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230 

人间琐事(22.1.25)

北漠

草莓

未命名

北漠

也许从我的头发被剪掉的那一刻我就死了。

子宫(2021.12.23)

北漠

子宫 她从出生起,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她没有子宫。“为什么要从出生说起,我也不知道。”难道不可以从自己记事开始说吗?“可没有子宫这件事确实也是从出生起就没有的。”她心中这样想着。不过,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人像是饺子一样,白净的皮一裹,谁也看不见里面的馅。

无题(12.15日夜)

北漠

玉龙浮海上 金乌沉渡轮 惊起鸥鹭远 思君又黄昏

与猫书(2021年夏)

北漠

明子家在政府大院,英子家和他家离的很近,就隔了一道窄巷。透过夜色望去,总能窥到另一家的灯火。明子家在一楼,英子家也在一楼。每当明子趴在昏黄的灯影下做算术题时,英子就支着身子往那看。你要西瓜不要,女孩肥嘟嘟的脸上还沾满了甜腻的汁水。去去去,没看见我正做作业。

公子•狂徒•月(2020年冬)

北漠

公主•狂徒•月 一 公主现在站在高大的露台上,看着脚下厮杀的奴隶。她有种眩晕感,那两个奴隶厮杀着,远看去成了两道黑色的剪影,仿若素纱上的两滴浓墨。正午的阳光略显炽热,公主又开始感到些许头痛。不知是因为沙地场边柏树上聒噪的蝉,还是奴隶手中所反射出的剑光。

秘密

北漠

很早以前,我母亲曾在舞台上是那么风光。她是团里的名角,那个赫赫有名的黄梅戏剧团。有人说,她鬓角一画,眉毛一描,要比男人还俊俏。剧目里的女驸马的位置一定是要留给她的。那身段,那姿容,“啪”一声抖开一把折扇,清朗地道的唱腔,玲珑的身段。恍惚间,冯素珍的影子和她一分不差地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