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饿

求知。

在2020年3月某个平常的下班路上,我是怎么想起那个在马路上遛山羊的男人的。

在2020年3月某个平常的下班路上,我是怎么想起那个在马路上遛山羊的男人的。

傍晚六点左右,我停在十字路口等绿灯,路口的火锅店开门了,旁边的三个车道上都停了车。

想起早晨的另一个十字路口。

早晨九点钟不到,那是县城最繁华的十字路口,服装商城门前,有一群工作人员,穿着红色的工作服,跳着振奋人心的舞。

中午两点钟前,骑车上班,身后一直有人骑车超过我,向前涌去,留给我一个个黑色的人头和背影,恍然觉得自己在《立春》里。洒水车放着《兰花草》从我身边驶过,我躲得慢些,左脚脚腕浸透。

糕点的香气和汽车的尾气混合着进入了我的鼻腔,口罩挡不住的味道。

这个充满奋进的、匆忙的气氛的时刻,不是让我在这个平常的傍晚想起那个在马路上遛羊的男人的理由。

直到下班了,我瞅了眼红彤彤的太阳,又看到了裹着军大衣逆行的流浪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