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英

法律从业者,政治学的爱好者。

评 上海东方卫视 “中国抗疫的世界意义”

东方卫视有十二分钟的“中国亢一的世界意义”视频,似乎在中国网上很火,同学发给我,他“请”我批评,可能他想让“我的批评”做他批评的靶子吧。我深感荣幸,尽管是背井离乡的一介草民,仍然写了“评论”发给同学。以下是信件内容(本来想把为避免审查故意写歪的字,改掉的。想想还是算了,不改了,请此处的阅读者见谅):



我现在理解国内宣传的要点了。这图标是东方卫视,是官方喉舌。最后有权决定一切的人们,看起来是同意这个宣传口径的 。十二分钟,我忍了几次才看完。发表谬论,欢迎批评。


(1)

我站在所谓的“西方偏执狂一边”:对“亢一”中出现的打人;砸东西;随意拘禁、拘留、隔离;借凤城隔离送菜上门等等收取服务费之外的畸高费用;其他种类的病人没有被妥善安置;切断了老人、需要照顾的人的与他们各自家族的联络,后勤一直难解决,都是反对的。


我的想法不过是,即使现在补救不了,至少允许公民保留证据保留录像,有愿意事后法庭上算一算的,哪方对那方错,无论结果是道歉还是赔钱,哪怕是训诫原告不积极配合亢一呢。总要现在允许人说,允许人保留证据,以后太平了,要允许人去法庭追究。不然有些“看守”,连顾忌后果的禁忌都没有了……如果现在有人上网呼救,哪怕不重的,也不该禁止、不该删帖(假呼救,当然要追究的)。


如果X国ZF还想说自己是“法治国”的话,这点事,总是需要做到的。手段应该限于、而且仅仅限于实现公共利益的目的,现在不能检讨(因为事情已经紧急),事后总是应该检讨得失的。



(2)

东方卫视的喉舌说的这些对中国ZF有批评的人,不是美国政府,教授(中产)、牛虱(类似一有影响力的大款),都是个人或者类似于个人的“大企业”。(很多个人、大报业批美国,只有更“猖狂”的,他们没有被美国ZF消声。)


这些人,也没有批评“中国”“中国人”,他们很明确的在批评中国ZF。但是,东卫的喉舌,必须要混淆几个基本概念的。国家明明是人民、领土、机构(硬约束)、法律文化(软约束)的合成物!东卫的喉舌,必须把“美国有些人指责中国政府”变成他口中的“美国无端指责中国”,才能把火力对准美国,用美国报刊上摘来的内容,“抨击”美国政府无能。


再说说,中国完全没有平民批评ZF的声音吗?有。东方卫视的喉舌可以在电视台侃侃而谈,被大量网站转发;我的老师和朋友们,则或流窜世界或在坐监中,他们也许可以说的更好……一个容不下批评的大权,一定会公正对待大量被民主的人,我只好这样认为吧!


(3)

美国政府白宫,最高领导人川普没有批评过中国ZF防疫(乃至其它措施手段,包括HK)的,也许他理解行政问题的困难,也许他不需要亲自说这些,为此他还被美国媒体批评…… 议院是另一个可以代表官方美国的,参众两院还没有有约束力的文件,批评中国ZF的任何防一措施的;议员们说啊说,个人意见,当不了事的。


(4)

但是我跟你的想法,我们另一个同学的想法,东卫喉舌的看法,澳大利亚的一个记者发表文章法(链接在下面)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2-29/what-if-china-emerges-even-stronger-aftercoronavirus/12012284?utm_medium=spredfast&utm_source=tw_abc_chinese&utm_campaign=khoros&sf230822442=1



都差不多:这次瘟疫已经在西方开始传播,它们的政府可能做的更好么?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存疑的。 你们俩怀疑。我怀疑。西方那个记者也怀疑。这个喉舌,当然在能表达对西方怀疑的时候,很及时而丰满地表达了他的怀疑。





东方卫视的这一只喉舌,说了中国很多“成功宣传”的例子,澳洲、美国没有“成功宣传”的例子。—— 这可能才是问题的关键。也许你更愿意相信中国宣传的成功;觉得新闻自由暴露的西方ZF的失误,是欧美不成功、“弱爆了”的地方。我不这么认为。



但中国官方说成功的,有人敢不跟着感动么?


