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行驶

普通人

2021.9.24 没想过面试能这么羞耻

發布於

中秋假期去桂林旅游,回来这几天,身心灵都比较倦怠。虽然不是很想动脑,但还是勉强日记里记一下,这几天的部分琐事吧。

1.

在主打心灵疗愈产品的前司,我压抑自己,装了五个月直男,内容包括敷衍同事之间每一次婚恋话题,在总监发表“不该太宣扬同性恋”等高见时强撑笑意。但没想到,在WYN面试,一上来就不得不主动自曝性取向。

一面发生在中秋前,契机为有位编辑提问,我是如何从性别冷感到关注且热衷的。答,可我的身份会降低一定的门槛。我是性少数,所以在和女性相处时,不会在她们身上投射那些欲望,这帮助我以一种更水平的视角去看待她们的遭遇和处境,也有助于我挣脱父权迷障,更清醒地看见自己因性别所具备的特权。

当然,这段解释有些伟光正了,我真正的原始契机里,主观能动性并没有这么强。我所能想起来的,只是当路加入职某司后,邀请我写文章,有稿费(重点)。于是我模仿过往的观点,从最简单也最显而易见的刻板印象下手,从而展开一条性别之路。

后来深入了解性别议题,也有一部分是工作与谋生需要。但不管动机是否单纯,现在我站在这样一个位置,会很庆幸,自己走上了这条路。

二面在昨天。面试我的有主编Blake和编辑Archer,以及另一位人事。Blake说话的时候,有一股担不住的聪明劲儿,一种能跟上节奏、掌控全场的自信。虽然他只是在说话,但你似乎能看到他的眼球在滴溜溜打转,像一个动漫人物。他的大脑引擎正在高速旋转,想要从面前这个窘迫拘谨的人身上挖出一些有意义的思考闪光。一想到可能让他失望,我就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掐手指。

我试图把自己缺少思考的事实,隐瞒在一堆宽泛的性别议题概念中,但余光一撇,他们脸上明显的无聊表情让我胆战心惊。在Blake的敏锐面前,这条路行不通。他看我为橙雨伞写的文章,当场评价说,这些文章里的你总是很生气。他说对了。诉诸情绪也是我用来掩饰知识和思考的积累贫瘠的手段。该死的敏锐。

Blake问起我的其他作品,实在没有什么其他作品的我,只能把前段时间写的、后搬运到豆瓣上的面基日记翻了出来。那篇日记里,我表达自己的欲望,弹性说爱,毫不顾忌尺度。我希望让日记里的自己看上去是一个成熟的观察者,最好是一个对社交有经验、能自如谈性的人。但万万没想到,这种有所包装但也相当坦诚的自我表达,却要被拿来当做面试时的能力证明材料,被三个陌生人当面阅读、评价……

那一刻,性取向已经不是重点了,我满脑子都是日记里写的“爽吗”“高潮”“最粗最大”……面试在羞耻中结束,离开公司,发现Blake甚至豆瓣关注了我,还给那篇日记点了赞。

救命!

2.

整理桂林之旅的消费,发现有个66块钱的支出,是竹筏游漓江时私发给船夫的。为的是在没人监管的半路上停下来,我们好脱下救生衣,坐到竹筏前头去摆拍。

那位负责我们的船夫提出有这样的服务,而后委婉地指出“给点红包就行”。得到肯定后,他表现得轻车熟路,热情指出哪条路段最好拍,还主动拿长杆击水,给我们制造水花。小红书上所有的类似照片,应该都是这么私下交易来的。

船夫
摆拍

虽然此前也跑过很多城市和景点,但桂林是我第一个接触到的旅游高度商业化的地方,几乎所有突出的青山绿水自然景观都被赋价,每一个环节都有利可图。

这可以从上面说的潜规则里看出来,从市区街头一米一个售卖门票和租赁电动车的阿姨看出来,从景点里短短两三米水路却要征收20块竹筏过路费里看出来。以至于,当我每抵达一个适合拍照的地点,都事先环顾一圈是否有收费站。

不过高度商业化不全是坏事,它为人生地不熟的游客安排了欣赏山水最适宜的位置及路线,否则,我可能一辈子也无法体验漫游漓江的闲适。衡量标准大抵是,付费换来的风景与体验,是否值得这个定价。

66块钱换几张照片其实有些昂贵了,但省去讨价还价,换来和船夫友好相处的一个多小时,以及算得上好看的旅游图像记忆,就也还算合算吧。

3.

今日份就这样。最近两天浪费时间,很不像话,明天要比今天更努力一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