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你所瀏覽的人都在污染你,別一無所知。 (別忘了,在讀這字句的時候,我也在污染你。)

幸福如何定格、輸給時間、三人之間、親愛的,我們在吸毒

發布於
時空旅人的日記

2019.5.12

有一部紀錄片叫做《幸福定格》,花了七年拍攝的紀錄片,裡面觀察很多對夫妻,他們從結婚的那一刻之後的對話,我沒有看完,因為過程實在是有點難平復繼續看完整。



不過印象中我最深刻一對夫妻,老婆說:「我就是覺得你很煩,就是很煩。你就是聽不懂人話。」什麼洗衣精怎麼用什麼旅行的規劃第一天把網路全用光這些事情很小但是就是很煩。然後老婆就說:「我有時候會報復你,我曾經給你吃過期的東西,你不信喔,或是你牙刷掉到地板,我就默默放回去也不洗。」



我看了快笑死,給老公吃過期的肉啊真的就是現實生活中會有的生氣,婚姻裡面有太多事情會讓你非常生氣。



有一對夫妻他們的問題也很難,因為有照顧爸媽的問題,當老婆哭著說我現在都還會警告表妹想清楚在結婚,因為我會覺得結婚付出的代價太高,如果我可以一個人過很好為什麼要跟你結婚?她講到她父母沒有人照顧生病只能打電話關心,然後還要每次陪老公的爸媽去看醫生還要被抱怨她就大哭。



嗯,你的爸媽,那我的爸媽呢?


這個代價確實太高太高了。



男方一直重複鬼打牆:「我是男生。」



台灣社會賦予台灣男人的重擔很大,所以因為你一句你是男生,所以當你的老婆就要諒解就要委屈。



總之這些問題都是很無解,只能靠個人智慧了。



婚姻就是要付出很多你從沒想過的代價啊,你從沒想清楚的代價,那些都會讓你覺得為什麼要跟他結婚?



我跟阿里有時候也會氣到覺得幹嘛犯賤跟他結婚,我還挑一個高水準潔癖控制狂來挑戰,我很需要賞自己巴掌。因為我愛他因為我想要試試看跟一個人一起打生活的怪,因為我想要去克服慘敗婚姻的魔咒,婚姻真的會讓人思考很多很多,而且它也很複雜是關於家庭關於兩個人的結合,還有一個家庭如何去進步去更好。




有想結婚的去看一看吧。看一下這種寫實真實的婚姻故事,不要像我白癡以為結婚所有問題都會走到童話故事那樣大家很開心歡慶大家都很美好的狀態,並不會,婚姻只是一個選隊友一起打怪的過程,一切苦難才正要開始。



穿的美美的白紗過後,就是隊友是豬還是人還是鬼的試煉了。



2022.5.8

1.

我把海邊撿來的石頭擺在那些花朵旁,小小的,不同顏色的,不同質感的,三角形的,那些石頭還記得各自來自的海嗎?還會記得當時海浪的聲音嗎?會不會想念那些海?



陽光正好,拿著透明大碗,裝滿水,撒了一地,戴夫葉子白了,阿里說應該把他放進室內,戴夫好像一夜白髮,看著他曾經的翠綠一夜白了,差點淹死現在差點白死,想著養植物那麼難,那生一個孩子是不是更難了?



2.

我給她留了長長的留言,滔滔不絕,她沒有回應,我心裡想著一件事情,似乎是宿命,也許我還是找樹說話吧,那些人根本不會有剛剛好的時機聽我說話,似乎是宿命。




3.

昨天我們坐在簡樸的咖啡店,老闆在外面曬太陽跟朋友聊天,他看見我們慢條斯理地走進來了,問我們要什麼?



兩杯拿鐵還有兩塊起司蛋糕。



杯子的吸管是藍白相間,讓我想起希臘,如果可以,我想要再去一次,還要跑進去那我所抗拒的黑沙灘,我想再一次騎在危險的路上。



4.

她,懷孕了。


她說她不寫日記了。



她懷孕了,肚子隆起,我想起那個女人一頭亂髮浪過半個全世界,看著男人跟她的照片,記得她說離婚了,那這個男人會是誰?



想一想,不重要,她有一個認真愛她的男人跟孩子就夠了,其他不重要。



我想起那個時期我曾追蹤她跟其他幾個在路上的女人,然而有幾個再也找不到,其中一個建築系一頭嬉皮亂髮的女生消失了,我想著想,幾年過去,不可能懷孕的比我先懷孕了。



不知道那個建築系女生是否還流浪?



