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行驶

普通人

2021.9.12 我不是学播音的啦

發布於

是发生在昨天晚上的事情。

粒上皇的店员倾情推销一番,抵达结账环节,在我报出自己的电话号码后,她突然问到,你是不是学过播音?在我尬笑着否定后,又念叨一遍我还以为你学过。这两句话让我琢磨回味了一路。


实事求是,我普通话并不好,有很多案例可证明,比如湖北人的通病,难分“n”“l”,刘奶奶买榴莲牛奶,是属于地狱的句子。甚至,我初三前都没有分清过平翘舌,直到一次语文老师点名我读作文,才被他指出发音问题。在那之前我从未意识到这一点,带来的冲击,说是颠覆世界观也不为过。


今晚和徐尚珍、张娟吃完海底捞散步,我猛地想起粒上皇这件趣事,分享出来。随后被逮着要验证一下我的播音水平,拿“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为例。因为过于注重“情”字的后鼻音发音,我念出了一股新疆烤肉味儿,被要求再多念几遍,于是“爱情”“爱球”“啊球”,念着念着,最后变成打喷嚏的声音。三个人笑成一团。


总之,我普通话是不好啦!所以也不会把店员的话放到心里去。

但同时也有意识到,生活中与陌生人,尤其是服务业人员对话时,我会努力使自己字正腔圆一点,降低对方的理解难度,减少沟通成本。

该说考虑周到吗?或许我也没那么好心。我想这可能和自己封闭的性格有关。来到广州半年,越来越体会到自己是个不擅交友的内向的人。过往的交友圈都从同学、同事中发展,很少在生活中与他人建立联结。如果说以前身边不缺少朋友较好地掩饰了我交友能力的缺乏,广州这个炎热的城市一下子烧烂那层障眼幕布,暴露出我无脚鸟的无所适从来。

朋友面前,我可以做一个有性格的人,灵活玩弄我的发音,把“爱情”念成“啊球”,但在和陌生人进行必要的短暂交流时,我会试图让自己成为一个程式化的人,发出程式化的标准音,字正腔圆,彬彬有礼,不挟情绪,不节外生枝,像是他人生活中擦身而过的NPC。借此,或许就不会受到对方的评价与审视,不会有遭受负面对待的风险。让我们像两个电脑程序一样,快速地开始与结束交流吧!然后,放我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喘口气。


说回今天,在海底捞也有趣事发生。徐问前一个眉毛修得很利落的男服务员,是不是很多人都下班了,对方不动声色,答是,徐又问那你为什么不下班?他头都懒得抬起来看我们一眼,轻描淡写:我也想下班。

充斥着假笑和假热情的海底捞里,能听到这等社畜发言,这句话都瞬间变得前所未有的朋克!


散步回来已经一点多,我也难得这个点发困,所以暂且就记录上面两件事好了。

回家的滴滴上,发现《盛夏未来》里操场那段背景音乐出音频了。What Should I Do。还是很好听,很感动。听了两遍,想出去跑步。算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