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行驶

普通人

2021.9.13 请问有职业宠物梳毛师吗

發布於

今天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一点五十,距离看牙签到时间还差十分钟,而地铁过去少说五十分钟,只好放了鸽子。另外在心里下决心,从今晚起,不要颠倒作息。


下午一直在折腾WYN的面试题,共五道,每一道看着都不好下笔。一直忙到晚上九点。整个过程,都在反复质问自己,能否达到公众号的标准,我写下的回答,究竟是否投其所好。到后来,在备忘录记下一句,“停止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去看待自己。”当然。当然该这样。但想要彻底做到还是很难。

期间看WYN的文章找感觉,有篇Archer的,循迹摸到他微博,见九月八号有条动态是,大致意思是他筛选最近的简历,感觉越来越少直男做新媒体这一行了。估计是看到我的简历有感而发了。明明我也有刻意,不在简历里表现得明显,但是,经历就是骗不了人啊!有哪几个直男会把为女性发声当主业呢?

虽然写得磕磕绊绊,但终归还是搞定了。不知结果如何,但我决定更加平常心一点。

实话说,如果最终入职WYN,我也未必有多高兴。我现在就有些许忐忑。作者们好像都在从生活中挖故事,剖析拆解自己的经历,用温柔可触的话语打共鸣。但我有些担心拿自己的生活做文章。担心它太普通、太无聊,担心我的感情经历太薄弱、不具有代表性。担心一旦我刻意地去从生活中寻找意义就会丧失生活的意义。

不过,就像杨超越说的,不要提前去消费以后的焦虑。我决定不再想。尽人事,就好。


买回小木桌后,这几天在家蹲着,也挺舒服的。桌子旁边就是阳台门,这几天也打开,让Nico去透透气,看看风景。

今天,Nico懒懒地趴在窗台上,我趁机拿出刚买的梳毛器,凑上去一通撸。Nico看起来并不讨厌,顺从地让我下手,尾巴有力地甩出幅度。梳上几十次后,梳毛针底部积攒一小层白粽交织的毛发,挤出来用手捉住,像捉住一小片云。

傍晚有微风吹过阳台,天边几块牵扯的云朵。我松开手,以为毛发会下落,没想到它随风而起,蒲公英一样悠哉地飘过。我看见Nico眼睛直了,屁股耸了耸,端正姿势。一个锁定目标狩猎的动作。但是,这可是九层楼啊!可不能让你失了神掉下去,我迅速一手捞住Nico柔软的腹部,把它从阳台边缘拽回来一点。Nico两只前爪紧紧扒着栏杆。固执小猫!


今天,是离职第13天。还没有对父母说明这件事,在日期上添加日程,决定这周四发消息,告知他们。这样一来,我的压力或许会小一些吧。


今天做了很多很多决定,最终实施会如何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