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们

手术比较顺利,养护期间暂停使用。

連載小說 《消失的夏天》1

閱讀提示:

1.此故事不建議未成年人閱讀。

2.此故事不建議三觀還未形成的成年人閱讀。

3.版權歸作者所有,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今天派出所裡喜慶得和過年一樣。


現在正處在国家打擊“兩搶兩盜專項整治行動”期間。可已經幾個星期轄區裡沒有案子可破,再這麼下去不但論功行賞沒咱們所的份,恐怕連上級下達的指標都完不成。所長余警官一邊想,一邊急得直跳腳。眼下卻正好來了個盜竊案。而且案情非常簡單,或者說過於縝密的刑事偵查都顯得多餘了。一聽到有案子,我們的公安幹警個個摩拳擦掌,余警官更是親自出馬,恨不得馬上將萬惡的犯罪分子捉拿歸案。


受害人是今天下午來報的案,說他有大額現金在地鐵上被盜。警方馬上調取了當班地鐵的監控錄影,很快鎖定了犯罪嫌疑人,一個其貌不揚的小青年。而錄影顯示受害人並非是直接被盜,而是將裝有大額現金的手提包遺落在了地鐵裡那銀晃晃的座位上,之後被嫌疑人撿到並帶走。警方馬上制定了抓捕計畫,他們行動非常迅速,如此送上門來的“菜”大家可是不願錯過的,說不定還能樹個典型,評個先進什麼的。幾個警察笑咪咪的盯著監視器,如同在賞玩一部喜劇電影。順便醞釀一下案子結束後的表彰大會上,報告該怎麼做。


監視器螢幕裡,一個穿淺藍色體恤的青年坐在地鐵車廂裡,他的身旁就放著受害人遺失的手提包。車廂裡並沒有其他人,車裡的燈光讓人覺得手腳有些冰涼。


“咦,這是什麼眼神?”


余警官盯著監視器的螢幕,他的一隻手不由的托起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剛才,他注意到監控錄影中犯罪嫌疑人的臉上劃過一絲極其隱秘的痛苦,雖然只有非常短的一瞬間,但依然沒逃過經驗老道的三級警監,余警官的眼睛。


監視器中嫌疑人提著受害人的手提包走出了地鐵。警方又立即調取了當天該地鐵站口的監控錄影。犯罪嫌疑人在四站以後下車。他並沒有上大路,而是向右拐進一條小路,消失在螢幕裡。幾個警察立即收起笑容,看來這次遇到了一個有點狡猾的犯罪分子,他知道怎麼避開遍佈城市大街小巷的“天眼”。那條巷子裡是個貧民區,警察們正在考慮這條小路裡到底有幾條岔路,有幾個居民區的時候,嫌疑人又回到了視野裡。只是手上多了一瓶可樂,嘴裡叼著一根煙。警察馬上想到,那條巷子裡確實有個雜貨鋪。此時嫌疑人又走回地鐵口,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大口大口的吸著煙。今天陽光明媚,警方甚至能看清嫌疑人手裡拿的是瓶紅色的可口可樂。


“不會是只為買包煙和一瓶可樂就專程下一次地鐵吧。”


余警官思索著,他依然懷疑嫌疑人具有一定反偵查能力。其餘幾個警察也歪著嘴,死死的盯著嫌疑人,那是貓看金魚的眼神。可是我們親愛的犯罪嫌疑人並沒有返回地鐵裡,而是向左,穿過一條大街,隨手扔掉了煙屁股。


“有趣。” 不知是誰冷冷的說了一句。


他們由另一隻“天眼”看到嫌疑人提著可樂走進一所醫院,醫院的大樓白森森的。


現在情況基本可以確定了。余警官立即安排人,明天到那所醫院附近蹲點,直覺告訴他,犯罪嫌疑人一定還會出現。只是,有兩個疑惑深深的埋進了余警官心裡。這類小偷一般都是慣犯,甚至好些小偷已經成派出所的“熟人”了,而他反復回想,也不記得在哪見過這張臉孔。而這張臉孔露出的那極度痛苦的表情又是怎麼回事?雖然,只是一瞬間。


第二天,大概9點的時候,蹲守在車裡正在吃早飯的刑警打來電話,發現犯罪嫌疑人出現在醫院門口,手裡拎著一個方形黑色手提袋。余警官趕緊放下手中的包子,走進布控室,拿起對講機。帶上耳麥,專心聆聽。


“呼叫舒克,呼叫舒克,發現鴨子!是否抓捕?”


對講機這頭的聲音能聽出明顯的興奮。可對講機那頭的“舒克”卻遲遲不下命令。兩個年輕的便衣警察有些焦躁,又問了一次。


“舒克,舒克。這裡是貝塔,這裡是貝塔,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


只見嫌疑人又要走進醫院大樓裡了!貝塔的心提到嗓子眼了,他擔心嫌疑人會趁機溜掉,眼看到手的鴨子又要飛了。“舒克”的聲音終於從對講機那頭傳來。


“不慌,等他出來。”


到了大概中午十二點的時候,身穿藍色T恤的嫌疑人再次出現。而手上的方形黑手提袋不見了。


“舒克”當即下達了抓捕命令。


兩個小夥立即開門下車,走到離嫌疑人還有幾米的時候突然沖向嫌疑人,嫌疑人見狀拔腿就跑。兩個警察一個在後面追,另一個跑到大門圍堵。他們撞倒好幾個路人。其間,一隻眼鏡飛向半空,無人認領。追逐中又撞翻一個端的藥盤子的護士,一個坐輪椅的老頭被撞得原地轉了好幾個圈。頓時醫院門口,尖叫聲,咒駡聲,詢問聲,加油助威聲不絕於耳。當嫌疑人一腳跨過護欄,縱身跳出醫院時,被旋即趕到的“貝塔”來了個“熊抱”。而另一個警察也追了過來,將嫌疑人死死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三個人都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卻見圍觀群眾圍了過來。

“我們是警察!不准動!”


一個小夥厲聲呵斥!他伸手想掏出警察證,掏了半天沒找到。所幸掏出手銬。嫌疑人聽了“不准動”以後,果然不動了。抱住他的警察覺得自己像是抱住了一個硬邦邦的濕木頭樁子,毫無生氣。尋思著他突然放棄抵抗,恐怕有詐。遂押著他站起來,也不敢立即銬住他。這時,詭異的一幕發生了。他扭過頭,靠在年輕的警察滲著汗水的耳邊小聲說了句話。那個押著他的警察臉色大變,竟一把將他掀翻,力道之大讓他像一座被推倒的雕像一樣攤倒在地上。





【新人】自我介绍——一个无趣的人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