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你所瀏覽的人都在污染你,別一無所知。 (別忘了,在讀這字句的時候,我也在污染你。)

光花睏雨、牙齒大樓、想你、挪威垃圾桶、沒有非得誰一起不可、蘇黎世古董黑洞

發布於
時空旅人的日記

2022.5.4

張嘴閉嘴都屬於粘膩,濃郁氣味冒出,紫色的小花尖尖堡壘像是戴了帽子,他們的嘴開始跟著你唱同一首山歌,唱啊唱,穿越臭酸的垃圾桶,不樂見你的人唱的越來越大聲,殊不知最討厭你的人把山歌記得牢牢的,那一天他們被狠狠的輸入密碼,那是一個框架,白鐵但厚重,沈甸甸的壓垮他們的神經,自由意識他們沒有,自我思考他們沒有,跟著你唱歌他們最得意,山歌唱過山頭,有隻老鷹飛過,一片紅色的罌粟花驚訝的看著老鷹翱翔,那一天女孩的嘴塞了芒果,女孩的馬怕吵,怕吵的馬身上有一條長長的紅線,紅線綁著遠遠的井,井口水上浮著影,春光啊春光,春天可知曉,山頭的男子總望月,望月喝起酒來想起那妓女的嬌媚,那笑容傾城,那聲音嬌柔可令月兒醉,春花阿春花,愛人手上不放朵花,放起錦囊,裡面塞著一些銀兩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串鈴鐺,男人牽著馬,白色的毛髮在月光下閃,柔順的觸感,就像那女人的皮膚的柔軟,春睏阿春睏,年少容顏總輕狂,狂妄裡滿滿對於未來的想像,春雨阿春雨,那位故人的唇早已乾裂,那記憶裡的臉頰早已乾癟,想像中的臉龐宛如橘子,乾乾癟癟,山上的歌仍繼續吟唱,那些人那些事,藏在山頭的春光、春花、春睏、春雨。



唱啊唱,故事被你唱進他們心裡,直到人們不知不覺走入那山。



餘音繚繞,音調悠揚整個山谷。





2021.3.6 蘇黎世

本人再次淪陷黑洞。


前幾天去郵局路上看到的古董二手店,剛剛跑去逛一下,要死了差點出不來,根本黑洞,根本整家店都是好玩的怪東西,根本都是我的菜,如果我拍人像攝影的話那家店的東西都好適合當道具,真的想要擁有這樣的一家古董店。



裡面滿滿的奇怪衣服,什麼大亨小傳年代的髮飾珠寶首飾假髮都有,很多角色扮演的衣服,異國情調的服飾,還有很多復古古著衣服,襪子手套圍巾都有,我最愛的當然就是夾式耳環啊,最喜歡去二手店掃夾式耳環,但他們夾式不多,但好多很誇張的手鍊項鍊,還有一整排浮誇太陽眼鏡,每個都戴看看,有色眼鏡戴我身上跟智障一樣,原本打算來一個大眼鏡,戴超久終於找到一個好喜歡的金屬編織款。



又帶走一副公主耳環,可能是早期公主的貴族耳環,重點是很輕巧。



吼,如果店員不在我大概可以自己逛兩個小時沒問題,裡面處處細節,處處都是重點,有一個專屬大亨小傳時期的包包櫃子,裡面很多珍珠或是金屬的包包,看到一個金屬貝殼的包包,差點瘋掉,好想帶回家,但真的我如果買下去需要剁手,只好跟自己說三個月後或是半年後來她還在我就帶她回家。



在歐洲最喜歡逛這種古董二手店,真的很愛這種上了年紀的老東西,尤其是那些飾品跟碗盤燈具,我都想要搬回家。



真希望未來可以擁有自己的房子,房子裡塞滿世界各地蒐集的古董,這是新的願景。




(希望我最近不要再遇到任何黑洞,覺得怕。)



(其實那串黑色羽毛我也很想買,結果一串羽毛要好幾千塊我也是嚇死。)





——————

2021.9.14

人際關係


1.

人跟人之間的連結一開始都是抱有慾望的,想被這個人關愛,想要更深入彼此,能夠真正的用心連結那是世界上很美好的時光。



但人際關係是這樣的,必須彼此感到一樣,如果偏頗一點點,都會失衡。



你喜歡人家,不一定人家要喜歡你。



又或者一開始你們十分契合,經過時間經過事件經過很多事情的摩擦,開始發現彼此深處的缺點跟漏洞,開始起了厭惡心。



一開始你們互相欣賞

之後開始懷疑開始觀察

也許你還喜歡人家

但人家已經開始討厭你

這就是人跟人之間的糾纏




2.

在關係中打翻牛奶的人很多,我也常常打翻,但正因為打翻過,我特別珍惜那些留下來的人,或是明知道我做錯事情還願意包容我說開的人,那段關係在很多考驗之下更顯得珍貴。



越是親密關係越是容易看見最深處的黑暗,人都是這樣總是會把最深沉的最骯髒的留給最親的人。



3.

