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澄海

中文系碩士在讀

從自我走向自我

寫在前面的話:回看去年寫的文字,已有恍如隔世之感,當時的我肯定不會料到因為庚子年的疫情而困居家中多日,我只是常常有一種世道會崩壞的杞人憂天式的預感。難道只有疫情這樣的特殊狀況才有加繆所謂的「流放感和禁錮感」嗎?不如說是,在一個不自由的大環境之下,生活在自己祖國的土地上,卻常常是異鄉人。


最近的心境一直不錯,似乎尋求到某種內在與外在的平衡點,多了一點點自信。某種程度而言,又是從自我走向自我,雖然還是立足於自我,但整個歷程確切地走了一大圈。我所反思的是,曾經太迷戀自我的世界,因而相當大部分是被困在了「自我」,庸庸碌碌還足以自得,一邊肯定著自己,一邊又否定著自己,是多聲部的,有時又容易失控為混亂的小劇場,於是自己也常常有歪擰與彆扭的不適感。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世界,也同時是幽微暗湧的洞穴。以為建的是一座花園,卻不知為何淪為城堡,城池堅固,戒備森嚴。於是,他者與自我之間不可避免地存在著一種微妙的張力,曾經,他者也是自我的地獄,幽怨卻無能為力,保持在最安全的距離,儘管遙遠又隔膜。

不知什麼時候荒漠里開出花朵,困惑多於知道,常常是知識增時只益疑。但不可避免地有一種自覺,自我探索與自我教育之必要。不瞭解的就去瞭解,試著從他人的視角去理解,暫時擱置強烈的自我意識,自己不能接受但對於他人是合適的,也可以祝福。從自我認識他人,從他者認識自我,從自我認識自我,是探險,也是建設。

在巨大的時代的崩壞面前,個體是微小的,自我是可笑的,信任是困難的,偏見是橫行的,不安是習以為常的。可是還是要傻氣地相信,要活在廣闊的世界里,清楚地看見自己在活著。儘管這願景將時時哄騙著你,催生出一腔孤勇,去面對這個不完美的外界。

寫於2019年6月13日

我不会要求你给我写一首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