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點 Three Four Dot

三四點的妳,埋頭什麼? 三四點的你,輾轉為何? FB: https://www.fb.com/34dot/ 關於作者: 王子 文人/ 音樂人/ 學者 生於香港,八表神遊,現居德國。 研究音樂,歷史,語言及人文。 合格學歷有: 香港公開大學文學士(語言與翻譯) 荷蘭格羅寧根大學碩士(歐洲文化研究) 德國哥廷根大學哲學博士(音樂學) 著書終覆瓿,得句漫投囊 卻憶黃花小雨聲,誤落下,三四點

刺殺騎士團長之歌 - 月光奏鳴曲

騎士團長 (Il Commendatore) 為保女兒節操,毅然決戰二世祖,與唐璜 (Don Juan/ Don Giovanni) 單挑,力敵身亡。這是莫札特歌劇《唐·喬望尼》 (Don Giovanni) 的序幕。同一場景,也出現在村上春樹小說裡的油畫中。
歌劇 《唐·喬望尼》中決鬥一幕,演員:Elliot Madore (唐璜) 與 Nicholas Masters (騎士團長)



騎士團長 (Il Commendatore) 為保女兒節操,毅然決戰二世祖,與唐璜 (Don Juan/ Don Giovanni) 單挑,力敵身亡。這是莫札特歌劇《唐·喬望尼》 (Don Giovanni) 的序幕。同一場景,也出現在村上春樹小說裡的油畫中。


貝多芬月光奏鳴曲,即C#小調 第14號鋼琴奏鳴曲,作品編號27,第2號。作品獻給時年17歲的 Julie Guicciardi,是時年32歲的貝多芬的學生,Julie 是貝多芬少有承認喜歡過的人,可惜被派好人卡,這段故事亦令月光奏鳴曲添一分浪漫。奏鳴曲的前奏其實取材於莫札特的歌劇《唐·喬望尼》,歌劇中的三重唱,以鋼琴代替:

Alicia Keys 於高比拜仁 (Kobe Bryant) 的追悼會上彈奏 貝多芬 月光奏鳴曲 第一樂章


在高比拜仁 (Kobe Bryant) 的追悼會上,R&B 天后 Alicia Keys 罕有地收起歌喉,依鍵入聲;月光奏鳴曲 是 拜仁夫婦的最愛;貝多芬想像奏鳴曲為 quasi una Fantasia - 「差不多是幻想曲」之意。 這個幻想,由騎士團長之死開始,連續的三連音,在貝多芬著名的二首葬禮進行曲中,即第三號交響曲和第七號交響曲第二樂章 ,也頻頻出現過;一點寒燈滅,三聲曉角吹。


月光奏鳴曲共有三個樂章,篇幅雖與同時期的其它奏鳴曲沒有不同,但很少作曲家由慢板開始,而快的反而是第二樂章 (詼諧曲/ 三重奏),最後的樂章是激動的急板,以「速度與激情」而言,是層層遞進,如果硬是要把所有樂章都與「月光」扯上關係的話,那到了第三樂章, 應該是狼人完成變身的咆哮與疾走。事實上,「月光」奏鳴曲這個名字,到了貝多芬死後才出現,德國詩人 Ludwig Rellstab (1799-1860) 曾形容,奏鳴曲的第一樂章令他聯想起在 盧塞恩湖 (Lucerne) 上獨自泛舟欣賞月光的美好記憶 ,月光之名因此而起。月亮光光月亮光光,貝多芬的月光給了後來的作曲家無限遐想 ,當中最著名的要數蕭邦的幻想即興曲 (Fantaisie-Impromptu),同樣是 C# 小調。作曲家李斯特對月光奏鳴曲同樣讚不絕口, 認為是能超越人類語言的藝術 。


超越回到莫札特的歌劇中,騎士團長被刺垂死之際, 緩緩出現的三重唱:

歌劇《唐·喬望尼》第一幕,決鬥前後,三重唱出現於00:58。

原本想提供正經的意大利文中譯歌詞,但突發奇想,如果歌劇以古惑仔的風格演繹會是如何?歡迎各位想像一下: 


騎士團長,男低音 (Il Commendatore):

Ah, soccorso! son tradito!

L’assassino m’ha ferito,

E dal seno palpitante

Sento l’anima partir.


屌!救撚命啊!我比人陰鳩!

條仆街隊冧我,

心都穿撚左,

我瓜撚硬呀。


唐璜,男中音 (Don Giovanni):

Ah, già cade il sciagurato,

Affannoso e agonizzante,

Già dal seno palpitante

Veggo l’anima partir.


哈!今次你唔撚好彩喇,

唔順氣呀?唔撚啹呀?

你心都穿撚左啦,

我睇你點瓜!


雷波列羅,唐璜待從,男低音 (Leporello):

Qual misfatto! qual eccesso!

Entro il sen dallo spavento

Palpitar il cor mi sento!

Io non so che far, che dir


今次仆街喇!大撚鑊喇!

睇住人地冧友,

我心都穿撚埋呀!

依家點撚算?我唔閪知呀!


不過奇想一下,諸君相顧莞爾就好。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是莫扎特唐璜的投影,也成為更多作品的更多投影。而村上春樹筆下的《刺殺騎士團長》,亦是以畫為鏡,就如盧塞恩湖上的月光,遠觀盧湖映月,美哉!但若身在扁舟中,湖中看的只會是人和月波瀾的倒映。

中秋月,披襟四顧,

不似在人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