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旋风

less judgement,more understanding

17年的零進步

      2003年的北京,2020的武漢,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為什麼17年了,依然是無長進。這就是我們一直要質疑政府對新聞進行事前管控的必要。當官方的報道延誤導致最終的疫情氾濫,官員頂多卸任或者調離,真正受害的還是那麼多被感染的患者和前線毫無防備的醫務工作者。

      其實作為突發事件,一開始確實很難準確定位,而謠言的認定就比較模糊。現在回過頭來看待事件發生之初,8人在網上發佈非典預警的消息被認定發佈不實言論,算不算官方打臉。反觀香港,在內地首次通報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的第二天,食衛局要求醫管局及出入境口岸加強所有健康監察,緊接著在之後的兩天,港府公佈四項防控措施並要求港鐵的消毒清潔工作並在西九龍站設立體溫檢查設施監察入境旅客體溫。當1月7日內地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同日醫管局表示於72小時內將隔離病房增至1400張。並於次日修例要求將有關病例列作呈報疾病並強制隔離,拒絕隔離及接受醫學監察即屬違法一經定罪罰款5000文及監禁6個月。現已配備大量防禦裝備足夠醫護人員使用三個月,同時準備約500張負氣壓隔離病床。現在內地已經確診200多例,並有15名醫護人員被感染,而作為人員頻繁流動的國際性大都市還未有確診病例實屬難得,雖然仍有100多疑似病例,但在病發之初就能提早隔離,把危害降到最低,難道不應該是隔壁鄰居廣東省好好學習一下麼。而武漢的鄰省,江西和湖南都只是在出現確診病例之後才開始進行宣傳和應對,未免不讓人質疑反應過於遲鈍。

      病人和醫務人員都是人,已經出現了疫情,不是“不宣傳、不應對、不准備”的“三不”政策就能讓市民不恐慌,人為地平靜在危險到來的時候等於慢性自殺,而積極的應對實施應急預案,會讓疫情的危害性降到最低,這是對於生命最大的尊重。已經17年過去了,曾經席捲多少生命的非典,讓人聞風喪膽的恐怖還歷歷在目,官方的反應能力為啥依然沒有多大長進。不好好反思誤國誤民。

       當然在疫情開始的時候消息確實無法定位準確,官媒的說法很多時候不同的時段確實會有差別,甚至截然相反,這個很正常,因為新生事物的認知也是慢慢才能精準確認的,但是第一時間通報,第一時間應急響應,這才是最為穩妥的處理方式,而一味屏蔽消息,製造表象的平穩,最終失去的不僅僅是輿論的制高點,甚至民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