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點 Three Four Dot

三四點的妳,埋頭什麼? 三四點的你,輾轉為何? FB: https://www.fb.com/34dot/ 關於作者: 王子 文人/ 音樂人/ 學者 生於香港,八表神遊,現居德國。 研究音樂,歷史,語言及人文。 合格學歷有: 香港公開大學文學士(語言與翻譯) 荷蘭格羅寧根大學碩士(歐洲文化研究) 德國哥廷根大學哲學博士(音樂學) 著書終覆瓿,得句漫投囊 卻憶黃花小雨聲,誤落下,三四點

猶太人的「紅海行動」

(edited)
時任總統尼邁 (Jaafar Nimeiri) 在美英兩國壓力下,默許了以色列的空勤救援 摩西行動 (Operation Moses) – 偽裝成歐洲航空公司的以色列軍機,分30多架次由英治時期遺留廢棄的軍用機場直送難民往以色列,以色列的救援行動在貝塔以色列人圈內瘋傳,難民絡繹不絕地由埃塞俄比亞進入蘇丹,三個多星期的徒步長征,共有6千多人於路上,或於難民營斃命。

電影 The Red Sea Diving Resort (2019) (紅海深潛/ 紅海潛水俱樂部/ 紅海深潛密援) 講述了以色列莫薩德 (Mossad) 特工以潛水渡假酒店偽裝,由蘇丹以海路偷運埃塞俄比亞猶太人的現代出埃及記。劇情需要,電影背後的史實被大幅度省略。當中的一二細節,可能比電影情節更曲折離奇。


非洲的猶太人
傳說中的古猶太人,也即是摩西帶領出走的猶太後裔,共有 12個部落,當中 10 個 (Asher, Dan, Ephraim, Gad, Issachar, Manasseh, Naphtali, Reuben, Simeon, 與 Zebulun) 於公元前 9世紀建立以色列王國,後於公元前 7世紀被亞述帝國 (Assyria) 滅國,另外兩個部族猶大 (Judah) 與 便雅憫 (Benjamin), 則於南方建立猶太王國,於公元前 5世紀被新巴比倫王國所滅。猶太人再次建國,已是公元前 148年的事,但不久即被羅馬帝國滅亡,國祚不過 75年,猶太人從此花果飄零,不得不寄人籬下。

相信是屬於前10 個部落的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又稱貝塔以色列人 (Beta Israel),Beta 意指「家」,與其他錫安信徒一樣,他們憧憬回到耶路撒冷,但與98% 的猶太人不同,貝塔以色列人的母語為吉茲語 (Ge'ez) 而非希伯來語,貝塔以色列人遵從 《托拉》 (Torah) 律法,教士為 祭司 (Kohen),而非拉比 (Rabbi)。猶太人被基督徒歧視不是新鮮事,在非洲的猶太人更被妖魔化 – 晚上會化身成鬣狗噬童弑畜云云。隨著歐洲開始於非洲殖民,16世紀的耶穌會士和 19世紀的新教傳教士均嘗試「感化」貝塔以色列人皈依基督。當中雖有不少人全盤放棄猶太信仰,但大部份貝塔以色列人表面上信奉了基督,暗地裡卻保留猶太習俗。


埃塞俄比亞的獅子王
近現代的貝塔以色列人出走故事,要由 1930 年說起。埃塞俄比亞 (古稱:阿比西尼亞) 皇帝 海爾·塞拉西一世 (Haile Selassie) 登基,塞拉西甫一即位,已要面對日益膨脹的法西斯主義,意大利於1895 年的第一次意埃戰爭中大敗,殖民非洲夢碎, 墨索里尼掌權後,誓要一雪前恥,1935年揮軍攻佔埃國,並大量使用毒氣,埃軍傷亡慘重。然國王塞拉西身先士卒,親自指揮奮戰,近衛軍幾乎全部陣亡,國王戰至最後一刻方逃亡英國,迅速組織流亡政府,痛批英、法面對法西斯的綏靖政策,並於國聯上警告 :「今日我國遭殃,他朝爾等亦然 (It is us today, it will be you tomorrow)。」成功為埃國爭取到不少國際支持;1940年,國王抵達蘇丹,並組織反攻,蘇丹當時仍英國、埃及兩國共管區 (Condominium),也是盟軍在東非的橋頭堡。1941年,盟軍由肯亞和蘇丹兩路反攻埃塞俄比亞,意軍潰敗,國王於五月重返首都亞的斯亞貝巴 (Addis Ababa),埃塞俄比亞光復。

