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元罄

脆弱的力量:《破碎的琴鍵》中追求自由的人們(下)

當凱林彈琴時,我們可以想像:他的背後有一個龐大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他多麼渺小,他的背影是多麼孤寂。這有什麼用呢?不但別人問他,他也無法自制,不停的自己問自己;周遭的槍聲、爆炸聲,死亡的聲音,寂靜的聲音,都不斷的纏著我們,要我們問自己這個問題。

音樂:脆弱與堅強的辯證

當他彈琴時,我們可以想像:他的背後有一個龐大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他多麼渺小,他的背影是多麼孤寂。這有什麼用呢?彈奏。不但別人問他,他也無法自制,不停的自己問自己;周遭的槍聲、爆炸聲,死亡的聲音,寂靜的聲音,都不斷的纏著我們,要我們問自己這個問題。

當恐怖份子敲碎琴鍵時,我們會看到音樂是多麼脆弱。音樂需要一個空間,精準調校過的樂器,需要一個人和他的技巧,手指,把腦海中的樂譜,轉換成這個世界的現實。看,脆弱的音樂!只要一個元素被攔阻,只要有一個音符被迫中止,這,就不是完整的樂曲。看起來,整首樂曲都被摧毀了。在暴力和憎恨面前,音樂看起來總是那麼的無力,那麼卑微,很快就會被連根拔起,進入永遠的沉默。

那,我們的生命呢?

一個須要在逃難的路上,帶著幾個小孩的母親;一個與手中有人質的歹徒對峙的警察;一個渴望理解對方,幫助人們減輕痛苦的教師,醫生。這些人都非常的脆弱;常常陷入許許多多為難的處境。因為,一個都不能少。真正的母親沒辦法說:我放棄這一個,為了帶走另一個;除非是她認為她的捨棄能給孩子更好的照顧。無法增加籌碼,容易被威脅,孩子的脆弱也是愛他們的人的脆弱。相比之下,使用暴力似乎方便多了;我不在乎損失多少,不在乎會造成多少傷害,我只在乎「某個」目的會被達成,以外的都無所謂。

可是,她的力量就隱藏在脆弱之中。我們的生命當然是脆弱的;然而,唯有我們用眼睛直視這一點,承擔珍視的一切都轉瞬即逝這件事時,我們才找得到,什麼是對自己來說真正重要的事情。我們來想想那些恐怖份子,或是我們在生活中會遇到的:驕傲的人、固執的人、不擇手段的人,他們在追求什麼?某個目標的實現、財富的累積、某個地位或名號;但是,這件事非他來做不可嗎?恐怖份子需要人數和武器,而換一個人(數字)來操作武器,並沒有任何差別;有人累積和享受財富,那他所想要享受的是什麼呢?這是財富本身無法回答他,唯有他自己能夠告訴自己的。他們的強大在於他們不害怕犧牲,但這正是他們的虛弱之處:原因是,如果沒有一個音符,那又怎麼會有一首樂曲?從我們生命的裡面,浮現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音符;然而,有人決定塞住耳朵,聽而不聞,讓其中的某個聲音不斷空洞的重複,然後宣稱:這就是,「我」。但是,有些人則珍惜著許多音符,每一個都無法取代,失去任何一個都痛徹心扉;那是我們的脆弱,但也就是我們的生命、完整和堅強。

《破碎的琴鍵》的開頭,在缺乏物資和儀器的鄉鎮,我們把人抬到台階上,依然必須救人。凱林坐在鋼琴前,緩緩的彈奏著;即使沒有麻醉,即使痛苦,期望能稍稍吸走傷者的注意力,讓手術成功。一個人都不能少,沒有一個音符是不重要的;這是一首樂曲,這是我們的世界。

《破碎的琴鍵》劇照海報。截自friDay影音,特此致謝

細微

即使鋼琴被炸碎;

即使我們找不回琴鍵,

太過細微,成為粉末。

我們依然彈奏。

在恐懼,在槍托旁,

在躲藏與陰暗的空間裡。

我們的生命在重擔下靜默,

卻用沉默奔跑和跳躍。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脆弱的力量:《破碎的琴鍵》中追求自由的人們(上)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