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义机器

不必认识

在不听朋克的时候,谈谈朋克

發布於

City of the Lost - Dreamcatcher

姿势的演绎,胜过音符的配置。

很久不听朋克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烈。简单、粗糙、随意、混乱,好的坏的落在朋克身上,都归结为一种说法,那是独属当代的声音产品。

产品无需谈判,只会特定而局部的发挥作用。就像蒸锅只蒸,炒锅只炒,三个和弦打天下的朋克,也只能给你这些。

它和音符配置的最大区别,在于对话丧失,机巧和力量跟着退却。因为配置,就要与建制谈判,比谁更聪明,谁更强力。那真是和过去、未来的一场斗智斗勇。无论以戏仿、续写、改编还是另起炉灶的姿式进行。

可偏偏朋克就是丢了这点努力,才变得可爱,混合着傻气和稚气,愚蠢过头,也天真过头,还敢在大人世界里戳破皇帝的新衣。69乐队的调调,对父亲形象反复指认;My One Skin的歌词,对身份认同直接拒绝•••••

差劲的是,这也跳不出资本的圈圈。再张牙舞爪,都得乖乖听话。演绎的味道就越来越浓。不真的反抗,而表演反抗,不真的叛逆,而上演叛逆,有那么一点虚构在里面,舞台效果才更显逼真。

点到即止,别来真的。观众最大的享受,这便恰到好处。等到哪一天,演得人只想冲出场地,跑到街上;演得人不想听了,只想干架,朋克就到头了,也才真正把这份傻气玩到了极致,玩出了另一种感性秩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