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先

男,2003年生,現年18歲。 停更中,請至以下管道追蹤最新文章~~~ IG ureyes.mymind FB 宏先創作 HKese 星級作家 宏先

【雜記】【散文】自殺

這是很濃重的悲哀,以輕薄的方式包裝起來了。
一位女子抿著嘴。圖源:pexels-mesut-çiçen

我不確定這個標題是否會太聳動,或是接下來談的事情會不會太灰暗,但我是出自於,希望大家能重視自己心理健康的心出發的。

凌晨兩點零九分,我打下這篇文章。

***

身為一個輕度憂鬱症患者,雖不至十分嚴重(不若中度及重度患者),但自殺這件事,也不是沒有想過。我沒割腕,若要完美規劃死亡,最好是一氧化碳中毒或失溫而死。前者的死法中,一氧化碳會取代氧氣進到人類的身體,進而被紅血球運送,又因一氧化碳較氧氣更容易結合,人最終會缺氧而死。畢竟我不是三類組生,我不曉得此種缺氧和呼吸不到空氣,哪個更糟,但我想有一氧化碳的幫襯,應該比較舒服吧?另外,後者的過程中會有迷幻感,在過往的文獻資料中有提到,失溫而死的登山者生前會脫去衣物,我猜這應該就是精神錯亂、迷幻的緣故吧。

我的死,不要太難受。這些都是我從《自殺完全手冊》中找到的,當然生命誠可貴,不建議各位讀者搜尋。而我當時也是深受病症所苦,才去查詢的。

***

說完了死法,來說說為何而死。

那時,我總覺得煩躁、生活沒有讓我可以起興趣的事物,更重要的是,身為一個學生與子女,我的所作所為使我愧疚。我整天只能像爛泥攤在床上,不能上學、不能複習、不能社交,我父母與師長我也很難交代。要如何交代呢?難道用一句心情不好來帶過嗎?那時的我,想到了自殺。

與其讓我痛苦而不堪的活著,過往與未來都太刺眼,倒不如死了痛快。突然間,死亡從遙不可及的事情,變得十分迫切,伴隨著我未完成的課業與子女該盡的義務。

這是很濃重的悲哀,以輕薄的方式包裝起來了。

***

此刻,我將它說出,我手腕上沒有一條條結痂的傷痕,我的內心卻仍保留著悲傷。從許多朋友口中得知,他們也曾經歷不堪的事,也有許多看不見的傷痕。我想有些人成功克服了,並且過得不錯;但我也知道許多人的內心仍過不去,卡在一個僵持的關卡。倘若你是其中一個,不要怕,一切會好的,無論去接受正規的身心科療程,或是以親友的陪伴理解,甚至如同我,寫寫文字,都好。

我們仍在學,蹣跚地學步,但一切會好起來的。

祝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