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哈鱼
大马哈鱼

一介草民,一肚子话

肯定句练习

我是一个难以说出肯定句的人。

留一步,不干脆,不把话说死,我一直觉得这是对"没有百分之百确定的事"的尊重。"什么是什么"的断言,我很少说,而断言又是逻辑推断的重要部分。逻辑虽说不是这样分类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没法相信自己或说服自己,为一件事下一个肯定的结论,这是心理层面的,不会断言就没法让内心有确定感,等于失去了对外部世界的掌控,等于将自己时时刻刻投入一个无法预判的情况里,在其中迷失。

对外部而言,没法说肯定句就难以产生说服力,也就是我说服不了别人。牛顿定律被爱因斯坦的理论推翻,但是人还在用着它,没有人会因为在考试中用了牛顿定律而战战兢兢地手抖。要说牛顿定律是真理或者是"百分百正确的",那是说不过去的,但是因为我们被无数次地告知它是正确的,无数次用了牛顿定律之后被老师在考卷上画勾,我们对这个定律产生了安心的感觉,一次次地成功经验让我们安然地告诉别人力就是得这么算,尽管它已经被相对论证明了不够严谨。没什么东西是完全正确的,但是总得相信什么是正确的,一次次地以它为准则做事并收获成功经验,人才能安心。

我相信的算什么,你相信的又算什么,我只是个无名小卒,生活也过得不安宁,我为什么不能先让自己安宁一点呢?我在这烦躁的浪尖上能想出什么来呢?

我爱人类,但是我不喜欢人的生活方式,不喜欢为了生存而存在在我们基因里的种种习惯。

我要多说肯定句,让我在活着时能安宁一些,过得更自欺欺人一些,相信人类制造的各种意义,相信神。我即使爱想这种真实与否的事,我的生活方式也必须与之脱离,寻求一种更有确定感的活法。

我是人,我要活,我也想幸福一点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