創作,一般會與Pinball 1973或譯《1973年的彈珠玩具》)起出版,不是什麼新鮮的,然而,有這樣一個版本,是在德國一家小鎮上與郵局相連的書店裡看到的——平裝本,卻是顛倒🙃️的兩面排版。因為不是書籍出版業裡的專業人士,不知道這樣的排版有沒有特別的叫法,這種排版在小時候曾見過,但是不多,只一兩次而已。【在此請教出版業專業人士,不知這樣的排版是什麼叫法?@誰說編輯不讀書 @魔鬼小編 @編笑編哭。B編 抱歉,一定還有更多編輯或從業專家,在此不能一一@ 了。】

Vintage出版社的顛倒🙃️書封

書籍的封面就是這樣顛倒🙃️的,當時一看到就勾起了兒時的記憶,立即入手,當然,書的內容也證明了這是明智之舉。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對這樣的「顛倒🙃️書封」——且這樣稱呼吧——情有獨鍾,因為拿在手裡,讀著讀著,心裡清楚一定會讀到一處「顛倒🙃️」書頁相遇的點,每每會把書展開,呆呆地看著顛倒的兩頁紙,然後猛地將書翻到另一邊,再看,再期待著回到那一頁。

相遇的「顛倒🙃️頁」

故事本身似乎在村上寫作初期就已經很具完整風格,是那種字裡行間都會有令人感覺有微風拂過的輕聲細語,敘述著語言、人生、情感的交織,即便有狂怒,都好像是已然帶著頓悟的爆發。

村上寫道:「Language is very tough, though, a tenacity that is backed up by a long history.」村上又寫道:「All things pass. None of us can manage to hold on to anything. In that way, we live our lives.」【更多Quotation,請移步CoinyWords Tumblr】兩個故事都好似是村上或是他最熟悉的人在尋找人生的意義,並將意義賦予無形的風,在與一動不動的井的對照中給書中人帶來電閃雷鳴般的豁然開朗。

小說Pinball 1973則有了一個更具體的物件,就是彈珠遊戲。八十年代對於這個遊戲給玩家帶來的那種「轉變」(此處「Transformation」更直接、準確)在最新Netflix的Video Games紀錄片「High Score」中都有講到,那時,Pinball遊戲對於玩家專注且能夠讓玩家有種「Transformation」的感覺很有橫掃一切之情勢。如此,村上又寫道,「The goal of pinball is self-transformation, not self-expression. It involves not the expansion of the ego but its diminution. Not analysis but all-embracing acceptance.」他將「轉變」與自我表達,自我接受聯繫在一起!很多年以後,再看村上的Pinball 1973,更有認同感。

其實,能夠自我感知自己「轉變」的人是值得珍惜的,能將其與自我表達、自我接受相關聯的,更是極積極的轉變。這書的排版似乎也是應了轉變這一層,雖然沒有村上筆下的徐緩,但是,看著書頁相遇,突然轉到另一面,要翻到背面,「從頭再來」,而不是接著讀下去。這種「轉變」帶著之前讀了的感受,在於書的「中途相遇」下,會更豐饒。

有時候,「線性」的一切都逃不過「無聊」二字,中途相遇,飽含著兩邊的努力,可以開出花來。

【英文書評移步這裡,關於「Transformation」還有話,以後寫❤️謝謝支持】

「用詩歌接住妳情緒」的播客|The SlowDown

社區活動|我的第一次「蘭花情謎」

詩歌的形式|給你看劃掉的詩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