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们

我主張兩岸友好。歡迎台灣同胞來中國創業和就學。

不要去那里

我只知道,又有人要欺负我们了。

我的一位朋友,曾说他打算在新婚蜜月时去香港度假。我听了以后对他说【不要去】。

面对他疑惑的眼神,我没做过多解释,【Just never go there】。

彼时,如火如荼的【占中】正在脸书上占据头版,而中国国内的消息则是一片寂静。


我的朋友是一个小胖墩,他在成都北部的贫民窟长大,从小流连于录像厅,他对电视屏幕里那座遥远的南方城市充满了想象,时不时模仿几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粤语。那时的他快乐而单纯,听着张学友刘德华。做着像陈浩南一样在那里称霸一方的美梦,又或者妆模作样的模仿“皇家警察”,“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他因为文化不高,从中职学校毕业以后一直做着辛苦却收入微薄的工作。终于熬到了结婚生子的年月,想去那个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城市看看。


以上这一切,都基于他不会使用翻墙软件,也不关心时政,哪怕是官方的新闻联播也没有怎么看过。他不知道戴耀廷,他只晓得刘德华。


而我则有些许不同,我从小自以为是的在和命运作对,心比天高,总想着逃离自己的阶层,逃离自己的故土。童年的我总认为外面的世界更美好,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所以我在最轻狂的年纪,早早的离开了中国。这也让我看到了港台人对大陆最真实的态度。是的,脸书和推特是一扇窗,劈踢网和连登是一扇门。而境外的港台移民则更直接的教会了我,


我是谁,从哪里来,谁要高我一等,我则生而底谁一等。


可我【并没有告诉胖墩朋友】,那些网路上对中国极端恶毒的言论,那些因为我是中国人而受到来自港台人的羞辱。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到境外,以为自己遇到同胞,却不料遇上仇敌。也记得自己只因为说普通话就被香港人要求“去死”的经历。我的湖南室友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女生,她也曾讲起自己在国泰航空被怎么“礼遇”,以及在香港被餐厅驱逐的“愉快”经历。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足香港了。”

去年我在朋友聚会上遇到一位曾在香港一所学校教中文的女生,我好奇香港的实际状况,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当然,她也有无法释怀的记忆。


我也无法向胖墩解释,港台所谓民主自由到底是什么,那早已远超出他的知识范围。如果可以,我也宁愿不要知道港台人到底怎么想,怎么看。在那个信息封闭的年月,香港是TVB,律政剧,是张学友,陈奕迅,郭富城,是英雄本色汇集之地。台湾是流星花园,是周杰伦,SHE,是闪着玫瑰色星光的恋爱圣地。


而内地和香港关系的急剧恶化,电视上再没出现过那些鼓动人们去香港购物的“购物天堂”广告。今天,即使再不关心政治,再平凡普通的小市民,就像我的那位朋友,也大概有所察觉,好像那座城市并不欢迎我们。而理由,则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


当我从网路看到一间接一间的中资店铺被打砸,被火烧,陆客被人包围起来唱蝗虫歌。还有那高高飘扬的米字旗和美国国旗。我对他们宣称的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人权同性恋港独女权等光芒万丈的词汇感到困惑,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了。


我只知道,又有人要欺负我们了。


我劝胖墩不要去那里,因为不希望他在那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尽管他根本不是共产党,也不懂什么是共产主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再談反送中運動的重大策略失誤

6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