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英

法律从业者,政治学的爱好者。

那些自愿参战的NMSLese们


图作者:变态辣椒

那些自带干料,自愿参战的NMSLese们,大概是患了网络新世界的失语症。观察个体行为得到的三个结论,可以用来暂时原谅他们,希望这些网络儿童早点长大。

当然,我知道天朝有政府和商业组织的“网络水军”,那些拿钱说话的官办、商办NMSLese们,不在我讨论的范围内。

(1)无力表达自己的暴躁,在儿童身上比较常见。例如海伦凯勒就说自己的幼年特别容易暴怒,因为眼瞎耳聋的障碍,她无法让自己被人理解,也理解不了其他人的行为和意图。估计这也是常见的、儿童容易暴怒的原因之一。

(2)少读书的群众,常用粗野的话表达很多意思,因为精确的词语、各种感情的微妙不同,他们不需要分别,也不需要用话语来表达。他们把领悟或者不被领悟的责任都交给了听众,再则也并没有太多人把他们语调里的不同情感当回事。

这个可以参见贝蒂斯密斯在《布鲁克林有棵树》中的意见,小说写到她和弟弟合力赢了一颗免费的圣诞树,树主人连心态树带疼爱俩娃地叫嚷着:“带着你的树快滚,狗娘养的!”贝蒂说,这些坏话她打小就听惯,知道这些简单的词,用不同语调,能表达很多意思,树主人的语气跟“晚安!圣诞快乐!”很接近。

(3)最后,是我个人的经验,我第一次在网络上留言骂人,还是在网络没有实名的旧时代,快捷地在某人的言论下打出一句骂人话,按下回车键后,有突破禁忌的刹那兴奋!然而这事很快让人觉得后悔,毕竟骂人本身就不是啥好事,匿名骂人更多了一层自感怯懦的羞愧。所以,那个时代我的网上交流,基本上是QQ聊天。

我没有说英文坏词的禁忌,似乎这些坏词跟我很隔膜,没感情,但也没有人可以骂这些词的。唯独pussy hat运动,以及川普“抓啊抓”流行的时候,一班人讨论这个词在各国的用法。我匈牙利的同学说,我说不出口,但我可以写,他去黑板上写了这个词的匈牙利拼写,坐着讨论的人各种坏笑。所以心理禁忌这种事,可见人一旦有了,怎么都很难突破。

这里的趣事是,这位匈牙利同学自称Sabi,据说是西班牙文里的“智者”的意思。不用说,我记住了他的名字,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