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

美国医疗体制的牺牲品

發布於

“河山硕”丁建强在美国因新冠而死的15天后,曾为他治丧的“直接民主”耿冠军也因为新冠肺炎去世了,两位的去世过程几乎如出一辙,感染新冠后,就不断在社交媒体“直播”自己的病情,甚至是“直播”死亡,耿冠军精力更加旺盛,在咳血的情况下,还不断在推特上和网友骂战,甚至还搞集资捐款,一直到他病亡离世,还在念美国的好。

美国医院不给丁耿二人上呼吸机的原因更简单:他们没有医保又没有钱,同时也没有抢救价值,只能听天由命。不但是这些生活在美国底层的华裔病死率高,在这次美国疫情当中,许多事业有成的华裔人口病死率也相当高。很多网友就感到纳闷,为什么在美国的华裔人口感染确诊以及死亡率这么高?据俄罗斯媒体曝出了一个更加耸人听闻的消息,那就是纽约华裔新冠死亡率已经超过了黑人成为第一。华裔患病的死亡率是所有人群最高的,而其中华裔纽约人的死亡率为35.7%,亚裔使死亡率为25.5%,非洲裔23%。什么意思呢,就是经过统计,纽约华裔的新冠死亡率是最高的,死亡率是美国白人的1.5倍,这是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现在美国医院一般都是美国人优先、富人优先、有医保的优先。随着美国疫情的严重,几乎所有的美国医院都人满为患,美国有钱人蜂拥而上抢占了美国所有的ICU病房,在美国的华裔你不要说是没有钱,你就是有钱也得不到有效的救助,毕竟人家美国人有钱的也多的是。这就是美国赤裸裸的杀人不见血的医疗制度,竟然还有很多的公知昧着良心吹捧美国,叫嚣医疗私有化会对中国老百姓有好处。这下好了,自食其果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