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义机器

不必认识

一种神棍艺术的呼唤

發布於

作者与观众,无论以哪种方式形塑二者的关系,它们都是当代艺术市场上最为醒目的两面招牌。

今天,作者要主动出击,以在匿名的观众面前扬名立万。他们带着作品走到舞台中央和闪光灯下,正向或反向地摆出诱惑的姿态。或极力迎合,这渐渐老套;或自毁自污,这仍然有效;或发出邀请,把观众也请上台来,这还算新鲜,但与其标榜的理念又大相径庭。台上的作者会对观众叫喊,“作者已死,作品有待你的补完”,而实际情况是,“作品已死,作者有待你的补完”。总而言之,为了完成对市场的征服,作者须不惜一切地把自身变成作品——活成“都市传说”或者某段传奇。如今,与其搞作品,不如搞自己,已是一名成功作者的终南捷径。

然而,作者这个位置难以自足,它受制于观众意见的怜悯,甚至无权宣布自己的死亡。确实,作者才是需要补完却怎么都补不完的窟窿。哪怕是象征性自杀,也有待观众追认。更何况,这类玩法只求置死而后生,死字的一撇都画不齐全。所以观众很厉害了?也不是,无名观众贱如草,不把自己活成作品,观众也是没有前途的。除了被资本怂恿和被作者利用,并做不了任何人的主。

事实就是这样,谁都想自己做主的时候,连自己的主也是做不得的。呼唤一种神棍艺术的到来,就是想请位正主,给各位看官演员或背后的老板经纪们清醒清醒。回想一下从前的从前,那时的作品可不受喜不喜欢、可不可爱的约束,凡一出世,即为神明化身,受人敬拜,并与那整个场所一道,成为通往神圣的导航装置。就算做工拙劣的偶像,绘制糟糕的圣像也属于这神圣秩序的一部分,任何销毁或丢弃都是对神明的亵渎。

此时此刻,作者和观众的相互确认终告失败,他们一同踏上朝圣之路,向各自的救赎赓续前行。好比过腻了”二人转”的夫妻互道告别一样,解脱是有的,可前路漫漫,福祸谁料。一种神棍艺术的来到,也只是历史性的解药。

Ott - Mouse Eating Cheese

此处应有Ott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