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今夜不下雨

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即写~~~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我眼中的鄧麗君

    音乐,能够予人以精神上的抚慰或是振奋。小到日常生活,大到家国天下,音乐的于其的影响力是相当深远的。同样,通过音乐的风格,我们也能够了解到个人生活的酸甜苦辣,时代与社会的变迁。

    华语乐坛中,群星荟萃,百花齐放。然而,目前为止,对于华语音乐世界影响最深远的莫非鄧麗君小姐。鄧麗君,这个几乎所有华人都知道的名字,曾经带着甜美动人的歌声,响彻整个台湾,后来名震香港、日本、东南亚,甚至在上世纪八零年代,穿透台海两岸的政治铁幕,传进并风靡整个中国大陆。然而,她也因六四的血腥镇压而对前往中国大陆黯然失落,随后辗转多地,最终溘然长逝异乡。今天,本人想仅通过自己的视角,让各位读者了解一下华人世界这样一位传奇的女性。

                            越过海峡的人性乡音

    1979年,中国大陆刚刚结束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不久,十年的浩劫,不仅使中国大陆的各方面陷入近乎全面性的瘫痪,更可怕的是,也摧残了中华民族固有的传统文化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在那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毛泽东恐怖时代,灌输进人们大脑中的是冰冷刚硬的政治宣传以及服务于共产极权统治的战斗性歌曲与其他艺术。但是,确实有一些年轻人渴望了解高强之外的世界。他们时常用收音机偷偷地收听美国之音、台湾的自由中国等频道。突然,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声音进入了他们的耳朵:“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 在梦里......”听了几十年强硬的革命歌曲,居然第一次听到这么柔美的歌声,他们惊讶于原来歌曲也可以这样唱出来,歌曲并非仅仅是宏观的国家历史的宣传工具,也可以是表达个人细腻情感的载体。积压在中国大陆人内心三十载的坚硬负重,在邓丽君春风般柔情似水的歌声的洗礼下,竟一瞬间荡然无存。一时间,邓丽君的歌声迅速俘获了上亿大陆人的心,我个人认为,华语乐坛发展至今,还没有哪位歌手能够像她一样这么广泛地使众人发自内心地喜欢她。



  笔者最近经常听的一首是鄧小姐1979年于美国洛杉矶南加州大学所录制的《伊人何处》。夕阳西下,加州大学的学生在闲聊着自己这一周发生的各种事情。这时,他们慢慢地往对面看,一位亚洲女子慢慢地向一边的空桌椅走去,脚步缓慢,身影倩丽,吸引了这些美国的男女老少。仿佛是在回忆自己曾经欢乐的过去,因美好时光的逝去与有情人的离去而黯然伤感。渐渐地,她明白了,随风而逝的一切何必强留,不要再心灰意冷。


鄧麗君《伊人何处》 1979年 美国 洛杉矶


                       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邓丽君的父母于1949年随中华民国政府撤退至台湾,父亲是河北人,黄埔军校毕业;母亲是山东人。可能由于父母是外省人的缘故,从小生长于眷村的她对于故乡大陆心之向往的情感非常强烈。14岁便辍学歌唱的她,走遍香港、日本、东南亚各国,后来因护照事件而远赴美国。可无论何时何地,她坚信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在她的心目当中,中国是那片巨型的秋海棠叶,是她的父母以及那两百多万来台军民背井离乡而又回不去的祖国。在她的认知里,中国是滚滚长江的豪迈与江南小楼的精致,中国是孔孟之道的精华与唐诗宋词的唯美,中国是华夏文明与民主自由的传统现代之结合。也可能由于她与国民政府达成协议参加劳军而使护照事件不再被追究,她分别在1980年和1981年在台北国父纪念馆和金门前线演歌劳军。但是我想,除了当时特殊的两岸局势之外,家父是国军官兵让她也对国军充满敬意也是她愿意去金门前线参加劳军演出的一个重要原因。邓丽君在军中亲切和蔼的形象给无数驻守金门的官兵将士们带去了孤寂心灵上的安慰。邓丽君只是希望国军能够伴着她那动人的声音一鼓作气,让在宝岛驻足已久的人们重新回到他们魂牵梦绕的大陆故土。也因此,她成为了“永远的军中情人”。

鄧麗君《君在前哨》1981年



1989年5月27日,邓丽君在香港的“民主歌声献中华”中所献唱了一首名叫《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这是她小时候常听父亲唱起的一首歌。那天,她佩戴着一幅墨镜,颈部挂着一块“反对军管”的牌子,在万人簇拥的香港跑马地,声情并茂地演唱着这一首歌。最后,用尽力气喊出“啊”的一声。我想,这是她在那个时候所能为中国大陆民主化做的事情了。谁料到,中共真的在天安门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了残酷的镇压。邓丽君得知这一消息后,悲痛不已,就于六四发生后不久,在香港的一座天台上,演唱了《香港》一曲。曲调凄凉不已,道不尽那迷失与忧伤。那一次,邓丽君在演唱的时候泣不成声。她迷惘,迷惘中国的未来究竟在何处?中国人能不能迎来自由民主的那一天?此后,她便长期旅居法国,这时她的曲风也逐渐走向凄凉,感叹情感的失落与人生的不易。我在想,除了身体不如往日,还有可能是对中国大陆和香港未来的惶恐不安与忧心忡忡吧。

鄧麗君“民主歌声献中华” 1989年 香港

                                                                     

                                                  斯人仙逝,已为怀念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因哮喘病发作未及时抢救而逝世于泰国清迈。在她传奇的一生中,留下了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歌曲让人去细细回味;也让她身后的华人世界一直追思她的一生;还留下了一些尚未破解的谜团。然而,这位天后级华语乐坛的巨星,却再也无法回到她心之神往却从未踏足的大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