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身心健康管理師

自然療癒 碩士 乙級健康管理師 乙級體重管理師 自然療癒諮詢師 心理健康指導師 NLP高階執行師

大腦裡的荒謬與矛盾-我們嘴巴說要輕鬆過日子,但實際上卻是拼了命!

發布於
當我說:「生命很美,應該要好好享受的。」朋友回我:「嗯,收到。但你會說出這樣的話,我很訝異!」我笑了...

我阿嬤歷經日本統治,整村的人都窮,村莊的男人大部分都是礦工,女人也得幫著在礦坑工作,阿嬤有機會唸書,但是在小四的時候因為空襲逃亡,回到家鄉也斷了學業。

他用他的方式孝順她的父親、婆婆,照顧她的丈夫,一起把兩個孩子提拔長大,自己沒機會唸書,因此只要媽媽就就願意讀書,他是拚了命的支持,那是個很辛苦的年代。

爸媽雖然不再需要逃難,不再是二等公民,但是為了家庭也是想方設法的努力生存,與我的阿公阿嬤一樣,孩子只要讀書就好了,其他的什麼都不用擔心,爸媽扛下了一切。

我那個年代,從小被教導「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爸媽說什麼都不用管,只要讀書,因此我雖然成績普普通通,但卻也什麼都不會,不會煮飯,家事也做得糟糕。我很愛看書,但卻因為叛逆,只要是國立編譯館出的書,我就是打死也不唸,成績總是低空飛過。

我很愛看俠義道德的歷史故事書,心裡頭欽佩著古代的仗義行俠的俠士,因此金庸小說被我一看再看,如果我讀歷史有這麼認真,也許已經是個歷史大師了,呵呵!

一代教著一代,我們都深深的被固有的道德影響著,但我心裡總有個空缺,覺得哪兒不對勁兒,青年時期很多人以為我是女權主義者,因為我對那些社會對女人的要求嗤之以鼻,朋友同學因為感情哭哭啼啼時,我總不耐煩的說換一個,兩個人在一起如果沒有比較好,那不如一個人,因此朋友的男朋友往往很討厭我。我從來不會勸合不勸離,媽媽對我這一點也很頭痛。

我不認爲女人一定要走入婚姻,有人以為我是因為父母感情不好,不,我爸疼我媽可是寵上天了!我都要翻白眼,但我總不相信一定要找到另一半才會是完整,我就不信我自己一個不會是完整。

我在裝扮上、動作語言都對社會充滿了諷刺反叛,最終我還是累了,我再怎麼硬撐我都不可能像男人那樣,社會上也不會因為這樣就看我跟男人一樣平等,曾經有位主管跟我說:「職場就是不平等,女人加薪就是沒有男人快,這對你不好意思,但這是現實社會!」

現在年紀雖然不到一大把,也有一小把了,沒有了年輕時的憤世忌俗、橫衝直撞,多了一些對世間的體諒,很多事不用據理力爭,很多人也不用認真對待,反而是對自己可以放鬆一些,對自己好些,對人自然也會好些。

在「存在之詩」裡頭有這麼一段:帝落巴所謂的「放鬆與順應自然」是什麼?指的不是與自己抗爭,放鬆下來,不製造出性格、道德結構來匡限自己,也不墨守成規,否則紀律將會成為束縛,為自己創造出牢獄。保持放鬆、漂浮,隨著情境而行、隨機應變,不要以包覆你的共俄來行動,別以固定的態度行動,要像水一樣放鬆,別固執得像個冰塊。保持行進與流動,當自然帶你到哪裡,你就去哪裡,別抗拒,別企圖強加什麼在自身和存在上。

這若是在年輕時看到,肯定看不懂吧~如果不是在生命中曾經如此頑強抗拒,也無法體會那個放鬆與順應自然吧!我以為我要打破固有紀律,結果我是創造出另一個匡限自己的紀律。中年的好處就是可以比年輕的時候看得懂一點什麼,放鬆不是懶散,順應自然不是什麼做,而是在用心與努力當中,用開放的心態接納一切的發生,用心努力,但不用力拚命,生命很美,應該要好好享受的。


再引用一段存在之詩的一小段:生命並不憑藉任何辯論而存在,真理也無需證明---它只需要你的心,辯論是不需要的,需要的是你的愛、你的信任、你的善於納受。

我們只要學習開放自己的心胸,認清我們所聞所見的事實並非真的是事實,所有的感受都是自己創造出來捆綁著自己的,好好的善待自己,善待身邊的人,世界會變得不一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