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傳媒

平凡的我們、生活的日常、唾手可得的感動、用文字連結你我。

【專欄系列】是誰任性啊

發布於
這讓我想起了三十年前的自己,剛上大學不久,為了體驗賺錢的滋味,投入了家教生涯;但沒想到第一個家教,就讓我灰頭土臉的。

【專欄作者 楊素靜】

女兒來電告知,這學期的課較少,所以開始兼家教;語氣中充滿了自食其力的興奮。

這讓我想起了三十年前的自己,剛上大學不久,為了體驗賺錢的滋味,投入了家教生涯;但沒想到第一個家教,就讓我灰頭土臉的。

接下這個家教主要是貪圖地點離宿舍不遠,只需撘兩站公車,而且又是國小一年級的課業,應是非常輕鬆愉快,沒想到每次上課回來,心情都惡劣到極點。

我的學生是個小女生,父親開診所,唯一的掌上明珠三千寵愛在一身,因此小女孩小小年紀即跋扈又驕縱。當年家教的行情是一星期三次,每次兩小時,一個月六百元,我上課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到九點,但有幾次因為公車晚來,而遲到了幾分鐘,女主人立刻提醒我:「楊老師,你今天遲到了多少多少分鐘。」遲到本來就是我的不對,無話可說。但有時我到的時候小女孩還在吃飯,常常一等就等上半個鐘頭;女主人不僅不覺得不好意思,反而一再耳提面命的說:「楊老師,你今天是七點三十才開始上課喔!」我多上個幾十分鐘不算什麼;但這種計較真的讓人很受不了。

此外,每次上課到中途,女主人即會叫女傭端上一杯熱牛奶給小女孩喝,而老師我呢?連一杯白開水也沒有,我並非貪圖一杯牛奶,只是覺得太不被尊重了。最令我難堪的是,刁蠻的小公主常會在此時耍起大小姐脾氣,不是嫌牛奶太熱或太涼,就是挑剔牛奶沖泡不均勻,任憑我如何勸導都沒用,最後總要女傭再三賠不是,或重新再沖一杯才罷休。

這當中,女主人會一面嘻皮笑臉的哄著小女孩,一面疾言厲色的責備可憐的女傭,當然最後再度提醒我:「楊老師,剛才因為…….,所以你少上了…..分鐘。」

每星期五上完課後,女主人一定要我留下來,討論小女孩明天要穿哪一件便服到校。「楊老師,這件是我從巴黎買回來的,折合台幣大約四千多元,不過,小玲已經穿過一次了;這件是我從義大利帶回來的,折合台幣大約……。」我心裡著急著,都已經快十點了,我的報告還沒寫完,衣服還沒洗…….,但女主人依然滔滔不絕介紹與炫燿小女孩的衣飾;絲毫沒有要讓我回去的意思。

終於忍耐到一個月上完,領回了六百元(實際上實得四百五十元,因為第一個月必須給家教中心四分之一的佣金),我立刻辭職不幹。女主人三番兩次打電話到宿舍,要我再回去教;都被我拒絕了。女主人三番兩次打電話到宿舍,要我再回去教,都被我拒絕了,最後女主人說了一句:「楊老師,妳未免太任性了。」

好吧,就算我太任性吧!但我覺得自己任性的有道理呀!

作品授權來源:https://reurl.cc/oe04zg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