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9176 

仓库里的12小时

了了

他们一直问我,我在那栋仓库里待了多久。我们好像是傍晚到的。或是下午?我记不清了。去的时候我乘着一辆卡车,和柯岩他们一起。他们要去城里采购,我本来只是搭便车。他们听说我在休息站附近找到了工作,就一定要送我过来。其实下高速的路绕得很远,我不想麻烦他们。

2018/12/3,10:47,小良

了了

今天早上心理医生来了,那时你不知道在哪,所以我只好接待了。这次来的好像是另一个医生。没记错的话,之前你很讨厌的那个是“自来卷的瘪三”,可是今天这位,怎么看都和“瘪三”不搭界。头发也不卷。意外的是,他还挺高兴认识我的,一坐下来就挪不动窝似的,呆了差不多快两个小时,把我都给聊烦了。

〇九

了了

看了大家的照片覺得賊棒,也湊熱鬧來記錄一下吧哈哈哈哈哈哈 這是去年八月份剛搬來的新房子裡配的桌子。桌面不大,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寫書面作業,擺一台電腦和幾本書還是夠的。更多的書就擺不下了。和老許老劉每晚8點異地雲讀書出租屋沒有書架,書都堆在桌子旁的一張宜家小矮幾上。

〇八

了了

头一次在PMS的时候为这种事情气半死。起因是下午和一个小同学一起去亚超补充粮食,在路上的时候聊到德国媒体的透明度,我嘀咕了一句“真好奇,这边的媒体会不会为了某些目的篡改数据。”会这么说的原因是,我对德国媒体的制约因素和运作方式基本算是一无所知,也不知该从何了解。

〇七

了了

道理是讲理的人说给会听的人的。学问是智者讲给听得懂的人的。而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那些既不懂道理,也不懂学问的莽夫惹出来的。无知者无畏,只管遵从无脑的兽性,毁灭就是了。后果他们从来就承担不起,从来都是让世界买单。过后只消一句道歉,覆水难收,再如何讨伐也于事无补。

〇六 - 德國的近況

了了

雖然我一直對他們的效率很無語。我是不相信所有新聞的“新”的,尤其在這種疾病上。但沒辦法,現在只能以新聞的報導作為節點來看整個事件的發展。1月28日,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州發現了零號感染者。媒體報導說是某公司一個來訪的中國同事在回國之後確診,於是馬上控制住了她在德國接觸過的人,後來又...

〇五

了了

今天和媽媽吵架後認識到一件事。先說說今天為啥吵架。我通常不會去看闢謠,也不會去看官方播報的新聞,除非我知道那些新聞是有一定價值的,我才會回頭去看。但是今天微信突然給了我推送——我微信除了爸媽的消息和極少數一些操作通知以外,其他的推送我都關閉了——是一條微信安全的通知,闢謠氣溶膠傳播病毒的事情。

〇四

了了

2020是个真理年。玩瘟疫公司的人,如今大概都会有种魔幻现实的感觉。面对天灾,所有人都是动弹不得的见证者,自觉与非自觉,幸运与不幸,主动与被迫,其中并不存在选择权,只由无意识和偶然主导——从宿命论的角度来看,“偶然”这个词换做“必然”更为贴切。

〇三

了了

偶尔会看到有人为了和共产党划清界限,而改用繁体字并鄙视简体字的人。觉得很傻。明明撑死只是个人喜好问题,非要上升到意识形态。可是同样,对隐私和安全斤斤计较的我在有些朋友眼里也是很傻的。“谁没事去监控你啊?”是啊。我也不是政治狂,平时聊的顶多是些生活琐事,可能被判定为敏感的东西,是在本地文件甚至纸质本子上都不敢写的。

〇二

了了

今天iTunes中国商店开放了。感觉就像眼馋了许久的代购终于可以收入囊中的感觉。我正在听一张巴赫的唱片,第二钢琴协奏曲,Glenn Gould演奏的。一开始觉得真吵。就像一百只鸭子在你旁边嚷嚷。——巴洛克音乐给我的一直是这种感觉。不过现在有点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