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们

手术比较顺利,养护期间暂停使用。

小說連載 《我們什麼都不是》1

閱讀提示:

本文不適宜未成年人閱讀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關聯文章

因為相關法律法規,文章為刪節版(不過不影響故事連貫)

故事將分為3次連載完

版權歸作者所有,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客廳光線暗淡,余警官脫下黑色的警服,隨手搭在座椅背後,渾身的疲憊傾瀉而出。他的兒子余祥面色鐵青,一言不發,低頭盯著碗裡一口未動的白飯。而母親的目光則在二人間遊移,焦躁而惶恐。


“還是不說,是不是?問你。”


父親抬高音量,依然沒有任何回答。空氣已經凝固,只剩下三人的呼吸聲。


“你這是在犯罪你知不知道?犯 罪 嫌 疑 人!”


這個中年男子突然吼道,差點嚇掉妻子的魂。


“余永,你瘋了是嗎?”妻子高聲尖叫。


“我早就說過,這根本不是一份正經工作!”


他並未理會妻子的尖叫,一邊砸桌子一邊繼續朝飯桌對面的人咆哮,那個始終沉默的年輕人。


“不要以為我不敢跟你離婚!余永!哪有你怎麼跟兒子說話的?”帶著哭腔的尖叫。


“都是你這個當媽的慣的!今天這個地步!”


年輕人悄悄的起身,離開了硝煙彌漫的餐桌。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鎖上門,將這雞飛狗跳的場景隔絕在門外。


作為這個年輕人,我並不想為自己做任何辯解,我只想安靜的呆一會,即使如此,老實講,我並不知道整件事從何說起,也不知道,自己在整件事中起到了何種作用。這也是我始終無法回答父親質問的原因。幾天以後黃羊的葬禮我也沒有去參加,因為那個時候我已經被父親供職的派出所刑事拘留。


面對警察咄咄逼人的訊問,我閉上眼,終於看到多年前我第一次見到黃羊的時刻,那個深夜,本來打算自殺的他縱身跳入学院專門種荷花的池塘裡。不料水池太淺,在那個燥熱的夏夜,我眼見這個為情所困的男子下半截身子陷在池中爛泥裡,上半截身子還在跟前來苦口婆心勸說他上岸的校領導據理力爭。


靈異研究會


“跳水事件”之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学校裡又傳出鬧鬼的傳聞,據說是前幾年有一對学生鬧分手,男的心生恨意便將女的用刀刺死,後將屍體藏于圖書館頂樓,過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屍體才被人偶然發現。至於這個傳聞真假,早已不可考證,但凡是大学,總有些類似的事情發生,何況事情已經太過久遠,校方自然是對此類事件諱莫如深的。不過據說,又有人在圖書館附近目擊有女鬼出沒,這“據說”之上的“據說”就更是眾說紛紜,有說女鬼出現在圖書館頂樓,因為半夜本來並不開燈的圖書館頂樓突然亮起燈來,不時有黑影從那亮著燈的窗戶向下張望。另一說則是学校某系男生在外喝酒,直到深夜才跌跌撞撞往回趕,半路遇鬼。這名男生先是看到路旁有一女生的窈窕背影,心猿意馬,打算上前酒後亂性,便尾隨該女生。不料該女生也加快步伐,他就在後面跟著也越走越快,女生在一棟樓前突然消失。男的追的氣喘吁吁,抬頭一看,只見“圖書館”三個大字。他馬上想到最近的奇怪傳聞,轉身就跑,乎見一渾身是血的女鬼就在眼前。


“有鬼阿!” 該男子慘絕人寰的叫聲響徹校園。


當我聽到這第二段據說的時候,已經快要睡著了。這樣情節老套,毫無亮點的所謂恐怖故事,大概每個学校都會有無數個。而講這個故事的人,正襟危坐,怒目圓睜,好像確有其事一樣。


