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绿,汉语国际教育,写作者,美妙修辞收藏家。

不要过来

此时此刻的他前所未有的感到危险,有一把砂纸一般粗砾的声音正叫嚣着要戳穿他颤抖的秘密,翻出他深埋的笔迹,把他梗在喉头的一万句话写成诗稿,燃成灰烬散在风里,呼吸着的全世界都会知道。

不要再过来了。不要再往前了。他颤抖着祈祷。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那种酸涩从他的四肢爬上去,死死地勒住了他的五脏六腑,他最不希望丑态被他看到的那个人,正一无所知地向他走来。

如果可以,他宁愿被育空谷地的山风凌迟,被奥伊米亚康的苍雪掩埋,被南极冰穹的百眼巨人冻到干呕,被文森峰峰顶利刃般的空气割裂肺泡,他宁愿承受这世间所有的冷,比这教室里的视线再冷上千百万倍,也不要被那个人亲眼目睹他最无力最耻辱的隐疾。他恨透了自己的怯懦,恨透自己间歇性地像一只虾米被强光照射,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不能动弹,更恨透了自己在开学典礼之后竟然又一次让那个人看到自己说来可笑看来更可笑的病症。

不要过来。不要看我。 他无声哀求。

台阶过完大半,那个人近在眼前,他终于停止了他无用的祷告。他冷到麻痹,委屈到极点,脑子里只剩下一句“为什么要过来”在翻飞盘旋。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也坐在这些人里,如果你也用那样的眼神看我,那一定会要了我的命。

他破罐子破摔地想,不如你来救我。杀掉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人有什么乐趣呢?不如你来救我。来救我。来看我锈迹斑斑的自尊,供人耻笑的病灶,疮痍丛生的躯体,卑微祈求的绝望。我把这一次的性命全都交在你手上,我不能开口,无法脱身,只要你的眼睛里没有鄙夷,便是救我于世间水火。也许,也许你怜悯众生,也包括我。这个念头如火燎原,他的焦灼越烧越旺。

碎碎念84
11
11

回應0

只看衍生作品
還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