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400 
牟昌非

未命名

四五岁时,自己从家里拎了板凳去上书房,大人后面觑着,小队伍错着牙小锯齿一样排着,胡同里老人称去学校叫上书房,房是轻坠音儿,背书写仿罚站种种。那时觉得曲曲弯弯太远,桌子是村里原来绑猪鬃用的案子,个个趴在上面,手儿还扯不到前桌的辫子,脚不及地荡呀荡呀,桌面坑坑洼洼,有窟窿眼儿能瞅到底...

牟昌非

未命名

一场帝国残梦糊在锅底呛出笼中金嘴鸟几声咳嗽眼泪垂落,西门外一葬礼草草收场,西风白马,丹书宝卷。几十年前这个村子缴获的猎枪以溜掉的一支埋伏寄身于塑料大棚闷热角落,枯水季节废弃红砖窑边一个哑巴沉入淤泥的忖度以远远驶来农用三轮上两只锈蚀昆虫爆开肚皮鲜艳宣告终结,这支余部在一场扫黄打非棉...

牟昌非

未命名

我家东邻老婆婆是民国十三年生人,一双缠足又赶上放足的脚,属老鼠,今年又逢鼠本命年,虚岁九十七。几十年前她总用长指甲点着她的公公照片给我说叨,俨然清朝大辫子英武相,双目炯炯,她又好拆拆补补绣绣缝缝,又不似别家婆娘的缝补实用为主,今日描个花,明日里贴个彩儿,自己帽子上别个草,袖口衬个绸边角儿,俏的很,有时看去花里胡哨。

牟昌非

存在的巨兽

作为一个日渐巨大的行动显体巨兽存在,既有古老帝国基因遗留存活到此时此刻的历史加持倚老卖老以及由此滋生的巨量人口生命体武器道具生产延续并于一体。驰于荒原,基于对兽性的驯化以及人的文明尊重训练得以闯入人类文明房间列座其次,巨大经济财富以巨大人口体量牺牲织就一件华丽的血淋淋皮衣进入文明...

牟昌非

牟家院村有个伟大饭店和青春超市

牟家院村有个伟大饭店和青春超市据悉: 牟家院村最后一家饭店——伟大饭店已停业。周知。牟家院村有个伟大饭店和青春超市 山东潍坊牟家院村 伟大和光荣是亲兄弟 伟大的弟弟叫光荣 光荣在潍坊城里做智慧农业玩儿抖音很溜 伟大在村里开饭店叫伟大饭店 伟大的爸爸是镇上中学政治老师 外腰扎的...

牟昌非

土地——第八回乡村戏剧节征集

土地——第八回乡村戏剧节征集 序 儿时见村里糊虚棚,我底下巴巴瞅着大人将抹着浆糊的旧闻新闻早报晚报日报一贴贴膏药般次第敷在屋顶高粱竿捆扎的骨架之上,虎骨香麝。舆论层叠花边覆盖政论报告粘连军事,这厢硝烟战事尸骸遍地那厢葱蒜小偏方治鼻炎。

牟昌非

锺喬——身体与故事工作坊 中秋来牟家院村啦

锺喬——身体与故事工作坊 中秋来牟家院村啦 锺喬---身体与故事工作坊 9月13日 身體與故事 工作坊 时间:14:00—17:00 鍾喬 9月13日 《里山相遇》 紀錄片 放映 时间:19:00—21:00 鍾喬 9月14日 永續經營與社區合作 講座 时间...

4
牟昌非

上世纪,牟家院村西有两片桃园

上世纪,牟家院村西有两片桃园 牟家院村西有两处桃园, 一处在与村西獐羔埠村分界丰收河东边, 南北三百米,南面是幽静的洋槐树林, 北面是桃林,大抵是蟠桃。靠近北面有看园屋子,东西两间。瓦灶土炕,窗户前后透风, 墙上各种炭火棍子划拉的调情骂人话 桃园已经荒芜衰败,茅草茂盛, 那时我是少年。

1
牟昌非

牟家院村有个“活着的死人”

天黑下来 这个钟点 大窑应该在炕上听广播吧 他一天吃两顿饭,下午一顿是三点左右 我有几次夜里穿行在村里 和野猫一样爬到树上 黑处更黑的夜里 凭借童年摸爬滚打的肌肉直觉潜在记忆 如同顺着蔓子摸到地瓜以及捋着秸秆薅下棒子 夜里杵在村里 唯一没有围墙的牟灵宗三间土坯...

牟昌非

今天,我想起站在镜子前的张美英

今天,我想起站在镜子前的张美英 明天立秋 我想起五年前 还能从炕上下来走到镜子前的张美英 三叔家绛紫色边框的妆台镜 张美英对镜抹了抹两鬓 我支着镜头让她说她 如同我记忆中三岁时她让我说我 以及我摔倒她俯身给我叫魂儿 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