這位就是我校“靈異研究會”的會長膨大海(真名已不可考)。關於這個膨大海,不用多說,大家只要記住他很胖,而且特別能吹牛就行了。


“是真的!”膨大海見各位“靈異研究會”會員昏昏欲睡便加大嗓門。


我們當然知道後一件事的後半段是真的,尤其是那豬嚎一般響徹校園的慘叫聲,當天晚上全校師生都有所耳聞。據說該男子一邊慘叫一邊流竄至男生宿舍樓下,樓上被吵醒的男生們十分生氣,便罵道:“傻逼小聲點!”,該男子又是驚恐又是生氣,居然和樓上吵起來了。


樓上除了用不堪入耳的髒話回敬該男生,還有啤酒瓶如炮火一般砸向地面。


第二天該男子便被学校教導處傳喚,第三天他的大名便出現在校佈告欄上,


是專門貼“處分”的那一欄。


說是該男子長期酗酒,夜不歸宿(舍),深更半夜噪音擾民,並口出穢語,嚴重影響廣大師生的生活和休息,教導處,宣佈記過處分該男生。


沒錯,該男子正是“膨大海”本人。


這樣也能被處分,簡直匪夷所思。關於這個無關緊要的人的事情我已經說的有點多了,我向廣大讀者保證小說後半段絕對不會讓這個愚蠢的胖子再出來搶戲。現在我得說說我為什麼加入了這個白癡“靈異研究會”,


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泡妞”。


呆子

本以為這樣獵奇的学生社團會有不少長得漂亮還很膽小的女生,結果只來了一大幫喜歡故弄玄虛的死宅男。由於這個原因,所剩無幾的幾個女生漸漸也不來了,這可急壞了這幫死宅,他們湊在一起反復討論終於想出了一個令我啼笑皆非的社團活動,名叫“七月半鬼節,圖書館頂樓探險”,膨大海大概是想通過這次公開活動引來一些好奇心極強膽子又極小的姑娘。深更半夜,男生女生兩眼一抹黑,擠在老樓樓道裡,稍有風吹草動,女生們還不爭先恐後的往男生懷裡竄,光是想到這裡,這些死宅便湊在一起竊笑。而我對此事雖然至始至終嗤之以鼻,也不得不承認膨大海的高明之處,萬一我因此找到妹子了呢。便也幫著這幫蠢貨,到處宣傳,將海報貼滿了学校佈告欄,當然包括貼著膨大海處分通告的那一處。這個胖子極其狡猾的用這份小廣告蓋住了自己的處分通告。


而殘酷的現實再一次證明了這群蠢材嚴重低估了全校女生的智商,又高估了他們的膽量。準確的說,那天到場的女生一個也沒有,眾人目光幽怨的看著膨大海,不說話。


“來都來了。”


面對這悲慘的現實,他只得硬著頭皮上,毅然向夜色中的圖書館前進。我跟在人群的最後,揶揄道,他今天大約要來此處“人鬼情未了”


見根本沒有女生來參加什麼“七月半見鬼”活動,來的宅男們又走掉大半。我也打算回宿舍打《魔獸世界》,但不知什麼原因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留了下來,心想來都來了,不如就看看到底有什麼怪事會發生。當眾人準備上樓的時候,圖書館頂樓的燈突然亮了!看到這一幕,剩下的宅男們又走掉大半,畢竟大家只為妹子而來,沒人想真見鬼。得,繼續走吧。我硬著頭皮往樓上走,眾人便跟著我,躡手躡腳的向上。


要我說實話,半夜的学校圖書館除了因為学校斷電,到處黑漆漆的以外,根本沒什麼好怕的。我用手機自帶的電筒照亮了通向頂樓的階梯。哼,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孽大半夜在圖書館裡待著,畢竟,女鬼也是女的啊!


此時我背後一涼,再向後一看,竟一個人也不剩了。我的內心是崩潰的。沒辦法了。


我看到有燈光從頂樓圖書室的門縫流出,便一鼓作氣將門踹開。


只見圖書室裡坐著一個弓腰駝背的男学生,他被我這麼一驚嚇,身體後仰失去重心,那眼鏡也給摔在地上,他又摸索著找眼鏡。我又好氣又好笑。


那便是我第二次見到黃羊,竟生出一股要打他的衝動。圖書館靈異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這麼一個傢伙,哎,我早該想到的。


待他把眼鏡扶正,我一眼認出他便是那天晚上打算自沉湖(池)底的笨蛋。


“你有何貴幹?”


