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义机器

不必认识

怀旧的强度被数码改写

發布於

我又找回了曾经喜欢的乐队。时隔多年,the cherry coke$的声音再次回响。这段互联网上的音乐回忆,消失又复归。以迅猛的怀旧强度,送出比回忆更多的声响体验。

一面是誊写、抄录,一面是删除、修改。网络的数据世界里,一段数据留下又忘记,忘记又找回,好似个不灭时空,上演着复活的戏码。但你我知道,那不是真的复活。古时候,回乡人感慨,“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旧情人喟叹,“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记忆的触发,就在原地发生,因为物是人非,便想拿旧日幻想,补齐这大地的空白。

今天,空白依旧空白。今人不慕古,新人不念旧,在乡人不迎返乡客,老情人只爱小鲜肉。就算嘴上说想,身体仍会很诚实的拒绝。但同时,幻想的框架变了,机制变了,连带着内容和体验也跟着变了。

由实地触发到数据触发,数码时代向记忆施展了最激进的改写。于是拜物的对象,不再是风景或土地、实物或情境,一个大小从几MB到几GB不等的数据包足以满足,从图片到影像,形式任君挑选。

这也是幻想变得廉价的因由。随着触发机制统一为二进制符码,你的幻想和他的幻想再无分别,皆可交换替代,总是过剩超发,好比货币一样,带着数目字管理的天然特性。如今的互联网平台,把多多的人变成同一类用户,操作一致的指令,分配制式的账号,进行体例化创作,开展社会化交换。美其名曰用户创造价值,实际就是数据流水线的机械化生产。此刻,消费主义的know your consumer 达致化境,你我的幻想不过是用完即扔的一次性手纸。

THE CHERRY COKE$ - 心の奥へ

此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