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鴿鴿

澳門|喜歡故事、繪畫、空想,最近也熱衷非虛構類的創作

酒桌與朋友

酒精滾入肚中,朋友常在心中

在我未踏入職場之前,我便經常聽到身邊的父母輩對我說,進入職場便少不了要陪人喝酒應酬,我雖然不是嗜酒之徒,但我小時候很喜歡喝爸爸在夏天買回來的青島啤酒,拌著嚴夏,金黃色的酒精入肚,感覺相當愉快,我以為酒場上大抵也是如此。

但我錯了。

我畢業後有將近兩年的時間待在上海,本以為內地的工作會有各式各樣的應酬,但沒想到的是,不論是同事還是上司,都沒有勸酒或強逼別人喝酒的習慣,唯一一次喝醉還是因為我在同事的道別禮上,主動喝了好幾杯白酒而落下的狼狽。

兩年之後,我回到了澳門,由於我從來沒有因為與同事相聚而喝到銘釘大醉的情況,因此,我在同事聚會中放下了戒備,但我很快便嚐到了教訓。

有一次,我約了幾位同事在大排檔吃晚飯,當時我正熱衷於翻譯視頻,正打算吃完之後回到家中把視頻翻譯完成,於是我跟同事說好只喝一點點,可是,酒場上哪有點到為止的說法,幾杯下肚後,大家都興高采烈的喝了下去,接著,便是開始相互勸起酒來。

由於我為了回家還能正常工作,只喝了不到一兩杯,興奮的人們開始把我當目標,勸我喝了起來,我礙於人情,也喝了兩三杯,不喝尤止可,一旦開始喝了起來,旁人便繼續鼓勁,開始和我敬了起來。

這時,我做了我一生中最愚蠢的事之一,我開始發起了酒瘋。

我不顧他人,怒吼著拍起酒桌來,整個大排檔的人都被我嚇著了,我大聲怒吼著:"勸人喝酒很好嗎?我都說了我不喝了!"接下來的幾分鐘,我幾乎就是重復著這句,整桌的同事被我嚇壞了。

所有人都尷尬得低著頭。

我這樣說並不是對自己耍潑的行為很滿意,相反,過了不久,我就為自己的失控感到了後悔,我開始向其它人道歉,最後,也是喝了好多才回了家。

經過這次之後,我對酒場上的各種眾生百態開始留意起來。

喝酒也是有技巧的,有些人會在喝酒前先吃一塊芝士(cheese)墊肚,或者是先吃點水果,這可以幫助分解酒精,開始了之後,如果不想喝酒的話就要靜靜不發言,不要成為眾人的焦點,如果不幸真的成為了眾人的目標,要學會幽默地認慫,記著住在身邊爛醉的人的地址,相約一起回家,回家第二天要多吃水果、多喝水,這可以幫助回復。

雖然學會了不少,但我始終很難理解,為什么每次出來吃飯都要喝到銘釘大醉才開心。

我嘗試問過朋友,但他們也只是簡單回復:"因為喝得開心呀!"

這樣的答案顯然是不能滿足我的,我後來開始慢慢明白了,很多時候同事聚會中喝得如此高興的原因是因為,大家雖然天天見天天共事,但其實對對方也不甚了解,無論是興趣、人際交往情況都一無所知,在酒桌上尷尬無聊,不如喝喝酒緩解氣氛,幾杯酒下肚了,平時拘謹的人也會放鬆,性格本來就開朗外向的人就會更加健談,即使達不上以上效果,也總比沉默互視要強。

酒桌上有人扛負責重任、安排組織各種喝酒遊戲(東北人別噴哈),有人仗義為朋友頂酒、有人默默坐在一角,生怕成為眾人焦點,有人酒後吐真情,也有人像我這樣控制不了自己發酒瘋,總之這小小的酒桌濃縮著人生百態。

幾年下來了,我也是喜歡不上喝酒,每次都會讓我覺得很頭痛,不過,我倒是很喜歡把它看成我的一個挑戰。

一個有趣的挑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