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英

法律从业者,政治学的爱好者。

巨婴的爱国状态

發布於



记得去年体检候诊的时候,小客厅的电视上播放着抗抑郁药的科普广告,看起来似乎是脑中的三种化学物质,搭配适度的时候,给人心满意足、无所畏惧的感觉,哪样过高亢奋,哪样过低抑郁等等。一般而言,恋爱最圆满的时刻,这三种化学物质搭配适度,三高,所以特别让人满足。这事估计到现在也没有研究的特别清楚,不然我们每天起床测一下,很快就能把自己调整到心满意足、无所畏惧的状态,去为社会做贡献了。


我偶尔从吃饱了安睡的婴儿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看到这种心满意足,无所畏惧,想必它们脑中的化学物质也在三高状态。这事,如果婴儿能说话,必须要感谢母亲的吧?想到我高中某些同学们亢奋的口号:爱国就像爱母亲,不爱母亲没人伦。

估计我这些同学们的呓怔,也比较符合能说话的婴儿的大脑状态,我这么幸福,我这么伟大,不就是因为我和我的祖国须臾不能分离,一直有精神脐带连着么?所以,抗疫如今胜利这么大,不感谢母亲的精神守护怎么能行?


所以,等我小心翼翼地问,既然你说祖国对你的守护,你感同身受,那你到底感了什么受了什么?有什么例子?一班人跟水里投了钠金属一般,沸腾起来了。这事怎么说的清楚呢?这种感觉根本不需要说清楚,必须感受!有感受才能知道守护,没有感受的上哪里知道被守护的美好?


于是,有人开始发丢下“一千、一万、十万”就跑的报道,有人开始发新闻联播上的众志成城,有人开始晒捐款单(这个我是赞成的,但是这个跟我问的“被守护”无关),有人开始骂人,有人说我哪算中国人呢,有人开始跟我私聊,结论是说我没法感受到他们爱国的心态。


对我这班爱国同学而言,爱国就像巨婴爱母亲,不爱母亲没人伦。至于说说他们如何感受了母亲的爱,他们是说不出来的;或者人家一问就崩掉,不能问的。

但那种状态,我能理解,就是心满意足,无所畏惧。因为我的确从吃饱了酣睡的婴儿脸上,看见过这种大平静、大幸福、大无畏。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