“我認識你。”我無視了他的問題。他的疑惑更深了,歪著腦袋看著我。


“你就是那天晚上想跳湖自盡的笨蛋,哈哈哈!”


“那樣的事情,是斷然沒有的!”他一口否認。


“年輕人為情所困,但沒必要尋短見嘛。”我揶揄道。


“沒有的事!”他羞愧難當。


我走上前去,打算進一步調戲這個呆子。只見他站起身掀開了窗戶。


不好!上次跳湖這次要跳樓了!


我趕緊改口,学著他的語氣。


“那是斷然沒有的事!我知道了,你趕緊給我,給我下來。”


他終於情緒穩定,扶著牆壁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對這個傻子到底是誰,以及他為什麼大半夜跑到圖書館頂樓來沒有任何興趣。我只有一個問題。


“這間房間的電燈你是怎麼打開的?”


他走向電燈開關,先關掉電燈,再打開電燈。


原來学校斷電不包括頂樓的這間閱覽室。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白癡一樣被耍了,該死“靈異研究會”!該死的学校! 我氣急敗壞,摔門而去。


其實令我莫名發火的,是在這樣一個人人都在寢室玩遊戲,不玩遊戲就在外面約炮的垃圾学校,居然有人在圖書室学習,居然有人在認真学習?我分明看到他桌上的專業書籍和厚厚的筆記本,這事太魔幻了。


李婷婷

自從膨大海的泡妞計畫徹底失敗以後,靈異研究會便瀕臨解散,還沒過多久,就一個人也不剩了,連社長本人也再沒有出現過,與其說他自知無地自容,不如說他是怕被受騙上當的宅男們打死。反倒是我對圖書館頂樓半夜看書学習的怪人產生了好奇,沒有女朋友的我常常在夜裡感到寂寞,我會上那去坐坐,那地方特別安靜,讓人清醒。


由於在圖書館頂樓的相遇,我和這書呆子竟也熟絡起來。經我再三誘騙,書呆子終於把他那日半夜投水自盡未遂的原委向我袒露。那是書呆子還只是呆子的時候。呆子在上学期勾搭上藝術学院一李姓女子,即後文中還會出現的李婷婷,這李婷婷長得頗有幾分姿色,呆子便如獲至寶,對李婷婷百般呵護。尤其剛和李婷婷好上那會。呆子非常高調,連QQ空間簽名也改成“老子終於耍朋友了”。兩人常常在午飯時間手拉手,在走進婚姻的殿堂之前,他們先走進了学院第二食堂。入座後再點上幾道小菜,嘴裡嚼著流油的回鍋肉,四目相對,情真意濃。看的旁人心生嫉妒。


因呆子曾在某三流言情小說網站上讀過諸如《其實每個女生都是天使》等戀愛教材,深以為然。而另一方面,李姓女子也熟讀《女孩,你都不知道自己多優秀》,《真正愛你的人,不會對你小氣》,《就是要作,我要是成熟就是不愛你了》等網紅爆款文章,兩人心有靈犀,一拍即合。一個出錢,一個花錢。隨著書呆子對化妝品,香水相關知識的突飛猛進,他的錢包也一天一天的乾癟下去。呆子終於爆發經濟危機,到了連去学校食堂吃一頓二塊五角錢的番茄炒雞蛋也要向寢室基友借錢的的地步。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呆子QQ空間的簽名在某一天神不知鬼不覺的給改成了這句話。


據一個叫王国維的人說,這是古之成大事者必將經歷的三個階段的其中之一。不知道誰把這句話寫在了下面的評論欄裡,呆子看後大喜,以為在這人海茫茫的校園裡終於找到了知己,遂到處打聽這個叫王国維是哪個系的,大幾?