關係是需要經營的。



互動是需要雙方努力的,如果老是一方偷懶總是在接受人家的好處卻一點不想付出,這樣的關係根本無法成立。



你想要被疼

人家也想被疼




4.

不合時宜的人,就趕緊切乾淨,畢竟不適合就是不適合,放久了也不會適合。



有些人適合了解,越了解越喜歡越著迷越想跟他們在一起。



而有些人適合遠觀,太靠近太深入太長時間在一起,只會看到滿滿的漏洞,就像買了一個品質低劣的碗,摸起來觸感差,顏色近看根本想把碗砸了,這種人適合遠觀。




年紀越大就會知道時間寶貴,任何時間都應該留給重要的人,也會開始挑選聊天的人,那個讓你還願意花一兩個小時聊天的人必定是重要的人。




5.

不勉強。

不要強迫。



還有不要讓自己不舒服。




任何不舒服的關係都適合終止。





( bye 時間到了,互相學習的部分也學完了,是時候揮手道別,謝謝你的陪伴,祝福你一切都好,今後各自珍重,是單獨的旅程囉。)



(我珍惜過,真心過,可能我標準太高,但我覺得能夠交會是很美好的事情,人跟人的相遇本來就困難,何況是完全碰不著邊的相遇,感謝緣份,但我不留戀。)



往前走吧,生命本來就是單獨的旅程。




沒有非得誰一起不可。



(萬惡垃圾桶)

2020.12.26

挪威垃圾桶差點斷我手指


1.

昨天倒垃圾手被夾到痛到差點一秒往生,結果手指大黑青爆筋,腫成大香腸。



把陪伴我兩年的白鞋丟掉,還真的捨不得丟,還真的有點難過,陪伴真是奇怪的情感,任何東西人陪伴你久了其實都是難分難捨的關係。



2.

昨天大學同學結婚,看她像仙子一樣走出來真覺得新娘在婚禮都是在發光吧。



結果看了一個限時動態差點講到哽咽,是她的前女友說著被她的老公唱歌圈粉。



天啊我差點落淚,是一種很奇妙的百感交集,可能因為我曾經看過她們很相愛很快樂的日子。



她們曾經非常要好,但最後我朋友提分手,她說著自己最終還是想要結婚生子,剛分手的日子她天天哭。



昨天她跟我說:「我只希望她幸福快樂。」

真是快樂幸福的新娘子。



那場婚宴很漂亮很奢華,她跟我說光是婚宴就花了70幾萬,山丘聽到馬上問她紅包有沒有回本?



當然是沒有啊!



這年頭辦婚禮都是虧錢除非你是流水席就有可能賺一點。




3.

昨天臨走之前跟住了一年的房子說拜拜,真是一間很棒的房子。



(只是房東真的蕭貪,早知道就不把那高級地毯留給他,氣死,早知道就隨便給一個人也不要給他,可惡的挪威房東。)




2019.5.5

「 想你 」

你也常想起她,那個笑起來甜甜的女生。



不知道她最近是否忙碌,是否真的適應新的身分新的角色了。你也在想這幾年你們之間少了點什麼?有些感覺已經不像最一開始的樣子了。



她的喜好還是一樣嗎?她的笑容還是一樣純真嗎?她的衣櫃是不是還是一樣熊寶貝的味道呢?她對於愛情的想像是否還一樣?她的熱情一樣嗎?還是那一個喜歡小東西的女生嗎?



你不知道。



你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跟她聊天了。一開始怕她忙,不敢打擾她,久了也就覺得她又更忙了,有時候你也會生氣覺得她到底在忙什麼?忙到身體病了,心裡也病了,她看見她自己了嗎?還是她要因為理想而葬送自己?



你以前常常很羨慕她,因為她的志向從小就很明確,她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可以直接付出百分之百的心力去努力。



過了幾年,你知道她過的沒有想像的好,你開始在想是不是這幾年都為了一些願望付出了很嚴重的代價?代價有時候很高,比如說你的甲狀腺就全切掉了。對不起自己身體的一種遺憾,有些工作很忙碌,壓力很大,然後呢?



選擇了什麼,拿了身體的哪個部分又換到了什麼?



拿到了很多的錢,很多的專業,很雄偉的成就,然後身體壞了,心裡也壞了,這代價太高了。



你總是在想,是不是那時候在她忙碌的時候還硬要聯絡她你們這幾年的代價不會那麼高?不過你最後又搖頭了,你說:「也許這些代價都要我們學會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像我就會覺得身體心靈最重要,因為那些都是要陪我一輩子的,有什麼工作那麼重要可以陪我一輩子?所以這些代價很高但是如果不高我也不會真正看見真正的價值在哪裡!」



