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英
芫英

法律从业者,政治学的爱好者。

英文割喉 ——为啥方方日记不能出外文版


我高中朋友的小微信群,十个人多点,多数是当年一起吃吃喝喝过几次的“support group”(互助群体,初级社会群体,“小圈子”,很多名词啦),后来多年不见,这次这个世界级的疫病,让我们有了“共同话题”。方方日记的事,算是一个分支话题。我们小群很早就关注,两两对辩,快把话题吵成了小学生作文一样的“冷饭”了。

后来,方方日记发外文版,群里又开始激烈辩论。这个群的一个朋友,早就间接“靠”“靠”了我几次,可是我秉持网络骂战原则,凡没有直接跟我骂我的,我不用脑袋接石头。所以,他跟当年猫太祖似的,偶尔不指名的骂了几句,既像感慨,又像骂人。

可是骂人+对话这事,还是要跳出来直接说,才叫骂;指着人鼻子羞辱,才酣畅淋漓。等到我站到群内的“发言箱”上,跟大家伙说,方方出外文版不要紧,我支持任何文字的言仑柿油,中文外文都不是坏事,《我是咋奋斗的》还能成反面典型,何况一个方方日记。日记发行了,反方方的,想法把钱给她没收了,或者跟她打官司,把她的钱给折腾完了,不就行了。—— 我那一直“靠”“靠”干咳的群友,终于急眼,跳了出来,直接“骂”我,我看你脑子有病!也给了我直接回骂他有病的难得机会。

朋友群骂人这事,是我脑袋进水,爱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但我群这个小小细胞,还是能透漏整个的系统信息。

方方赚外国人的钱,看起来也不是反方方的人要争论的问题。我朋友最后骂我有病,倒是暴露了骂方方的那群人最希望的后果:她们想给方方做个小小的“割喉术”,让她没有外文的声音,因为,据说这个日记,有害郭嘉……

我想朋友情急之下恨我的,也是认为我有一点点外文的声音和知识,却不肯为郭嘉发声,一直批评证夫吧。如果能够,他和他朋友们,也会给我割个喉的……

所以,我只是我暂时庆幸:(1)他是我过去的朋友,他只是一时急眼;想想明白了,他也许不会下手亲自给我做割喉术的;(2)他和他的现在的朋友,也没有能力到我的地方,给我割个喉啥的,做这个小手术。(3)我只是不知道,他和他现在的朋友,是不是还在继续给他们孩子、亲人以及亲人之外的人,做英文割喉,让她们坚决抵制英文,不学、不听任何不爱中郭的英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