(她的兩個朋友都有了孩子,似乎一切走向不可思議。)



5.

做了決定,世界靜了下來,原來吵雜的聲音輕輕一切就沒了。



6.

任何有可能會上癮的場域我是不可能久待,任何讓我困惑猶豫的人,我都不想在他們身邊太久,我想這世界仍有很多鴉片。



那些讚賞是鴉片。

那些謊言是鴉片。

那些客套是鴉片。

那些取暖是鴉片。

那些安慰是鴉片。

那些虛幻是鴉片。



親愛的,我們在吸毒,你知道嗎?



(我想你沒意識到,毒的東西在這個時代滿滿皆是。)




7.

我討厭回應我:嗯。


我討厭這種人。



(我弟就是引爆器,他的態度都讓我直接爆炸,我想著想有一天我爸死了,我就不回台灣了,就算回去我也一個人默默回去旅行,去台東去台南,去澎湖,但就不拜訪那些親戚了,我想著如意算盤我打好了,那一天,我要狠一點。)



2019.3.3

一直很討厭三人,但一直陷入三人的模式。國小是這樣,國中也是這樣,高中也是這樣,大學還是這樣。



現在想想,也太容易進入三人團體了,所以我都是最想逃開的那一個。



小時候的友情,那種跟誰好跟誰不好都很直接不隱藏的心情,但總是有誰就容不下誰,或是一直討好誰互相較勁,其實我很討厭這樣,也覺得很無聊,因為一直覺得人就是自由,今天我要跟誰踴躍就是我的自由,會試著綁住我的人,我第一個就會逃離他們,佔有慾太強的人很容易讓人拔腿就跑,或是一直在我面前一直故意展現你們的友好,其實我會覺得你不需要這樣做,很多感情不用說用感覺的都知道,太刻意去訴說別人對你的好只是代表你很害怕這個人被搶走而已,你沒安全感不是嗎?



有一個階段是有點成熟,對人生有一點點了解了,但還不是太清楚,那時候覺得如果友情是一起嘲笑別人一起去因為別人的不一樣一起鼓躁,我覺得不想要變那樣。記得一開始我兩很好,之後我拉了另外一個進來,然後越來越熟了,他們就會開始一起開我一些玩笑也常常開其他人玩笑甚至是弱勢的玩笑,久了我覺得挺不開心的,那些玩笑無傷大雅但是久了就讓人覺得會去恥笑別人弱點的都是很狡猾的人,尤其用這樣招數去營造自己很熱烈的人我覺得很可怕,尤其是為了融入而逼迫自己跟著一起嘲笑別人的那種感覺,讓我覺得很噁心,想逃離。



之後又長大了一點,三人團體總是這樣,都在較勁,很累,誰跟誰過於親密了,另外一個就要傷心,但是為什麼要較勁?為什麼要?為什麼我跟她出去就不行了,就要跟你出去,因為人就是會吃醋會傷心會比較,人也會很敏感,今天自己被冷落了,他們熱絡了,心裡就會破掉,那我就會想是不是讓他們兩個在一起比較好,因為我可以在去外面找其他的朋友?但如果他們就是我最想做朋友的那種人,為什麼我要因為單數勉強自己變成雙數?



三人,這種關係很複雜很容易激發人性,因為這是需要比較的數字,人比較的時候就會失去任何理智,有一天我跟朋友說,欸你知道我一直都在三人行,很煩的,我再也不玩這種無聊戲碼了,成熟大概就是這樣,了解自己就不會在跳進自己不想要加入的悲劇,誰跟誰好,都很好。



關係就是人跟人之間這兩個人的事情,你面對誰,那就是誰,今天就算我還是在三人裡面,最大的改變大概是不會再為了另外一個人的喜怒哀樂去改變我對另外一個人的態度,因為我跟你的事情就是要回歸到我跟你之間。



長大真好,看清楚一些事情,學著當一個有智慧去破解的人,真好,這些事情大概我花了20幾年都在玩的破遊戲,直到現在我才有點懂原來啊三人就是要學習讓自己在環境裡不較勁不討好,還能自然地去當自己,這大概是最難的。



然而從小的時候我就知道一件事情,「需要你去搶的關係就永遠不會是真實,搶來的有一天也會跑掉,真正愛你的人就是會愛,不需要你用盡心力去搶,去比較。」




2011.5.10

因為我們都不想輸。


也許是時間。我一點也不想輸。




(2022年的我完全被時間打趴,我們最後都輸給時間,沒有例外。)




世界太吵,我要搬到無人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永远不搬家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