调查汶川学校质量问题的人,调查学生伤亡的人数的其他声音(我没有说他们一定权威,但让他们跟官方数据互相质证,我觉得官方的数据才更可信),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跟汶川有多紧密的联系,我没有亲人朋友在哪里,我不知道真实情况。但我有一个朋友是事后防疫的参与者,事发十几天就在现场了,提了一两句,只说比报道糟很多……具体没有讲。



Catrina飓风,美国总统、联邦、地方给媒体批个底掉,老百姓怨声载道,都在现代新媒体上(Google 1998 设立,脸书2004,推特2006年)借着新工具(iPhone 2007年)曝光了。有线索,有视频,传统媒体的记者,也更来劲了! 飓风时候,联邦运到灾区的采购,给灾民使用,几年后联邦低价卖掉——没有一步不被人们监督、批评,为什么送到了分发这么慢,导致一批临时房根本没有送到灾民那里,白白坏掉了;为什么送的有些房子,质量不达标;卖旧的临时房超低价,谁在其中获得不正当利益了。——这些都是事后几年,还在闹的。有人关注,有关的部门就不敢很乱来,至少钱物怎么流动的,能看的见。


N1H1的事,我已经发了朋友圈“结果并非一目了然,公道可能自在人心”。


(1) 我以为,如果你把N1H1发现检测通知的时间线和新冠的发现检测通知的时间线放在一起,更能发现为啥这个替某国ZF宣传、“结果一目了然,公道自在人心”的文本作者,并没有让“结果一目了然”:一个国家瞒了自己人很久,另一个国家没有。


(2) 是不是不瞒,就不会有今天“凤城”以及大隔离的局面,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早一天提醒人们注意,就可能减少哪怕一些人的染病机会,推迟哪怕一些人的发病时间,就能给医院争取更多的时间,有人曾经有阻止它最后发生的一线机会!


(3) N1H1本身不是死亡率很高的疾病,除了和流感一样对待,提醒易感人群注意,要求病毒感冒的人呆家里,本身并没有什么好措施——比如用“凤城”隔离、强制隔离之类,成本和目的不成比例,措施的严厉和目的也不成比例。

美国政府该做的都做了,美国人也做了他们该做的,所以,美国的平均死亡率,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哪一年出现异常增长。—— 东卫的喉舌说美国措施“失败”,是指的哪一条呢:流感引起的世界(模型估算出)死亡数?这个数,年年都公开,以前什么人拿它说事了吗?


(4) 当然,最后还是回到我们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上:这次瘟疫已经在西方开始传播,它们自诩民主自由的政府可能做的更好么?


——我的朋友,“防一”现在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


——看完视频,我可以肯定可能只有一件事,无论什么结果,X国都已经宣布自己获胜。欢呼决策有方的锣鼓方阵,不久就会摆开!但人的成本,经济的成本,事后,有人敢跟它算一算么?


谢谢你的问题,帮我理清了思路。我对这个举国体制,只有更加安详而持久地憎恶。


我们的另一个同学曾经和我讨论了一下“利不百、不变法”的事,并且举出了苏联等一些国家的例子。我想,这是另一个问题。毁ZZ体制不易,毁了之后,建一个更好的体制,更是难上加难。如果很大一部分人民,没有这些心理准备,哪还是继续“举国”!再说,哪有什么举国啊,不就是头头说了,全民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螳臂当车的,当歹徒压过……


东方卫视这一只衣冠楚楚的喉舌,口齿清晰,语调平静地“威胁着”听众:我们“举国体制”的意义,就是人民和政府不能在概念上分开;你作为人民中的一个,敢跟ZF叫板,敢和人民这个集体概念做区分,主张(个人)也有权利的,就有可能变成“我们”的敌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