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无鱼

眼前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3 老家的阳台


1


老家的房子两层,建于1992年,我出生的那年。原打算建三层,后来舅舅上大学筹学费,用去了。二层有个嵌入式小阳台,朝北,矮墙顶留凹槽,填上肥沃的泥土。爸爸节俭,种上葱花。姐姐心细,种上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我淘气,在上面挖坑,把果冻塑料罐用泥土撑起,养上用零花钱刚买的金鱼,红的,白的,黑的。

雨季,生怕金鱼淋雨,在塑料罐两侧立上小铁条,上面撑着一张透明的塑料片,半弧状。避雨之余,还可采光,活像路边的公交站台,而我是站台下等车来回游荡的小金鱼。铁条上缠上姐姐种的五星花,红艳的五星花点缀,颇有小型观赏舱的气息。

第一场暴雨过后,站台东倒西歪,还好被星星花牢牢缠绕,不至于随风起舞,扬长而去。

某天晨曦,金鱼死了,怎么死的不知道,白白的肚皮侧翻,大眼睛无神,浮于水面。傻傻的我呆站良久,不知所错。

金鱼的躯壳埋于阳台之上,成了花花草草的养分。


 2


金鱼之后,我又用零花钱买了小乌龟。

乌龟是两栖动物,印象最深的是《Pokermon》里面的杰尼龟,可攻可防,想必应该比金鱼陪我时间更长吧。

家里正好有个相当大的泡沫箱子,便从外头寻来一桶沙子,洗干净铺于箱子内,高低起伏,高坡置上喜欢的奇石、贝壳和彩色玻璃球,石头旁零星种上从阳台上移植过来的花花草草。提来一桶水,小心翼翼地浇在沙子之上,水位控制于沙坡之下,确保花花草草不被淹没。最后让小乌龟住进去。

不知道是本就步伐缓慢,还是正在适应陌生环境,小乌龟走走停停,最后干脆不动,甚是一副孤岛求生的情景。

小乌龟不喜欢呆在水里,总要爬到沙滩上,以为有阳光可晒,可惜这座孤岛布置在房间内,并没有可享受的新鲜阳光,在沙滩上晒太阳的计划落空,便藏于箱子角隅。也许是想尝试逃离孤岛,但箱子壁太高,个头小,不从下手。亦或许毛头小子,羞于露面,只想躲在龟壳里安享龟生。

某个周末下午,闲来无事逗逗睡懒觉的小乌龟,从住进孤岛就慵懒不堪的小乌龟,在我百般调戏一下,无奈地从壳里探出脑门。表情与孤岛求生者无异,又更似游行于荒郊野岭的行尸走肉。心想,这下该醒了吧!几日不见,小乌龟眼球臃肿无神,仿佛夜里摸灯起夜的半醒老汉,生怕一着不慎,马失前蹄。我不以为意。

又过了几日,小乌龟一动不动。我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一动不动,似乎在模仿,似乎在发呆。

含泪把小乌龟埋于阳台之下,本想过段时候待肉体腐蚀,挖起来,把龟壳留下作纪念,不曾想,泥土里龟壳不堪侵袭,跟着肉体一并软化,便失去了纪念的价值,成了花花草草的第二批养分。

孤岛还是孤岛,一直在那。


3


后来,养了鹦鹉,老板说熟了能学人说话。

家里有个生锈的鸟笼,估计是爸爸或姐姐养过的鸟住的。我把鸟笼底掀开,寻来铜丝,十字交叉绑于笼底,置于阳台的花花草草之上,待花花草草长高,便可沿着铜丝孔探入笼内,供鹦鹉观赏玩闹,此曰‘后院’。而’前堂‘是我上次买的新鸟笼,上一只花色鹦鹉因洗澡着凉身亡。我把新旧鸟笼侧壁开孔连通,用铜丝绑扎固定,‘鹦鹉别墅’掘地而起,我倍感自豪。黄白鹦鹉在别墅内活泼乱跳,嬉戏打闹,并不像孤岛中看透红尘的小乌龟呆若木鸡。

第二天放学回家,飞奔回家逗鹦鹉。阳台之上,别墅依然在,鹦鹉不见了,鸟去楼空。我一时惊呆,像从前一样,呆站良久,思绪漂浮于千里之外。

反复推敲,不得其解。也许是从后院挖出狗洞钻出去戏耍了,玩够就会自己回来吧,我试图说服自己。

我把前堂大门常开,就这样一直开着。

梦里,黄白鹦鹉幻化成红绿鹦鹉,飞回二层阳台,没有走进别墅。我小心翼翼靠近,飞扑,红绿鹦鹉受惊吓,展翅飞离,只留下绚丽的背影。我惊醒,一夜未眠。


4


也许,鱼龟向往大海,而飞鸟憧憬天空。观赏舱、孤岛和别墅并不足以补偿他们心中缺失的自由,却成了桎梏他们心灵的枷锁,所以,它们或宁死不屈,或逃之夭夭。

而我,向往老家阳台之上那一缕晨曦,斜照,微凉。双手一捧,满是温柔。

但愿,死后骨灰洒在老家阳台之上,与它们重归于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