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48785 

試答董啟章「自由三問」

盖比徐

1. 甚麼叫做「純屬虛構」?有沒有純粹地虛構、跟現實無關的事物?甚麼叫做「忠於現實」?有沒有本然地真實、跟虛構無關的事物?“純屬虛構”很多時候更像是為避免不必要麻煩的免責聲明,譬如它經常這樣出現:“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哈哈。

讲座整理| 张洁平:站在漩涡里记录、写作和行动——一个媒体人见证的中港台

盖比徐

主办方:青年系列讲座 讲者:张洁平 时间:2020年10月29日 北京时间8:00pm这是我第一次在Zoom 上对主要是大陆的朋友做分享。其实挺紧张的,从2015年开始比较多做媒体管理者和老师工作后,做了很多公开表达。但今天是最紧张的一次,因为这么多大陆的朋友,近乡情怯。

9

讲座整理|陈嘉映 x 项飙:对话的精神——如何获得思考的力量

盖比徐

单读主办的新书圆桌论坛,讲座时间是8月23日晚上七点。通过扫码进入腾讯直播间听,陈嘉映老师和主持人在单向空间,项飙老师则在德国连线。项飙老师在谈话中经常大笑起来,嘴咧得很开,眼睛成一条线,有时候是微微点头抿着嘴笑,反正眼中常是溢满笑意。陈嘉映老师是另一种风格,每次讲话总感觉是在一...

2

从香港去北京隔离,我都经历了什么?

盖比徐

今天是我在北京隔离的最后一天。开始翻日记找来北京前最后在香港的记忆…4月16号晚上,在太子几平米的房里睡也不是,醒也不是,我不知道,这次离开香港,下一次我什么时候会再回来。这次离开,究竟,意味着什么。我真的,就这样,和它告别了吗。一、是出发,更是告别 凌晨两三点起来最后收拾东西,拖着行李去了长沙湾那边的公交站。

1

《鼠疫》读书笔记: 你大悲大悯,但你不英雄主义

盖比徐

周日,搬运一篇2月23日写的读书笔记来Matters。疫情期间读《鼠疫》。故事就像现实,并未有太多曲折和夸张——一座城里突然出现了许多死老鼠,越来越多,开始有患鼠疫的人,后来患病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自觉要封城。《鼠疫》侧重描写了封城后不同人的反应与心态,如医生里厄,外城来的记者朗...

「若不是正主太美好 谁要与憨憨共粉籍」——如果你又是肖战cpf又混Ao3

盖比徐

「若不是正主太美好 谁要与憨憨共粉籍」 这是今天一个朋友跟我说的一句话,觉得很有趣。因为方可成老师的新闻实验室被封,我发了条朋友圈慨叹中国的「举报」,又在评论处补充了一句说,去了解了下Ao3和肖战的事。原来Ao3是一个非盈利性质的同人文网站,是很多热爱同人文和创作人士自由的后花园...

回答年度问卷 | 2019,只是开了一扇窗

盖比徐

2019年,坐了很多次飞机,去了蛮多地方,和好朋友在欧洲、越南、河南,香港,有过浪漫的、惊险的、不知所谓的记忆。但在回答Matters关于2019问卷调查问题的时候,我发现,真正影响到我或让我获得力量的,并不是那些玩乐体验轻松自在的一切,不是花花绿绿喝酒吃串的开心。

在尖沙咀的海景房 我跟示威者們睡了一夜

盖比徐

一、 「Arrested n released」剛剛我在香港理工大學的朋友K終於回復我。11月18日晚上到19日凌晨,我跟他的聊天記錄就一直是,「Are you safe now?」、「Are you still safe now?」、「If you are safe, please let us know!

1

看著他們的眼睛,我一點也不害怕

盖比徐

在香港中文大學成為硝煙彌漫戰場的後一天,我看到克里斯托在FB說有沒有人要一起去中文大學或沙田法院。我想去!我跟克里斯托和霜霜說,但全城交通癱瘓,中文大學那邊道路更是無法過去。終於下午地鐵站有所恢復,我們決定去自己的學校看看,中大「戰役」後,浸大也許要開始。

在雙11的香港,我們跑去足療店躲催淚彈

盖比徐

好友霜霜抵達香港的第三個晚上,我和她在油尖旺中了新鮮的催淚彈。就在前一秒,路邊的急救人員在輕聲跟我們說,小心點,跟我從這邊走。下一秒,我們只能跑。努力想甩開侵入全身上下的焦灼嗆人的毒氣,下意识钻進街边一棟大厦。在樓道裡哈喇子、鼻涕直流,咽喉和肺部火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