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澄海@961500694
31追蹤者56追蹤中
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815 
陳澄海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直面無力感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座標廣東汕頭,東南沿海的小城鎮。除夕的年夜飯早早就吃過了,在書桌前關注著這次疫情的信息,窗外有稀稀疏疏的煙花聲,夾雜著別戶人家電視機裡的春節聯歡晚會的歡慶聲,只是莫名想...

陳澄海

從自我走向自我

寫在前面的話:回看去年寫的文字,已有恍如隔世之感,當時的我肯定不會料到因為庚子年的疫情而困居家中多日,我只是常常有一種世道會崩壞的杞人憂天式的預感。難道只有疫情這樣的特殊狀況才有加繆所謂的「流放感和禁錮感」嗎?不如說是,在一個不自由的大環境之下,生活在自己祖國的土地上,卻常常是異鄉人。

陳澄海

我不会要求你给我写一首诗

写在前面的话:今天早上发现豆瓣的日记功能被停用了,担忧之前写的日记会无缘无故被消失,所以搬运到此。这是2019年6月的时候写给一个非常要好的友人的小短文。傍晚六点三十分的飞机,五点五十六分在安检处告别,只有匆匆一句“再见”,来不及有更多的话语,似乎就是本应如此的方式,那是接受了分别这样的既定事实之后的释然。

陳澄海

書寫對抗無力:疫情背景下的立春讀書會

今日立春,發覺停寫日記已經半個月有餘,記錄的怠惰帶來的反而是一種對失語的厭惡。今晚有社日線上讀書會,本來是線下的,主題是談「文學中的雅與俗」,後來因為疫情爆發,早在大年初一便改為線上講座,而主題也改為更為應景的「瘟疫與文學書寫」。被邀請為主講人之一,我選了韓松的科幻小說《我的祖國...

15
陳澄海

北京凛冬断想

天安门的黄昏穿起羽绒服,围上围巾,套上手套,最后戴上口罩,像欧洲中世纪的骑士上战场一样,以全副武装之势,方敢在冬天的北京出门。北京的冬天时常风大,尤其在夜里总能听到窗外的风鞭打过树叶的簌簌声响。

陳澄海

在地台湾

一 望向窗外,左边是慢慢掠过的高山,郁郁葱葱的绿,萦绕的薄雾在山顶;右边是绵延的海岸线,深深浅浅的蓝,碧空下,依稀几只海鸟在飞从高空俯瞰,这列名为“太鲁阁号”的火车,在山与海之间的铁轨上,徐徐北上,有时也会穿过几个长长的隧道。我塞着耳机,里面是胡德夫的声音,辽阔悲悯。

陳澄海

一个潮汕籍青年的忧与爱

最近又重提起关于故乡潮汕的讨论与思考,一片荒蛮与文化交织并存的谜一样存在的土地,对于在外求学的潮汕籍青年而言,对这样一个文化系统,是既体认又疏离的。对于待了十几年的土地,不能说没有感情,可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对这一文化体系所呈现出的原始的保守,还是不得不保持剥离的态度。

陳澄海

依旧理解,依旧共情

在任何身份认同的排序中,没有什么身份应该排在“我是个人”之前。基于“人”的共识,即使是彼此观念不同,为什么不能放下之前固有的偏见,先去了解,再理解呢?看似很难,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不过是持续性的关注以及其他相关性的书籍阅读,总体而言补上之前的认知空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