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4 articlesIn total 4215 words

《牛叫了一整夜》

靜電劇場

下午时候的肉铺门口 停了一辆小货车 货车后面加焊了铁笼子 一头小牛在笼子里 转不过身 它从货车停在那里开始 就一直叫 没有人理会它 它叫了一夜 我在家听了一夜 好像我在笼子里面叫 我叫了一夜 没有人理会我 天色刚起了鱼肚白的时候 它被杀掉了 它不叫了 我也不叫了 ​​​

《刺》

靜電劇場

长了一颗痘 泛着红 后来白了 挤掉了 像拔出一根刺 流了血 后来结了痂 又变成 一根刺 ​​​

《南下》

靜電劇場

一只黑色的狗 嚎叫着,一座向南的北方车站 伤痛,会被闪电击中 我们不是盗火的旧神 没有永生的血肉 我们带着狗和闪电 搭上那趟碾碎了月亮的火车 逃往南方的矫媚 逃吧,踉跄着南下 径直穿过,冷杉树的阴影 轻吻山中歌唱的海妖 我们亲手拓下,祖先的碑文 细心收集云的语言,土地的褶皱 装...

《归来》

靜電劇場

没有什么能比一条河更久远 除了爱,除了你我,不言而喻 在每一处细的纹和白的发间 我们写下,彼此的名字 日复一日,它们新生 日复一日,你我亦生 折断每一处 覆着雪的年月 那些天桥,静默的琴键 那些季节,那些眼睛 那些呼了又呼的火车 我们面对面,静坐 把爱藏进一封又一封被刺痛的信...

《自救》

靜電劇場

我们爬上楼梯最高的那一阶 等我们的脚自己荡下来 他说,“没有什么能阻碍我们喝西北风。” 神经,正当是肥美的时候 却用来追溯河流,想象墓碑上的字 苦恼,用来敲击另一个苦恼 衍生出许多精巧的时刻 无法拢聚,徒增杀机 沉默,是舶来品 是无聊的债务 我们击掌起誓 承认对时间犯下的罪 重新回到宇宙的心跳里

《探子》

靜電劇場

在陌生的地板醒了,打开照相机 昨夜的酒是咸的,我亲眼所见 他们在夜半的时候出了门 四五个人,熙熙攘攘 去寻找,或被发现 秘密总是,一个接着一个 害怕狗叫,以及湿墙上老人的画像 和黑色是一样的狰狞 他们交头接耳,杜撰土地的身世 不避讳空寂的楼宇,毫无顾忌 把她的死亡大声讲给她的儿...

《覆盖》

靜電劇場

那个时候她们很漂亮,说真的 看起来不可一世,黄金遍地 她们擅长飞驰,擅长穿透 从那些忧伤的圆形石柱,楼梯,书本 和陌生的肉体上 从一个太阳到另一个太阳 她们不知疲倦 狂妄地挥霍,重逢和再见 后来她们产生了分歧,吞吞吐吐 她们那个时候擅长分离 从那些忧伤的圆形石柱,楼梯,书本...

《覆盖》

靜電劇場

那个时候她们很漂亮,说真的 看起来不可一世,黄金遍地 她们擅长飞驰,擅长穿透 从那些忧伤的圆形石柱,楼梯,书本 和陌生的肉体上 从一个太阳到另一个太阳 她们不知疲倦 狂妄地挥霍,重逢和再见 后来她们产生了分歧,吞吞吐吐 她们那个时候擅长分离 从那些忧伤的圆形石柱,楼梯,书本...

《日落藏身》

靜電劇場

换上一个漂亮的名字, 漂亮的,生活一段日子。然后回来, 继续枯朽的落日, 她败落,我也跟着败落。偿还一些必要的债务, 比如歌唱,比如跑跑跳跳, 比如沉默,弹落烟卷的伤疤, 比如爱,比如手语。苦涩而静谧, 我也一样静谧。

“在枯掉的信纸上把自己写成一地的秋色”

靜電劇場

二五 松松软软的白云捏来用了 擦干净阴蓝的天空 明天好用来晒了被子 二六 沉闷的大雨匍匐着 赶上想要流泪的心情 没有带伞就出门了 二七 抽烟的时候 像溺水了一样挣脱着换气 我的悲哀的朋友啊 二八 听了李宗盛的朋友 眼泪隐隐的 被一杯酒打断 二九 腻热的天气来了 屁股和自习...

《我想要做点什么》

靜電劇場

一整个夜晚倾倒 星星失去光泽 是地下缠绵的尘 天空和大地同样粘稠的黑色 溶失在这黑暗里 除了比喻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除了比喻 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

“在苦夏来临之前写一封无人收到的长信”

靜電劇場

十三 炎热的天气瘫软着来了 遗憾自己的童年 没有像这样的梅子冰酒可以喝 十四 情人节的隔日 弃在垃圾桶的玫瑰 未曾削减半点浪漫 十五 渴极了的喝醉的半夜 干咽了两下 没有可以叫的名字 十六 看着友人嘴巴不停的 假装出专心的眼睛 想的都是自己的事 十七 唯在醉了才...

《祝你万事胜意》

靜電劇場

朋友,把你那件模糊的大衣借我 六月的闷热分泌出忧郁的雨水 你的影子散乱在滚烫的人群里 与我那一箱易碎品放在一起 朋友,不要在夜里喝得烂醉 小心撞坏月亮,被冷风吹到地上 你去的野外没有眼睛和甜酒 不必做一只沉默的野兽 朋友,我们不是被撕掉的日历 不必把悲伤带进夜里 在所有你对猫...

