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點 Three Four Dot

三四點的妳,埋頭什麼? 三四點的你,輾轉為何? FB: https://www.fb.com/34dot/ 關於作者: 王子 文人/ 音樂人/ 學者 生於香港,八表神遊,現居德國。 研究音樂,歷史,語言及人文。 合格學歷有: 香港公開大學文學士(語言與翻譯) 荷蘭格羅寧根大學碩士(歐洲文化研究) 德國哥廷根大學哲學博士(音樂學) 著書終覆瓿,得句漫投囊 卻憶黃花小雨聲,誤落下,三四點

來自1968 的女團

發布於
兒時天賦,姐妹情深,寒微出生,參加選拔,嶄露頭角 –– 熟悉的故事線,是 2012 年澳洲電影《藍寶石》 (The Sapphires) 的大綱,戲內戲外的細節,自然遠比此複雜。

澳洲女團《藍寶石》為原住民歌唱組合,原形為澳洲東南部 Yorta Yorta 部族的四位女歌手,其中兩位成員 Laurel Robinson 和 Lois Peeler,是劇作者 Tony Briggs 的母親和姨媽。電影具體內容筆者不贅述,這裡講的電影以內以外的三四點。


60年代是民權運動高潮,美國於1964年通過了民權法案,電影裡原住民觀看 馬丁·路德·金 的電視演說和死訴,不無原因。 1967 年,澳洲以九成絕對多數通過平權公投,確立原住民的權利,白人政府實行近百年的「原住民保護法」 (Aborigines Protection Act 1886) 宣告破產;所謂「原住民保護」,美其名是保護,實際上是種族同化,以優質白人基因改良原始住民基因,被改造的原住民後代 Half-caste (半純種人),被逼與原住家庭分隔,接收高質白人教育,繼而被白人主導的資本主義社會吸收,成為可(供白人)用的勞動力。「半血人」成為「失竊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 ,共計約10萬兒童,在電影裡,膚色較白的 Kay 就是當中一員,而他們

在澳洲社會所受的歧視,不比原住民少。


歷史太沉重,想入口即溶?見:2002 年電影 Rabbit-Proof Fence (末路小狂花/ 漫漫回家路) 

五個人,五個 Walkabouts ; Walkabout 是澳洲原住民中重要的成年儀式,年輕男子必需獨自完成近半年的遠行後歸來,方可成為真 ‧ 澳洲人。而電影裡的五人:Gail, Julie, Kay, Cynthia 和經理人 Dave 也經歷了各自的 Walkabouts:Kay 面對的是身份上的認同困難,Gail 愛得辛苦,Cynthia 只想活在當下,Julie 面對的是事業與家庭兩難選擇,Dave 則追求救贖。「Walkabout」 的還有無數澳洲年輕人,遠赴異國參與一場貌似正義的戰爭;綠色地獄中,血紅終究會化成泥土的顏色。


想要點激的?見:2019 年電影 Danger Close: The Battle of Long Tan (108悍將)


《藍寶石》的歌聲,是那個時空中罕有的人性美好,生死度外自見人性光輝,是他與她,也是你和我的。電影中特別刻劃了原住民對 馬丁·路德·金 死訊的共鳴,他的夢,也是他們的夢,雖非同根生,但君體也相同,《藍寶石》為黑人士兵獻歌,同時也不忘以母語 Yorta Yorta 語千里傳音 《Ngarra Burra Ferra》,歌詞大意是「水淹法老王的軍隊,願主耶穌賜我精兵,抵抗敵軍」。出埃及的故事,從來跨越國族時空。 

Ngarra Burra Ferra

造物者在上,祂的國降臨乎?

更多文章,見《三四點》 :fb.com/34dot

敬請移玉留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