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们

手术比较顺利,养护期间暂停使用。

連載小說 《消失的夏天》3

第一天傍晚



這天劉富回到家,雙腿一軟,不吃晚飯便躺下一動不動的睡了。

他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在那一節晚自習上,他又悄悄扭過腦袋向後望去。有個女孩常常讓他產生一種幻覺,在那幻覺裡,沒有作業,沒有班主任,沒有高考,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仿佛他的生命將在高三這一年停下。是丁瑩,她就坐在後排不遠的地方,劉富毫不費力便搜索到她。後者不經意的一抬頭又正好撞上劉富的目光。起先她假裝沒看到劉富,低下頭。然而,周圍黑壓壓一片埋頭苦讀的学生讓她無所顧忌,又抬起了頭。那幻覺便悄悄從水泥地面升起,摸著瓷磚牆,漂浮到頂部的冷光燈上,再借著這燈光融化進這整間教室裡。甚至向窗外溢出,與黑暗的夜色匯合。在這只有他們兩人的幻覺中,彼此嘴裡呼出的潮濕氣體也清晰可見。就這樣面無表情的對視了十幾秒鐘以後,丁瑩那張由於長期缺乏睡眠而極度疲憊的臉上,竟擠出一個艱難的笑容。這反倒讓劉富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回過頭,繼續做無用功。離高考只有一個月,結果早已成定數。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劉富囈語著,他在迷糊之間仿佛從夢中醒來,覺得渾身濕熱難耐,便一腳蹬掉蓋在身上的毛巾被,又倒頭墮入夢裡。


天氣開始愈發悶熱了,蔥郁的梧桐,伸懶腰的貓,都無法躲避初夏那無處不在的陽光和隨之而來的煩躁。更何況,已經高三的学生們。他們躲在空氣渾濁的教室裡,各類教輔書習題本累成一道道高牆。已經是高考前的最後一個月了,老師們喜歡將這個階段稱之為“衝刺”。而劉富顯然是既不能沖也沒法刺了,他像一個在苦苦掙扎的長跑者,心裡拼命使力,腿上卻不是那麼回事。那終點像是在眼前,卻又遙遙無期。


劉富覺得自己的凳子朝後晃了一下。他向下瞧了瞧桌子腿,手探進書包找眼鏡。自己大概是遭了低血糖,有點頭昏眼花。他一手扶著眼鏡,又聽見本來沉寂的教室裡有人在竊竊私語,他們在說啥?劉富把耳朵探過去,不動聲色的。他猜這些人的對話准離不開誰跟誰好上了,誰跟誰又分手了,李宇春到底是男是女,北京奧運會到底讓不讓外地人去看。他如同一台外国進口的超高靈敏度的收音機,耳朵是天線,信號從天線傳入,直達他那軟綿綿的大腦,透過大腦皮層解析出令人發笑的訊息。而他又極其靈敏感受到了大地的第二次晃動,這乃是他的另一套信號輸入系統,屁股,所感受到的。那晃動偷偷摸摸,做賊一樣的,由凳子傳入他的肛門深處,在向上由脊椎傳入小腦,小腦傳入大腦,可他的大腦皮層暫時沒能解析出這資訊是什麼意思。倒是回想起了八歲那年第一次坐飛機的感受。


“是地震!”


有個人突然從課桌前跳起來大喊一聲!教室裡立即亂做一團。劉富抬頭一看,那個平時最喜歡在課桌下偷看黃色小說的圓眼鏡笨蛋已經跑到教室門口。這晃動越來越強烈了,牆腳開始滲出一些白色粉塵,像是做川菜的廚師用勺子隨手撒出的食鹽,準確無誤的落到最前排一個矮個女生的頭髮和嘴上,她的嘴吧嗒了兩下,像是品味出了這來自陳年牆壁的味道,那味道極其兇險。使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著高聲尖叫,像箭一樣竄出教室門。大地開始肆無忌憚的狂扭。


等劉富再回過神來,他已經被極度恐懼的人群挾持到了樓梯口……。


夢好像突然跳躍一般,他周圍已經充滿了憤怒恐懼的人群。


“批瓜娃子!” “瘋求了!” “你要趕回去投胎了哇?!”


惡毒的咒駡和質疑在黑黢黢的人堆中此起彼伏,他們被擠壓到樓道和樓梯裡,一心想往下逃出升天,場面徹底失控。劉富卻朝反方嚮往回擠,他和廣大人民群眾為敵的行動立嚴重耽誤大家逃生,馬上遭到各界人士的強烈譴責。譴責歸譴責,倒是沒有任何人阻攔。劉富硬是使出了游泳的技巧,在昏暗晃動的空間裡,兩隻胳膊又是推又是劃,終於游離烏煙瘴氣的人群,板到教室門口。


大地依然得意的做著活塞運動,教学樓在上面艱難的支撐著。一身臭汗劉富撞進已經有點變形的教室門,一眼就看見丁瑩還坐在位子上,已經被嚇得神情呆滯。又順帶發現幾個躲在桌子下的瑟瑟發抖的蠢貨,其中一個蠢貨耳朵裡還塞著忘記取下的MP3。


“這樣下去這樓恐怕要垮!快!” 劉富上氣不接下氣的沖上前,拉起丁瑩的胳膊就往外扭。

“快!快走!” 他又朝桌子下吼了幾聲。混亂中,丁瑩的手始終緊捏著劉富,傳來冰涼濕潤的感覺。劉富回過頭看了一眼沒有表情的她,她也只是皺著眉頭,呆望著劉富。劉富以為,接下來的這一輩子自己都可以這樣和丁瑩度過。


劉富被夢裡的人群和地震再次搖醒,他抱著枕頭撇了撇嘴。窗外依然一片漆黑,好像下雨了。那潮氣夾雜著雨點開始拍打窗戶。


“日。”


他歎了口氣就馬上回到了夢中。

這天劉富回到家,雙腿一軟,不吃晚飯便躺下一動不動的睡了


連載小說 《消失的夏天》1

【新人】自我介绍——一个无趣的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