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们

手术比较顺利,养护期间暂停使用。

連載小說 《消失的夏天》4

第二天淩晨


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下,劉富費力的睜開眼睛。一陣劇烈的疼痛隨即穿透全身。這裡好像剛下過雨,他能聞到鋼筋混凝土與水汽結合所產生的奇異氣味。他恐怕被困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了,這空間又被一堆巨大無比的廢墟所掩埋,不但動彈不得,連呼吸都會引發大量灰塵。只有頭上數米的地方有個小洞,可以看到模糊的星空。


“劉……富。劉……富……。”

一個女孩帶著哭腔的聲音從黑暗的另一頭傳來。隔著殘垣斷壁,他聽出是丁瑩的聲音,從聲音判斷,她情況比自己好些。

“我在,沒事……。” 劉富從咽喉裡梗出幾個字。牆壁那頭便傳來驚喜的哭聲。

“其……其他……人呢?” 劉富覺得臉色很癢,大概是乾涸的血跡。

“嗚嗚嗚……。” 那頭的哭聲更大了。

“不要哭,會沒事的!其他人呢?告訴我……。”

“死了……他們都死了……都死了……” 恐懼在黑暗中越發深不可測。

劉富開始拼命的朝丁瑩聲音的方向挪動,他咬著牙刨開瓦礫與碎片,刀割般的疼痛也不能令他停下。他好像撞到了一堵倒塌的磚牆,不能再往前挖了。他便順勢一躺,卻挨上一攤冰涼滑膩的東西。仔細一看,是一顆破碎的腦袋,他滿手沾著同学的腦漿,還有一小段滿是血污腸子,已經臭了。

“阿!” 他魂飛魄散的嚎叫了一聲,響徹廢墟……

“劉富……” 牆那頭的聲音也掉了魂。

“沒什麼……沒……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他聲音哆哆嗦嗦再不能把話說清。

他繼續躺在黑暗中,右手朝石縫的空隙探去。好像成功了,他滿是血水和塵土的手穿過了斷壁。

“我……好像夠到你那邊了……”

“我……看到了……” 丁瑩趕緊趴過來。

“你把手伸過來……朝我……伸過來……”

一隻同樣沾滿渣土,灰塵的,女孩的手碰到了劉富的指尖,他心裡一緊。

“是我!劉富,是我!嗚嗚嗚嗚……” 劉富耳朵貼著斷牆聽那頭的聲音,呼吸,和心跳。

“丁瑩……千萬……不要閉眼睛……不要睡著……每隔……一會,我就……叫你一聲。你就答應。”

“好……我答應……我答應你。”


“我們一定能生還……一定要活下去……無論如何……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在那崩塌後死牢般的地震廢墟下,劉富看著頭上縫隙中那永恆的星光,這樣對他心愛的姑娘起誓。





第二天拂曉


多年前那場幾乎毀滅半個四川的災難中,劉富和丁瑩奇跡般的生還了。解放軍從一片倒塌的校舍廢墟中找到極度虛弱的他倆時,已經是第二天淩晨。倖存的学生隨著傷患轉移到成都之後,便又是緊張的高考複習,他們對学校的話深信不疑,面前那堆積如山的習題和書籍就是通向美好未來的的階梯。震後的四川天空總是萬里無雲,臨近高考,能讓人放鬆的體育課就更加珍貴了。這時丁瑩就看著籃球場上汗流浹背的劉富,在結束後遞給他準備好解渴的冰水,並說道:“要是高考能考出好成績,那我們的【未來】就有指望了。”


劉富記得非常清楚,那一天雖然沒有什麼陽光,不過天空無比蔚藍。操場上的空氣潮濕而清新。關於高考當天的事劉富實在不記得什麼了。這讓他困惑,那本該是大團圓結局的事件,在記憶中卻毫無頭緒。


終於到了大学畢業後的第四年,到了“幸福的未來”應該出現的時候,劉富手握著丁瑩的病危通知書,木然的穿過雨後的街角,他還得趕到下一個打零工的地方。他始終記得,那一天雖然沒有什麼陽光,不過天空無比蔚藍。


劉富呼吸急促,才從夢中醒來的他無力的攤在床上,口渴極了。他把濕透的枕頭扔到一旁,打算起床找點水來喝。


天依然沒有亮,而那雨水卻愈發歇斯底里,從遙遠的夜空中傾瀉而下,頓時把悶熱的空氣撞得個支離破碎。不止如此,那暴雨衝擊著地表的一切,又在地面匯積成一尺多高的河流。2016年8月25日午夜的這場大雨,仿佛要洗去世間萬物的污垢,在雷電交加中,這枯燥而沉重的夏天終於宣告結束。劉富隔著窗玻璃沉默的凝視著這一切。


連載小說 《消失的夏天》1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