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童

新新聞筆記:全球調查記者聚在一起開了個會,我在會上看到了這些.. 之 匈牙利

發布於

//前情提要:全球深度報道大會是一個寶藏會議,主要目的是孵化媒體之間的合作,積累了前兩次參與會議的經驗,這次我不僅帶著audience engagement和媒體商業模式的有關問題,也第一次有更多時間參與不同主題的講座,各種尋寶。這裡記下一些零碎的筆記,與大家分享。//

關鍵字:匈牙利

我是特別提早一日來了會議,參加 sustainability workshop,在小組討論環節,我加入了「audience engagement」小組,認識了 Szabolcs Panyi。雖然直到現在仍然叫不出他的名字,但一聽他介紹自己來自匈牙利,我瞬間打起了精神。

之前端有寫過一篇文,《一位匈牙利記者的「匈塞鐵路」行:為何歐爾班如此推崇「一帶一路」?》,文中介紹的匈牙利,在總理歐爾班推行的「非自由民主制度」下,面臨著嚴重的考驗。作為第四權的媒體,首當其衝。

Szabolcs 告訴我,他在匈牙利被政府指控為美國情報人員、被索羅斯收買了。索羅斯出生於匈牙利,他在媒體領域引起的爭議主要是,不少政府批評他支持他國媒體發展的基金會帶有強烈政治意圖。匈牙利政府的這種指控試圖打擊記者在公眾中的信任度,進而影響記者所屬媒體的公信力。Szabolcs 的同事也試過將政府告上法庭,最終勝訴,政府因誹謗賠款了事。

雖然法庭還了記者清白,但輿論是否重置,卻不得而知。

Szabolcs 現就職於 Direkt36,匈牙利的一家非營利性調查新聞中心,放棄每日即時新聞的報導,專注於調查和報導不法行為以及濫用職權。Direkt36 創立於2015年,有6位全職員工,80%的收入來自讀者捐款,20%來自各種基金會,在他們的網站上列有公司2018年度的財務報表。Direkt36 的內容是可以免費閱讀的,透過眾籌付款支持他們的人,Direkt 36 會準備額外的內容、報導背後的採訪手記、和線上培訓回饋。

Szabolcs 是一位經驗很豐富的記者了。他此前在匈牙利訪問量最大的網站 Index.hu 的政治組做記者,挖掘出俄羅斯在匈牙利的滲透和影響。 他獲得多個匈牙利的新聞獎項,並於2018年入圍歐洲新聞獎。可是他無奈地笑一笑,告訴我他現在同時是國際媒體如 Washington Post 的匈牙利當地 fixer,也是辦公室的清潔員,也要兼顧自己文章在社群上的傳播;只是靠 Direkt36 給記者的薪資,生活會不容易。

我安慰他,有時候寫作者自己親自去記錄自己的文章是如何傳播的,以及在網絡上獲得如何的反饋,可能是好事,更加有助於記者理解「與讀者對話」這件事情。不過我的安慰可能是多慮了。

在小組討論時,我們都被問到「目前遇到的困難是什麼」,Szabolcs 提到的問題是我之前未曾想到的: 匈牙利有1千萬人口,其中200萬都集中在首都布達佩斯,當 Direkt36 走出首都舉辦活動時,出席率很低,怎麼辦?(注:這個問題會另闢文章來聊~請監督我寫文..)

提出問題的動機很直接,好的調查報導更需要影響力,Direkt36 希望觸及到更多人。果然,在面對威權政府的高壓時,媒體們的訴求和困難都很類似。離別時 Szabolcs 說,「匈牙利畢竟還在歐盟裡,許多規矩約束著,發生在媒體身上的事情還不至於太過分。」

我挺想回,當權力已經開始不顧一切地消解真相時,無視公眾約定、政治行為無下限也只是時間問題。但這次會議上,我已經遇到三家匈牙利獨立調查新聞中心了,而且都是主要依靠公眾的支持活下來的。既然如此,那就希望匈牙利可以撐久一些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新新聞筆記:記錄除了「新聞」的一切 - 新聞產品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