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buceo

皆に知られざる漢服愛好者であるParabuceoです。

黔陽羈旅

而現在,走在青石板徑上的我的思緒裏,唯有那五月雨泛起的,細細密密、重重疊疊的記憶的漣漪,陪伴著這位擷杜若而來的佳人幽獨; 當陽光微凉,夏天的記憶終於成為了明信片上的蓮青色的,字裡行間的餘溫之後,橫塘裏已不見了瀲灩,參天古木和女蘿則依舊(本文純粋拼凑銀臨歌詞っっh)

折不到蟾宮的丹桂,卻嚮往著一場不謀之逆旅,我不想再盲目地追隨著父祖的足迹,而更想放浪在形骸之外,於九夏之終,同那腐草為螢,蹁躚在無何有之星夜,會高中之仲良將往湘西,便以此契機,同車往之。

黔陽古城的市街地

一日懷院(湖南にある「懐化学院」の略語)之樟香及鶴城中坡山的初秋烟火還是留不住我流連野水孤城的心,翌日到黔陽,徜徉於沅湘之濱,我一任衣襟在不經意間沾了汀洲蘭芷的芳馨和院落柳梢的餘碧,噫嚱! 今載之黔城,在中正門外南雁的短歌微吟聲中,忘卻了此宵寂寥,而裏中街市無不顯得古樸而淡雅,既無車馬之喧囂,亦無商旅之嘈雜。

佳人擷杜若而來...

而現在,走在青石板徑上的我的思緒裏,唯有那五月雨泛起的,細細密密、重重疊疊的記憶的漣漪,陪伴著這位擷杜若而來的佳人幽獨; 當陽光微凉,夏天的記憶終於成為了明信片上的蓮青色的,字裡行間的餘溫之後,橫塘裏已不見了瀲灩,參天古木和女蘿則依舊。 我帶著她的呢喃細語登上了芙蓉樓,憶當初,上巳的東風燃起芍藥枝頭的烈火時,遷客騷人也曾邂逅過這位盈盈樓上女,而他們多情的濃墨則為她凝成了詩行。 我等小生,縱使有一茶一筆一個手帳,能抄完庭園內碑林的前人章句,卻不願以此聆聽先賢,則抄錄無益也。

黔陽城池內半山可以眺望到,城壁外俗世的燈紅酒綠,似乎早已遺忘了我們,還有這脚下的土地,而今境易俗遷,大概也沒有幾個行客還會記起南巷嘉樹的橘子,以及此中廟會上驕傲的鑼鼓吧。

我期盼著她伸出她纖纖的素手,帶我一覽那些被掩映在夜色荒草中的小城故事...

待到澹月來從海底,赤峰塔下火車的嘶鳴漸行漸遠後,我也曾想像自己是那螢火蟲,遺忘了曲院風荷,蹁躚在千里澄輝、一江燈火下,月華宛若離人淚,深深院落,誰堪折丹桂,浮生烟雨著人醉,散落五侯夜光杯。 半晌,我又唱道:雲雨,藍橋夢斷更無准,所思盡在別後,風細細,雪垂垂。 期盼著她向我伸出她纖纖的素手,帶我一覽那些被掩映在夜色荒草中的小城故事,但杳無回音,或許她早已忘卻了那散步在竹柏影下的我吧。

直到回到客棧,依舊難以忘懷的我,看到了牆上掛著的六弦,苦於不諳鼓琴,我只好把滿心的音符寄予那漫天的螢火蟲,然後才蜷縮進被子,閉目沉浸在回憶的遠方,假裝自己從未邂逅過黔陽, 就這樣等待著洪江古商城的酒旗和大紅燈籠向我羈旅的第二天揮手示意。

二千十八年遊歴

二千二十一年辛丑2月3日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