塞拉西國王與西方的友好關繫,使埃國猶太人有喘息的餘地。另外,塞拉西國王的血脈源自古埃塞俄比亞國王 孟尼利克一世 (Menelik I),即示巴女王與所羅門王所生,基因十分強大。所羅門王所屬的 猶大(Judah)族 是猶太12部族中最有實力的一支,族徽是猶大之獅 (Lion of Judah),獅子自然也成為了埃國的國徽。塞拉西國王自感是所羅門王轉世,因此在皇宮中圈養多頭獅子,是名副其實的「獅子王」。然而,國王晚年生活奢靡,無視國內經濟民生問題,使民怨四起。

1975年,以 門格斯圖 少校 (Mengistu Haile Mariam) 為首的年輕軍官發動政變,推翻皇室,國王「病死」;埃國全面倒回共產主義陣營,不少埃塞俄比亞國民至今仍然相信,是門格斯圖親手以枕頭焗死年邁的塞拉西國王的。無神論的門格斯圖迅速驅趕傳教士與宗教團體,埃國猶太人也成為了不受歡迎人物;到了 1977 年,埃國猶太青年 弗雷德·阿克倫 (Ferede Aklum) 被指同情反政府叛軍,勾結境外勢力謀反,被軍警通緝,猶太人成為國家敵人,不少人輾轉徒步逃往鄰國蘇丹 ;出逃的弗雷德政逐函海外猶太團體求救,其中一封信輾轉送到了以色列時任總理 貝京(Menachem Begin)手中。貝京年幼時也是由波蘭出逃的難民,經歷過納粹暴政,父母兄姐全遭殺害,對難民的處境身同感受,因此決意協助。救援行動由 莫薩德 (Mossad) 特工策劃並執行,一開始時的營救是小股進行,後來非洲局勢惡化,史詩式的現代出埃及記就此展開。


電影沒有講的史實
莫薩德特工能在蘇丹行動,關鍵在於經營 Arous 潛水渡假酒店,但中間人不是政府人員,而是伊朗裔英國商人 David Alliance 男爵。David 於英國紡織業界頗有聲譽,於蘇丹投資自然也不會引起懷疑。透過David 的白手套,和虛構的瑞士旅行社,Arous 酒店正式營業。酒店除了有莫薩德人員任職位,另有15名本地人,他們並非猶太人,對營救計劃毫不知情。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酒店業務蒸蒸日上,顧客之中有來自埃及的軍官,休假的英國軍人,甚至有蘇丹本國的外交官。良好的生意雖然為莫薩德的救援行動提供了最好的掩護,但由海路撤運人員畢境費時失事,暴露風險高。到了1983年,非洲爆發大規模飢荒,埃塞俄比亞與蘇丹兩國首當其衝, 在短短兩年間,過百萬人直接餓死,超過200萬人流離失所 。1984年,英國音樂人 Bob Geldof 受非洲災情感動,12月走訪埃國,並在門格斯圖面前毫不客氣地說 :「I think you are a cunt」。門格斯圖雖然在美國接受過軍事訓練,但幸好英語能力有限 ,在場翻譯優雅地化解了危機。Bob Geldof 先後發起 Band Aid 和 Live Aid 籌款,創了國際流行樂壇集體人道主義行動先河,同時也為「歐美飛機人道教援非洲」,創造了最好的佈景板,事實上英國皇家空軍於 1984-1985年間的 蒲式耳行動 (Operation Bushel),已多次以 C-130 運輸機空投糧食藥物至埃國重災區。

