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你所瀏覽的人都在污染你,別一無所知。 (別忘了,在讀這字句的時候,我也在污染你。)

割破別人的宇宙、保險套、蒟蒻海、拿麥克風的菩薩、漂亮寶貝、不要賣弄、你踩在我頭上那一腳

發布於
時空旅人的日記
(西瓜甜不甜?不甜。)

2022.5.5

1.

如果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宇宙,那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卻也在割破別人的宇宙,塑膠袋被割破,宇宙裡面的內容物就流出來了,不管你裡面裝了豆沙,還是牛奶,或者是一袋屁味,一句話就可以割破你的宇宙。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宇宙。



人與人之間都每一個眼神,一個字都可以割破人家的全世界。




2.

親愛的,要為你說出去的話負責任,你敢說出口的,你敢做的事情,我都記得一清二楚,你如何在我頭上吐口水,你說出口的每一句,你都要記得,負責。



我敢封鎖你,代表我還記仇。



你忘記的骯髒事,我幫你記著,你敢做你敢說出口,就要為你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負責。




(嗯,有些事情我忘不了,有些仇恨我會記在小本子,十年後我仍記著誰在什麼時間點踩我一腳,你敢踩,我就敢讓你還,為你說出口的一字一句負責,親愛的,這社會險惡不是這樣玩的。)



(更何況我跟你無冤無仇,完全沒有互動,你踩在我頭上那一腳,我會記的牢牢的。)




3.

我想起他們之間談情說愛都是如此開始的,對話會是這樣。



「我愛你。」


「我更愛你。」


「我比你更愛更愛你。」



久了那個男人就再也說不出:「我比你更愛你。」



那一天,她就哭了。



她再也沒說出那一句話,再也沒有。



(是有多愛?)



4.

他的字。



精裝書籍,雕花透光,但看久了會分神,是一個很愛賣弄的魔術師,看著看著就讓人心中想著等一下晚餐要買滷肉飯還是巷口臭豆腐呢?



字,再艱深,沒人看,就是枉然。




親愛的,不要賣弄,就老老實實說話就可以了。




長大了才知道老老實實很多人根本做不到。




(老老實實的字,最香。)

(老老實實生活的人,最好看。)




5.

姑姑回家拜拜,另一個姑姑要她跟阿嬤問候一聲,而我,要她跟阿嬤說,入我夢教我做菜。



姑姑於是又再度上樓點了另一根香。


阿嬤:

保佑我們都平安健康,保佑那些苦難能夠甜一點吧,保佑你的大女兒跟她兒子吧,保佑這個世界不再有戰爭吧。



(阿嬤,這世界糟糕透頂,好險你死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明這個世界的苦難,好險你死了,不用知道這些難以說明的事實。)




2021.12.13

如果心中有一種黃,是新生,是活出信仰,那一種黃,望在我眼裡開出了黃色小花,有朝氣,用最大聲的語氣對這個世界喊出了一聲:「早安。」



早安啊,我的漂亮寶貝。


妳好漂亮。



2020.9.26

約好時間剪髮,結果最後確認沒有確認,我的頭髮沒剪到,賺到了一頭亂髮依舊。



秋天來了,風好冷,我的裙子灌滿了風,雙腳冷冰冰有如行走的冰棍。



一行人談笑風生,在美式烤肉的誘惑之下,大家約十人喝著啤酒、調酒,聊啊聊,shots一直叫,到底多想灌醉自己?



他們肯定壓力大,平日的叫囂鬱悶都需要來個不醉不歸,啤酒不間斷的一直上,沒停過。



跟梅格聊孩子,她有五個孩子!嗯五個,一對領養的俄羅斯雙胞胎,結果以為自己不能生育,殊不知之後又來了一對雙胞胎跟一個驚喜,所以總共五個。



開朗的美國女人,他們談論她的美國口音,字尾不停的yo-yo !我們一邊笑,一邊揶揄自己的文化。



跟羅伯談論阿姆斯特丹跟德國哪裡好?羅伯說荷蘭人比德國人更嚴肅,他說討厭住在阿姆斯特丹,隨便剃個頭髮,他們就詢問你是否癌症?



我跟他說,嘿你知不知道荷蘭的髒話多好笑,我前男友荷蘭人,被他罵了一年髒話我都以為應該是幹或是幹他媽,他死也不肯告訴我。五年後我自己心血來潮查詢一下荷蘭髒話,差點嚇瘋,幹!我竟然被罵「癌症」罵一年,天啊荷蘭人好邪惡!竟然髒話都是一堆癌症,你可以大罵你子宮頸癌!大吼你骨癌!你腦癌!你大腸癌!