嘿,女孩,很高興你成為了一個媽媽。看著妳臉上的笑容不變,依舊是那一個笑起來甜甜的女生,我很替你開心,每一次都在想你一定會是最棒的母親,記得在年輕的時侯跟你說過我不相信距離這種鬼東西,我相信真心,用心的人絕對會超越距離。這幾年我們都各自活的很辛苦,有時候也很孤獨,但是我一直在遠方想念你,希望你在遠方也是好好的。有一天在大公園看見一大片黃色水仙花我就想到你,因為你總是充滿希望充滿力量的水靈的眼睛。前陣子我寄了一封信跟一個神力女超人的鑰匙圈給你,你一直以來都很忙,忙到忘記自己。



想告訴你,一個神力女超人,最需要學會的是照顧你自己,因為沒有照顧好自己的人無法發光,希望你可以保持發光發熱的眼睛,繼續很勇敢的前進,無所畏懼,越挫越勇。



水仙的寓意:豐富、友誼、幸福。

花語:純潔的人生,想你。



祝福你,我最親愛的,然後我想你。



2022.5.3

最近輸出寫字的時候都不喜歡有聲音,音樂覺得吵,內在太多訊息了,跟人的接觸太多了,內在裝了太多不屬於我的聲音了,我決定靜音。騎著腳踏車,太陽光熱情如火,夏天不遠了,路上的人裝滿溫暖的光,皮膚被太陽曬過就是有一種飽滿,像是收成的那種飽滿,鼓鼓的,被溫柔裝滿的狀態。



停好腳踏車,跟櫃檯人員打招呼,牙醫出來領我進去,我的牙醫是一個笑起來很親切可愛的印度女人,給人放心的厚實感。



我走進去就大聲說著牙齒好痛,蛀到神經了?痛到喝水都痛,她給我照了幾張照片,每次把那小小片狀物卡在嘴裡都覺得自己差點吐,根本是乾嘔致命武器,她拿著工具往我牙齒敲啊敲,確認哪一顆,該死的我吃了止痛藥,差點分不清楚哪一顆,她看著照片說著神經發炎了,先把牙齒打開。



牙醫助理放了抽水的管子瘋狂在我喉嚨吸啊吸,一大根麻醉直接注射,痛到好像牙齦被針刺了,麻了,半邊臉跟中毒一樣,麻了。



不知道為什麼時代在進步,但是牙醫的器具還是發出恐怖的電鑽聲音,我常常覺得自己好像某一塊土地正在蓋大樓,電鑽力道之大,有好幾次我都覺得自己要被震垮了,手緊緊的抓住褲子,快把褲子抓爛,身體冒汗,全身緊繃,每一次電鑽的聲響還有牙齒被瘋狂進入的震盪,該死的牙齒,真該死,為什麼人要有牙齒那麼令人苦惱的東西?



土地都快被攪爛了,牙醫叫我嘴巴張開一點,我的嘴巴半邊麻到一個不行,感覺臉變形了,我總在想舌頭會不會不小心被鑽我就跟絕命終結者的人一樣死在牙醫診所?又或者會不會突然地震,我就被鑽到不該鑽的地方?我總是會想著可怕的場景把自己嚇死,身體已經夠緊繃了,現在跟僵硬的屍體一樣。



鑽洞,填補。



牙齒大樓蓋好,鬆了一口氣,起身漱口水。



臉半邊癱瘓,講話大舌頭,口水怪異流動,回家,先生看我講話一直憋笑,最後模仿我大舌頭回應我。



看著桌上的花瓶水濁的,紫色乾燥花,很漂亮,倒在洗手台,銀色的背景襯托紫色的荒涼,水臭的流進地下,一場生命的起承轉合,紫色的荒涼,壽命的長度,好像沒那麼重要了,至少她曾經美過,曾經在這個世界上開心驕傲的綻放,也荒涼過。



一切值得。




—————-

2021.5.6

難約


剛看了蛋堡滿人荊軻的《有夠難約》,心裡想著其實我最想要過的生日就是跟一群老朋友烤肉講一整天的幹話而已。



三十歲過後,什麼人都會變得非常難約,有了婚姻跟孩子還有該死的工作,要成功約出去根本很困難。



我想很喜歡跟老朋友在一起的那種感覺,就是這個人懂,不需要花心思解釋他們都會懂,那天跟薇琪說到三十歲過後根本懶得交朋友。



交朋友多累啊,又要重新自我介紹,互相了解,真的沒有遇到很值得的人我才不要浪費時間。



每次聽《黃金年代》都會覺得人啊能夠綁在一起十年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人會有幾個十年?而可以跟你認識十年還沒有撕破臉跟不往來的人真的都是寶,十年過後還有幾個人留下呢?



老朋友,就是寶啊,隨便一句話都可以開心都可以忘憂愁。



可能喜歡老朋友的原因是我們一起經歷很多黃金年代,一起突破過很多個障礙才長成現在這個樣子,可以一起長大一起懂事的朋友真的是一輩子的珍寶。



( 不知道又過個十年,還剩下多少?但我現在覺得往前看不要一直留戀過去,如果很珍貴的朋友消失了也沒關係,朋友再認識就有了,就是有捨有得,不要害怕並且留念過去太多,畢竟大家都在往前走。)




(就往前走吧。)





又過了十年,還剩下多少?



(希望我們都沒有對自己食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