回到滿滿難民的蘇丹,時任總統尼邁 (Jaafar Nimeiri) 在美英兩國壓力下,默許了以色列的空勤救援 摩西行動 (Operation Moses) – 偽裝成歐洲航空公司的以色列軍機,分30多架次由英治時期遺留廢棄的軍用機場直送難民往以色列,以色列的救援行動在貝塔以色列人圈內瘋傳,難民絡繹不絕地由埃塞俄比亞進入蘇丹,三個多星期的徒步長征,共有6千多人於路上,或於難民營斃命。以軍的C-130 運輸機,一次只能運戴 200多人,但怎都比海運更有效。可惜好景不常,以色列的救援計劃於1985年被媒體曝光,阿拉伯國家譁然。尼邁總統不得不終止救援行動, 其本人亦於同年被推翻下台。Arous 酒店的所有莫薩德人員奉命漏夜撤退,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本地員工 。美國的列根總統,在全體參議院議員聯署陳情後,批準了由時任副總統老布殊草擬的 約書亞行動 (Operation Joshua),由美軍的 C-130機隊空運約600名因 摩西行動 終止而滯留蘇丹的難民往以色列。


所羅門行動
1991年,埃國變天,門格斯圖無力對抗國內和厄立特里亞和反抗武裝,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受戰亂、饑荒、疾病困擾,情況危急,以色列與美國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協會 (AAEJ) 著手策劃人類史上最痴線的空勤營救計劃 所羅門行動 (Operation Solomon)。埃國叛軍兵臨城下,門格斯圖見大勢已去,只對錢有興趣,因此提出以「租用」埃國機場的方式換取歐美飛機撤運難民,埋單盛惠3千5百萬美金。交易成功後,35架軍民航機,於36小時內由埃國空運超過1萬4千名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往以色列,為最大化載量,大部份飛機均不設座位,當中一架波音 747客機滿載1088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世界紀錄。


後錫安生活
雖然同是猶太人,並非所有以色列人對黑人猶太人抱親善態度。事實上,以色列到 1975年方在《回歸法》 (Law of Return) 中確立貝塔以色列人的公民權。埃國猶太人亦因非洲長期的不穩定因素,在適應新生活上遇到很大挑戰。再加上言語不通,族群融合不盡成功,最近的五年間,共有六名貝塔以色列人青年因警暴斃命。Black Lives Matter 實是不少貝塔以色列人的心聲。

白人為主的以色列社區對黑人猶太人至今仍存有不少成見,不少人認為埃國猶太人非「正統」,黑人「回去非洲」是才是正路。黑人猶太人在社會階梯上更難獲得晉升,貧困率與犯罪率遠比白人猶太族群為高。而黑人猶太後裔當中,不少仍自覺「先是埃塞俄比亞人」,「再是猶太人」,最後才是以色列人。 在種群融和議題上,以色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至於埃塞俄比亞,獨裁者 門格斯圖在鄰國 厄立特里亞 和國內多方地區武裝夾擊下,於 1991 年敗走津巴布韋至今。同年,厄立特里亞軍隊擊敗埃塞俄比亞中央武裝,於1993年公投後獨立。可惜,和平永遠遲到。原屬北部 提格雷尼亞 (Tigray) 地區的武裝的 TPLF (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在內戰時本與厄國結盟,但屬TPLF的前總理 梅萊斯·澤納維 (Meles Zenawi) 於1995 年上台後,與厄國反目成仇,於 1998年到 2000年間再次開戰,造成雙方8萬多人死亡,65萬難民逃往蘇丹。到了 2018年,埃國新總理 阿比·艾哈邁德·阿里 (Abiy Ahmed) 上台,誓言促進民族團結,並與厄國修好,結束長年戰爭,因而獲頒 2019年度諾貝爾和平獎。

然而,和平獎永遠比和平來得容易。埃厄兩國重新結拜兄弟,對TPLF 可是壞透的消息。2020年,TPLF 舉行公投,決意與中央政府割席,並奪取了政府軍基地。阿比·艾哈邁德·阿里隨即宣布揮軍北上,與厄國聯手夾擊 TPLF,戰事至今仍然繼續,和平

遙遙無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