在呆子盤算著和王国維一起喝酒,打DOTA的時候,不料後院失火,他和李婷婷的愛情走到了盡頭。


起因是因為一條絲襪。秋意漸濃,李婷婷就叫呆子給她買絲襪。當時呆子的心思還在到處打聽王国維同学的情況,哪曉得問遍了機械工程学院,和生命科学学院兩個系,根本沒人認識這個叫王国維的。那天下午他剛從體育学院打聽完,看到李婷婷發來短信叫他買絲襪,他就順便從淘寶上瞎胡搜了個絲襪,地址寫的是李婷婷的宿舍,因為他覺得自己一個大老爺們買這個往男生宿舍寄,難免引起收發室大爺的好奇心。


然,一周以後,李婷婷氣炸了。


具體緣由呆子語焉不詳,也許是他在淘寶上買的絲襪太廉價,又也許是他不小心點成了吊帶或者漁網之類的情趣用品。總之,李婷婷把他甩了然後以暴風驟雨般的速度和本年級一個富二代搞在了一起。


呆子氣瘋了,這該死的王国維。他不怪別人,倒是怪王国維,下定決心哪天遇到這小子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看看。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終於在中文系一名同学那裡打聽到了王某的蛛絲馬跡,當他在一間充滿煙味和速食麵的男生寢室裡終於找到王国維的時候,後者正在專心致志的玩《魔獸世界》 。


當然,這個玩魔獸的其實姓周,但的確在讀中文系。面對面紅耳赤的呆子,經周同学反復回憶,終於想起來,這個“該死”的王某確實死了,是自己跳湖的。


講到這裡,我面前的書呆子茫然的望著圖書館頂層的窗外,夜裡的校園突然特別寂靜。


事情的原委便是如此,悲憤交加的呆子,終於選擇了和王国維一樣的死法,不料学校的人工湖(池)太淺,只淹過他半截身子,踩得一褲襠臭泥。


經歷了這個悲傷的故事,呆子好像看破紅塵,無欲無求。


從此他竟然開始努力学習,每天晚上在圖書館讀書至深夜。


順便說一句,書呆子讀的是一門叫“嘰裡呱啦語”的專業,這個“嘰裡呱啦”其實是因為我記不住它的準確名稱,索性這麼叫吧。聽說這個專業是冷門中的冷門,一個年級也就招十幾個人,就業情況估計不樂觀。這個“嘰裡呱啦国”應該是一個非常遙遠,狹小的国家。後來我甚至一度懷疑,這個說“嘰裡呱啦語”的国家,根本就不存在於地球上。


至於上面那大段書呆子的回憶,我覺得並不完全符合事實,每一個人的回憶,都會有意無意的加入自己的主觀色彩,會遮罩掉那些令自己無法面對的細節,並刻意掩蓋自己曾經犯下的過失。如同我現在所做的回憶一樣。


李婷婷真正愛過黃羊嗎?這不是問題的問題,卻在很久以後令我困惑。那件事這裡就暫且不表了,因為說來話長。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就快到期末了。我找了半天依然連女朋友的影子都沒看到一個,毛焦火辣。只得每天晚上到圖書館頂樓和書呆子呆在一塊。抽煙喝啤酒。


“這還不簡單?”書呆子聽了我的煩惱以後一拍腦袋。


“給你介紹一個約炮神器。”他說。


我在他的忽悠下,拿出飯錢買了台“智能手機”,裝了微信。用“搖一搖”和“附近”的人到處找女生。不過微信搜出來女生說實話長得都不是太樂觀,偶爾有長得好看的,聊幾句又覺得特別尷尬。


“挑三揀四哪能找到,覺得合適要趕緊拿下。”聽了書呆子語重心長的指點,我廢寢忘食的搖手機,夜以繼日的搖手機。我甚至擔心手機被我搖散架。


忘了具體是哪一天,只記得那天陽光燦爛無比。我用微信搖出來了一個女生。

【新人】自我介绍——一个无趣的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