“苦夏来临之前写一封无人收到的长信”

靜電劇場

一 儿时回家必经的小巷 黑漆漆的可怖 而今觉得平淡无奇了 二 从酒吧的半夜逃出 看到推搡的风雪 眼泪悄悄的落了 三 恋上下雨的天气 慵懒的 连悲哀都打着哈欠 四 看不到云的天空 太寂寞了啊 随便有什么飘一飘也好 五 日和月的浪漫 是揉碎一些浪花 洒在海里 六 列车上打着...

《我在对面楼的窗户上看见四个自己》

靜電劇場

逼仄的楼宇间 推搡着 钢筋穿透呼吸 连接人群 月光 爬过裂缝 刺进一段哭泣 时间的瓦砾沉默,摇动 砸死寂然不语的人 尸体抛进潮汐 大海只带走名字 ​​​

《日常现象》

靜電劇場

六点二十五 朝霞是太阳的起床气 如同昨日的晚霞一样 晕染着天空 一大片整洁的哀伤 八点 快步穿过人行横道 避免等待下一个绿灯 听公交车放屁 十点零五 古代史准时开扯 脑袋里给莎士比亚的台词做减法 果然 中午饭还是要吃手擀面 十二点一十 食堂毫无意外的混乱无...

《某种优雅》

靜電劇場

太阳的两个爱人 以东的地平线 西边的山峦 月亮如是 玫瑰告诉我 她身上每一根刺 每一根 欺骗,背叛,争吵,自私,悔恨,妒忌 用耳语轻咬而出 遗忘也悄然发生 端坐于窗台上的猫 在它身上仅存着 人类最后的优雅

《寻找》

靜電劇場

为了寻找你 我摘下耳朵 投入过路的风 取出眼睛 抛入喧闹的河 任由灵魂从口中逃出 变成空洞的躯壳

《醉夜》

靜電劇場

星辰与酒精密谋 兵多将广 来势汹汹 要将孤寂的人绳之以法 他们用眼泪行贿 黑夜成为帮凶

《词语的可能性》

靜電劇場

所有词语皆是个体 字眼是词语的器官 无分你我,无顾死活,无辨动静 “必然”有时要向“偶然”致歉 “和平”常常拿着枪向“战争”开火 “历史”对着镜子下了长生不死的恶咒 “空间”总是抱怨“时间”的过分关怀 “快乐”有时也会跳起忧郁的舞蹈 沾满墨汁画出的“太阳” 生不出一点光热 即便是...

《诗歌的某种意义》

靜電劇場

时间被沉默灌醉 诗歌变成 语言的呕吐物

《哈欠》

靜電劇場

苦夏盛产困乏 推拉窗打着哈欠 一打就是一整个白天 到了夜晚就轻轻细语 与闲步的风 谈论失眠

《金翅鸟》

靜電劇場

林间游荡的金翅鸟啊 请衔一块似玉的石头给那上山的路人吧 在没有月亮的礼拜天 告诉他们山上的宝藏 使他们也有热切的呐喊 一如你悲壮的啼叫 风中游离金翅鸟啊 山后的恶魔被你降伏了吗 你看你的翅膀都破碎了 还要用你的利喙刺向那黑暗吗 你便带我也一起去吧 以我作剑 划向那漆黑的夜吧

《都是寂静》

靜電劇場

夜晚中 只能听见而看不见的 犬吠 谋杀 坠落 白日里 只能看见无法听见的 熟睡的狗 被围起来的凶器 空荡的阳台 所见在所听中发生 拉开两者 都是寂静 耳朵与眼睛的时差 不只于科学测量的距离 声与光交叉相遇 也只度过一个不曾许愿的夜

《船》

靜電劇場

吞下 一条又一条 喜欢或不喜欢的河流 踉跄着 向着大海送命 摇碎那一际星河的 漂流瓶 在年少海员的手里 摆动大海 不舍抛出的 是瓶中烟纸上 爱人的名字

《匪徒》

靜電劇場

在你身上刻下的每一个夜晚脖颈,手腕,脚踝抢走你,充斥我任一汪月光流进你的锁骨饮下,再次沉醉你眼中的光溢出刺痛我滚烫的呼吸蔓延烧毁我以及其他被淹没的,沉溺的在这盛大的爱中我战栗,躲避超出盗窃,掠夺的需要在黎明来临之前出走慌张地擦去你掌心我的指纹任你的呼喊失去回声逃离情爱所警示的独占...

《变成你》

靜電劇場

雨紧靠着树树就变成雨的颜色杜鹃鸟的眼睛停留在你身上变成一粒晶莹的葡萄一只蜻蜓轻吻花的叶子梦停下来变成你

《变小》

靜電劇場

我蜷缩着就不再是二十一岁了在床上不用蒙着头我缩成一团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小到圆珠笔粗细的阳光就能将我照个透亮不再需要烟草和酒精梦里面呼啦呼啦吃着黄桃罐头在日记上写“六月二十三日,晴,万里无云吃到罐头,开心”我伸个懒腰将自己展开一睁眼又变成二十一岁

《写给北极熊》

靜電劇場

小北我那天生了一场噩梦波涛骇浪陆地破碎你敲开我沉没的邮轮的船舱嘲笑我的鳃

《证据》

靜電劇場

我懊悔不已昨夜看见的那颗流星只顾着告诉你忘记了许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