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ofpoet

投石問路

年末综合征

不知不觉又到了年末了,不禁感叹时间真快啊。今天晚上坐在琴前戴着耳机弹了很久,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几段早已枯燥的旋律。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我的生活也像是这样重复的旋律吗?突然觉得好没意义啊。最近读了列维•斯特劳斯的《忧郁的热带》,在书的结尾斯特劳斯写了一个对着鹰自言自语的人,突然觉得我好像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只不过我所自言自语的,是被我强行赋予意义的工作和生活罢了。今天下了点雨,很冷。每年冬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再翻一番庄子的《秋水》,直到现在也仍然没有想清楚到底什么才是庄子说的天籁。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我是吗?关于理想变得日渐平和暗淡的目光是吗?我到底有没有听到过自己的天籁?就像我今天换了新耳机,琴声入耳顿觉陌生了,我何曾听到过那架琴真正的声音?唉,不小心又落入虚无主义了。

不得不说,这一年是极其惨烈的一年,我的爱情遗憾收场,我的热情像一缕烟一样散了。我有过的理想,那面伟大旗帜,如今早已经不再鲜艳,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灰色的平静的大海。我失去了那种找寻感,但仍然走向了博尔赫斯笔下的“石头蛛网一般的长廊”和“沉入黑暗的斜坡”。我越来越害怕睡眠,那是因为我要么被失眠折磨,要么就被拽入深渊般的无底的漩涡。我偶尔是自由的,但要借助于酒精与带着盐粒的花生米。它们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我的存在——我拥有的一切自由——睡眠的自由,淫想的自由,感受衰老的自由,我从未像如今这样深陷于酒精给我带来的快感之中。

我是颓废的吗?或许不是,因为我仍有所期待地活着。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们,我不介意和你们说,这个学期我遇到了三次像是爱情一般的东西,前两次都因为我的冷淡而胎死腹中了,这最后一次也像是热手捧着冰块,可能一不小心就化了。但好消息是,我喜欢一个人的热情还在。我并不懂得如何追求女孩子,我的每一次恋爱似乎都是意外和巧合。因而我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我的某一次喜欢是否能够成功,这一次也一样。随缘吧,不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