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電劇場

狗比人设表演艺术家 擅长烂诗

《自救》

發布於

我们爬上楼梯最高的那一阶

等我们的脚自己荡下来

他说,“没有什么能阻碍我们喝西北风。”


神经,正当是肥美的时候

却用来追溯河流,想象墓碑上的字

苦恼,用来敲击另一个苦恼

衍生出许多精巧的时刻

无法拢聚,徒增杀机


沉默,是舶来品

是无聊的债务

我们击掌起誓

承认对时间犯下的罪

重新回到宇宙的心跳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