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隻渡鴉

夢想可以和文字玩耍的渡鴉。 喜歡透過觀景窗看世界,喜歡寫小日子,喜歡老東西。

我的新手攝影日記:故事

發布於
曾經我問過自己,這輩子難道只打算處理同志這麼一個課題嗎?現在想想,僅是這兩個字,背後就有說不完的故事。願今年能找出拍下這些故事的起點。

這是一篇沒有照片的攝影日記。

還是一如過往地想像自己期待透過觀景窗看見什麼、期待底片上映射出什麼。
還有期待自己究竟能讓文字與照片交揉出什麼樣的味道。

今年過年回家,父親常常提起家庭,卻又因他過於剛硬的思維而使得父親與母親間出現間隙,那是道細微的裂痕,訴說著美滿的表象底下藏著怎樣的故事。
在飯桌上,他們上一秒說著有趣的家常,下一秒就轉為父親數落母親沒有一個賢慧的妻子該有的模樣、不懂打理家,不懂倫理不懂世事。坐在他們對面,我覺得自己既是一分子又是個旁觀者。羨慕能有一個家,羨慕同住屋簷的他們。關係如斯,仍是同居,但有多少人時至今日過年仍無法牽著愛人的手回家、不能在祈求新開始的春節裡,為他們做飯、為他們持家、或者說,為彼此付出與祝賀。
該說這是種奢望嗎?

如果想把這樣的心情拍成照片,我會怎麼呈現呢?我想問自己。

那頓飯,我們正好三人在家煮著火鍋吃。父親與母親因為對畫導致的氣氛而繃著臉。只見父親不苟言笑地盯著鍋子,低聲哼了句「滾了嗎?」隨即母親盯著鍋子應了聲「嗯。」
那畫面實在荒謬。
長輩們的神情彷彿在厲聲責問、探討家庭價值是否滾遠了,但被探究的實則乃一鍋煮滾的香濃火鍋料。我多想拍下那瞬間,然後把自己P進火鍋裡,探頭往上看,看他們盯著火鍋的表情。

曾經我問過自己,這輩子難道只打算處理同志這麼一個課題嗎?
現在想想,僅是這兩個字,背後就有說不完的故事。
願今年能找出拍下這些故事的起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