想一想真的有點邪惡跟好笑。



整桌大部分英國人,南英國跟北英國在那邊互吵誰優越,有羅馬尼亞人,還有南非人,還有我這個台灣人。



我們越講越大聲,根本菜市場喊街的音量,要讓對方聽得見只能比旁邊那組更大聲更宏亮。



跟羅馬尼亞的露露聊未來,她說她已經漂泊好幾個國家,也喜歡這樣的生活,朋友遍佈各地,然而她說起在挪威已經投了100張履歷,這該死的2020病毒遍佈工作難尋,我們說到在國外找工作有時候的艱難,還有身為家庭主婦有時候根本忙碌又荒涼,露露說以後想要領養孩子,她說羅馬尼亞很多被遺棄的孩子,而她想要領養,真的好棒,願意領養小孩的人不多,衷心覺得她好酷。



山丘對他們說起台灣的喪禮文化,他在我阿嬤的喪禮上,看傻了眼,看見我們的披麻帶孝,他給我看了一張美國恐怖主義的一組服裝,我完全嚇呆了,因為真的好像,只差我們頭上那三角形沒有蓋臉,況且我們喪禮又已燒東西燒大量往者物品作結,他說那種恐怖主義份子最後也會焚燒大量物品作結。



嗯,文化差異,文化差異。



挪威的物價實在讓人作噁,十人聚餐加飲酒,五點吃到八點,換算台幣高於五萬,看到老闆付錢真是鬆了一口氣,在挪威啊要喝醉你可能會先破產。



一行人不肯罷休,吃飽喝足,我們還要大唱歌,跑到隔壁的同性戀酒吧有個卡拉ok,大家失控的狂吼,一群中年男子瘋狂搖擺,平日熱愛搖滾的丹抱著啤酒肚瘋狂嘶吼,天啊我是去了什麼不知名的搖滾派對,大家自以為搖滾巨星,瘋狂mic drop!



唱歌背景是拿麥的菩薩,一切荒謬又奔放的夜晚,跟著菩薩一起唱歌嘶吼的夜晚,迷人。





2020.9.29

拍照的時候,她不喜歡修改,要嘛完全不動,要嘛直接把好好一張圖改成濃烈改成冶豔的一隻鳥,她喜歡濃烈。



她喜歡強烈的自己,侵蝕所有,像個野獸爆裂的嚎吼,渲染她的世界,讓強烈印入別人心頭。



有些事情,過了幾年就會變成淡淡的,像這張底片,淡淡的,不會太多,但她的強烈,不會只是淡淡的。



我,喜歡強烈,宛如薔薇,狂戀整個世界,刺穿所有籬笆,沒有恐懼的演出鮮活。




2014.8.9

一片海,像蒟蒻。


那陣子她採藍莓,住在海邊,實踐了住在海邊的願望,但沒有白色房子,是一個草綠色的帳篷,她住在那裡三個月,原來住帳篷會被熱醒,太陽一出來就會被熱醒,像一隻烤雞熟了,太陽熱烈熱力無法抵擋。



一大早會騎著腳踏車,騎到一條大馬路,然後等著一起去農場的人接她。



大多數是藍天,澳洲的藍天白雲很莫名療癒,白雲總是一大朵一大朵,心情不好看看天空就可以微笑。



那一陣子有時很快樂,有時候並不。



記得騎腳踏車路上的一個小角落都有一隻馬,她常常經過常常往裡面看,跟那隻馬說說話,她常常問:「你今天開心嗎?」



笑笑的離開,每次都這樣,會不停地回頭看看馬,再笑笑的離開。




方圓十公里只有一家很小很小的雜貨店,裡面的老闆娘炸的雞塊都會灑上鹽巴,她常常下班衝去那個小店,跟老闆娘說要吃雞塊!



拿著食物,她習慣坐在靠海的椅子,通常很多海鳥,她總習慣拿著一點點屑丟往最瘦弱的那隻,然後海鳥通常有一隻最胖的胖虎,胖虎就會想要搶食物,然後她在大聲吆咟嚇跑最胖那隻海鳥,開心的看著瘦弱的鳥吃飽。



那天她生日,那是一片蒟蒻海,很冰涼的淺綠色,陽光灑下就像蒟蒻,那天一早她跳入海,她以為她愛人懂她。



她以為愛人出門是會給她驚喜。



她,缺點就是太浪漫,也就是太天真。




一整個露營區的人看到她都對她說生日快樂,她淺淺的笑,心裡想著不知道會是什麼驚喜?



結果她從一早等到天黑,愛人說他要回家了,她一直等,乾等,等到晚上九點她什麼晚餐都沒吃。



她真蠢。


愛人根本沒驚喜,在十點多趕回來,拿著康乃馨的花束跟比薩回來了。



而她,嚎啕大哭,沒有停止過,她看著康乃馨哭得更大聲,她心想為什麼這個愛人那麼不懂她。



記得最後一天在那個海邊,她最後一次走過馬,她眼眶滿滿的淚水,心中感謝馬的陪伴,收下很多的想念滿臉是淚的跟馬說再見。



馬是有靈性的動物。



馬只是一直看著她,眼睛盯著她,沒有離開視線過。




她只記得,那片像蒟蒻的海,還有對她深情的馬,還有那束該死的康乃馨。



2012.2.1

她說:「你他媽的別活得像保險套!每次被人發洩完,馬上丟。」


活好,活好。






這世界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你活成保險套。



(只有你自己允許,才會發生這種鳥事。)



活好。

活好。

活好。



(你不是保險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骑行计划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