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Feels are my own. 山西自產煤產自西山 👉https://linktr.ee/maryventura

春日宴應景|嘲哳社和詩:詠蝴蝶蘭,與海棠社同韻

發布於
【Rereading the Stone是一個英文播客,在Spotify上可以找到,是關於《紅樓夢》(《石頭記》)的。春日,Rereading the Stone發起嘲哳社和詩,採取《紅樓夢》中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偶結海棠社 蘅蕪苑夜擬菊花題」中的和詩方法與韻腳來集思廣益。

【Rereading the Stone是一個英文播客,在Spotify上可以找到,是關於《紅樓夢》(《石頭記》)的。春日,Rereading the Stone發起嘲哳社和詩,採取《紅樓夢》中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偶結海棠社 蘅蕪苑夜擬菊花題」中的和詩方法與韻腳來集思廣益。下面👇是我的春日宴應景。】

春日裡,我的蘭花還差幾朵就全部綻放了。之前寫過一篇蘭花的文章,說到我特別喜歡這盆蘭花,如今從冬末開始陸續花開至今,甚是好看。嘲哳社要和詩,但是最好詠菊花,用《紅樓夢》裡海棠社那些韻——「門、盆、魂、痕、昏」。

我不守規矩,就改成詠我的蝴蝶蘭了,它們花期那麼長,開了簇簇新花,然而,去年還住在另一個城市的時候開過然後枯萎了的舊花也還在枝頭,任憑搬家也沒有落下——真是「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有時盯著我的蝴蝶蘭看,覺得枝頭那些乾枯的舊花與邊上正綻放的新花竟合而為一,真美。於是,以下為我的和詩(未考慮平仄,只考慮了韻腳):

詠蝴蝶蘭

翽翽卅簇始探門,委委煢枝凝玉盆。
溯風踏雪扶搖神,雲罷霧霽宿繾魂。
斂香歙韻嬝嬝塵,翼槁脈枯簌簌痕。
不墜旖旎留昧朵,莫落掊土待黃昏。

雖然是詠我的蝴蝶蘭,但是應景應得是春日裡的繁雜天氣,四五月的雨雪交加、雹打嬌花,留下的卻是仍舊倔強地生長著的花朵們,似乎再烈的天氣也無法撲滅它們期待夏日來臨的熱情;同時,應景也是應得我自己,每一個成長中的個人,再經歷脫胎換骨,回頭會發現,曾經枯萎的花朵依舊倔強地留在枝頭。看著蝴蝶蘭枯枝上枯萎的花,近旁就是嫩白綻放的花,彷彿振翅高飛的自己也瞭然自己不曾忘的過往。如何不把二者看成衝突,而是能夠共存的美,則是生活的藝術。

我的蝴蝶蘭

那些花,一簇簇地,開出二三十朵,卻都繞著一根花枝,真是漂亮。枯萎的花彷彿歷盡滄桑,留在枝頭成了牢固不離的魂。蝴蝶蘭沒有什麼香氣,倒是枯枝殘花更像是簌簌淚痕。黯然的花朵並不墜落土中,只是驕傲地等待未竟的黃昏。

《紅樓夢》裡海棠社的詩,我自然最喜歡瀟湘妃子的了。那句「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真是妙,又真是黛玉啊!嘲哳社的和詩遊戲讓我想起很久未讀的《紅樓夢》,如今重讀三十七回詩社這一篇,想想超過一年的社交距離、現在重啟的宵禁,真是羨慕那麼多人一起和詩的畫面,原來沒有了的時候才會覺得自己多麼想念那human connection。讀字字句句,真彷彿聽到女孩兒們的笑鬧,中間夾著個寶玉,好不熱鬧。

【另:嘲哳社這個#是在Twitter下的,所以如果有喜歡看七律的詩友,可以去Twitter這個標籤下看看其他的詩。我就不在這裡創建這個標籤了。】


文章與詩則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和詩、探討❤️共襄春日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我的第一次「蘭花情謎」

詩歌的形式|亞裔詩歌裡那些可數&不可數的痛

社區活動提案|用詩歌禱告,用詩歌應景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